亲爱的阿基米德今天定档了吗

【勋兴】【勋兴衍生】嘿,你的猫掉了(3)

这段时间主更这篇,吴先生在吃醋系列最近灵感匮乏呀嘤嘤嘤嘤~

以上。

————————

乐意带着奶猫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他随手把小猫放在沙发上,开了灯就往浴室走去。

小奶猫乖乖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一动不动的盯着浴室的磨砂玻璃门,又伸出舌头舔了舔唇。

画面有点违和,但这的确是真实的故事。

无论什么时候,都散发着迷人牛奶香气的乐意呢。

过了半小时,乐意擦着头往外走,只在下身围了条浴巾,修长结实的好身材毫不吝啬的展示出来。

小奶猫一动不动盯着他露出来的明晃晃的白色肌肤,仿佛陷入了沉思。

粗神经乐意显然没有被人……被猫窥视的自觉,他直接就坐在沙发前,然后拿起了游戏手柄,打开了大屏幕。

“等我好好杀上一盘儿!”乐意兴致勃勃的开始打游戏,完全没care身后趴着的小奶猫。

小奶猫似乎是不满被忽视的状态,竟然自己蹦跶到乐意的怀里了,还顺便在乐意裸着的小腹处蹭了蹭脑袋。

乐意被蹭的有些痒,可是这时候游戏刚好进行到紧要关头,并没有空余的精力去把小东西拎起来丢出去……

于是小东西变本加厉的想把脑袋往他腰上松松垮垮围着的浴巾里蹭……

“哎呦喂!”乐意终于有反应了,把小猫拎了出来,“你要做啥子哦!”

小猫两只眼睛里都带着无辜,看的乐意心都软了。

“别老钻不该钻的地方,知道不?还好我是个男的……要我是个女的,你就等着挨揍吧!”

小猫更委屈了。

乐意看小猫这样子,也就没了教育它的兴致,干脆把手柄一放,“算了算了,跟我去睡觉吧~唉,本来想着明天放假,可以在今晚嗨一次呢。”

小猫显然十分赞成他的决定,于是乐意拖着小东西就进了卧室。

“1、2、3!睡了睡了哈!晚安~”乐意在小猫脑袋上轻轻吻了一下,就乖乖的换上睡衣裹着被子躺下了。

睡相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小猫趴在他面前,直勾勾的盯了一会儿,终于也合上了双眼,进入了梦乡。


对于乐意来说,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睡觉睡到自然醒”。

当然,这种事只有在放假的时候才能真正体会……所以,乐意同志就分外珍惜每一个可以供他睡懒觉的假日。

相应的,乐意表示,如果有人打扰他睡懒觉……那下场可能真的会很惨,很惨。

当然,总有人是属于“例外”的,这个例外就包括……他发小,辰默。

第二天一大早乐意就被一直不间断的电话铃声给烦的恨不得去毁灭世界。

他闭着眼睛,幻想自己没听见,一切都是幻觉。

但打电话的人实在太执着,第一轮铃声骚扰结束,休息不到三秒钟,第二轮骚扰就开始了。

乐意保持着睡觉的姿势十分郁闷的拿过了手机,“喂……”

“乐意,你救人救到底吧!”

“果然是辰默啊……你要死了吗?”

“还没……”

“那我要睡觉……”

“别!乐意,你要是不帮我我真的就要死了!”辰默的语气着急的不得了,搞的乐意觉没醒都跟着紧张起来,“我姐!我姐把我们的事儿告诉我妈了,我妈说,我妈说……”

“你妈?!”乐意猛地坐起来。

“是啊,我妈说,今天周六,大家都休息,让我带你回家……她要请我们吃饭……”

“卧槽。”乐意一脸生无可恋。

“所以,乐意,乐少爷,乐大爷!”

“卧槽泥垢!”乐意抢在辰默叫爸爸之前打住了辰默的话头,“行行行,等会儿你来找我吧……”

“么么哒!”辰默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乐意却更加郁闷了。

这都算什么事儿哦,他烦躁的揉揉后脑勺,让自己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乱上加乱。

本来以为只忽悠忽悠姐姐,没想到这次连父母都要忽悠了,这回可玩儿大了,以后要是万一露馅了,这谎可怎么圆哦!

乐意的头脑风暴还没结束,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人声,“不许去。”

哈?

一阵凉气从乐意尾椎一直窜到天灵盖。

什么情况?

他乐意大好青年,多年以来一直守身如玉,就算辰默那货都没能与他同床共枕过……这声音怎么……怎么是从他身后传来的……

还是个男的?

是鬼吗?是鬼吧!

毫不夸张的说,乐意的脑袋里瞬间闪过无数个恐怖片背后灵的相关情节,脑洞开完之后他连床都不敢下了。

“……乐意你好,我 是……”那人还在讲话,声音有那么一点点熟悉。

乐意感受到那人的体温,心也稍微放下了点儿,起码不是鬼咳咳咳。

“梁渠。”

……

这世界太可怕,乐意表示自己还年轻,小心脏完全负荷不了这么大的爆炸性信息。

梁渠?梁渠!

那不就是昨天在人家学校里采风遇见的那个让他小心脏砰砰直跳感觉遇到春天的一见钟情帅哥教授吗?

乐意颤抖着转身,然后看到梁渠真的就躺在那里,优雅的跟他盖着同一床被,优雅的裸着上身,优雅的冲他微微一笑。

乐意张大了嘴巴,梁渠怎么会躺在自己床上,他们昨天干嘛了,不对啊,除了昨天的第一次见面他们就没再勾搭过啊,怎么记忆里出现了断层……

梁渠看着乐意的表情越来越困惑,越来越严肃,心里也有那么一点点的愧疚。

他坐起来,然后往乐意身边挪了一下,“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我再讲给你听……现在说一件目前来说最重要的事吧……”

“什……什么事?”

“我很喜欢你,跟我谈恋爱吧。”梁渠扶着乐意的肩膀,稍微用力,强行面对面,然后一双眼睛深情地盯着乐意,十分认真的开口。

乐意的脑中一片空白,他一时忘了该有怎样的反应,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懵逼到连梁渠就那么冲着他的嘴亲下去都没反应过来。

亲……下去……

“我靠!”乐意推开梁渠,双颊泛红眼角含泪,好像梁渠不只是要亲他,还要把他按倒然后酱酱酿酿似的。

“你难道不喜欢我吗?”梁渠一脸无辜。

这无辜的神态乐意怎么看怎么熟悉,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种神态。

“如果……你不喜欢这么快速的发展进程,我愿意追求你。”梁渠看乐意没回答又继续开口,“但是,我不喜欢你跟你的朋友走太近……尤其是以他恋人身份的形式走的太近……”说到这里梁渠皱了皱眉,仿佛乐意已经是他的人而辰默正在挖墙脚一样,“你朋友看你的眼神很危险,我不放心。”

“哎呦喂……”乐意张嘴想给予反驳,但看着梁渠一本正经的样子竟然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跟梁渠才刚刚认识没错吧!

梁渠对他怎么一副了如指掌的样子!

太恐怖了好吗!

就算他长着一张人神共愤的帅脸也无法掩盖他恐怖内在的事实好吗!

乐意又烦躁的揉了揉头发,这个周六的早上,他,一个刚刚二十四岁的大好青年,要崩溃了。


TBC


强行拉进度,梁渠教授是那种认准就开始行动的类型,所以加快一下进程也没关系吧哈哈哈哈

给辰默点蜡。


评论 ( 4 )
热度 ( 121 )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