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阿基米德今天定档了吗

【勋兴】【勋兴衍生】嘿,你的猫掉了(4)

心情愉悦!更一趴!

——————

乐意还是准时到了和辰默约定好的地点,只不过身后跟了某个长相和身高都十分引人注目的人形跟宠。

辰默看着乐意身后的梁渠,目瞪口呆。

“乐意,这……?”

“啊……他啊,他是我……”乐意的“朋友”两字还没出口,梁渠就笑眯眯的接了句,“准男友。”

目瞪口呆的人变成了两个。

三个人就这么站了三分钟,凝固的空气才开始慢慢流动。

辰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又问了句:“你说你是他的……”

“是的,我是他准男友。”梁渠似乎很不耐烦,他伸长手臂把乐意揽在怀里,然后说:“我在追他。”

“呵呵呵呵……”乐意干笑,然后稍微拉开了一点跟梁渠的距离。

辰默的表情闪过一丝僵硬,但很快就恢复如常,“那哥们你可要努力了,我们乐意是万人迷体质,从小到大追他的男男女女不计其数,但是一个都没成功过,你加油!”

梁渠挑挑眉毛,非常自信的说:“多谢提醒,我会努力的。”

一旁的乐意就差拿一桶爆米花边吃边围观了,这什么情况啊,他身为故事的中心主角竟然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光顾着看戏了。

辰默和梁渠两个人身高相当,气场相当,互相对视着。

中二少年乐意感觉自己隐约看到了俩人之间噼噼啪啪炸开的火花,于是他清了清嗓,觉得这种尴尬的局面应该由他,公认的热场小王子解开。

乐意说:“话说,不是要去见你妈妈吗?什么时候动身啊?”

辰默盯着梁渠回答乐意:“我妈和我姐都已经到了,就是我们身后这个餐厅。”

“哈?”乐意懵逼,“那怎么还闹成这样,你妈妈年纪大了,会不会受刺激啊!”

“不会的,”辰默终于舍得看乐意一眼了,“她们在里面包间呢,谢谢乐意还为我考虑啊哈哈哈哈,我们现在就进去吧。”

“我也进去吧。”梁渠非常自然的撩了一把额前的刘海,那姿势那状态,说他是某个微服私访的明星都有人信。

乐意看着梁渠这么帅的样子,耳朵和脸颊都有点红。

他有些害羞的低头,然后推了辰默一把:“快快快,别让你麻麻和姐姐等急了!”

辰默心事重重被乐意推进了餐厅,梁渠也十分自觉的跟着走了进去,还专门在辰默他们家包间附近不远的位置点了一桌子好吃的。

服务员小妹看到这么帅的帅哥,俩眼睛blingbling,说她想要扑上去都是不夸张的,但梁渠的注意力很明显不在献殷勤的服务员身上,他正拿着一杯红酒,贵族似的……偷窥包间里面的状况呢。

乐意进了包间就被辰默妈妈给拉住了手,也不说话,就抿着嘴笑着上上下下打量他,越看越满意,越看越开心。

乐意被她看的不好意思,终于软糯糯的开口说:“阿姨您好,由于我得知消息太匆忙,所以没能给您带礼物……下次一定补上。”

“那都是形式上的事儿,不用放在心上~”辰默妈妈还是不松手,盯着乐意的脸乐呵。

辰默都觉得不舒服了,他上去拦了妈妈一下,然后说:‘哎呀妈您快坐吧!让乐意也坐下,我们都还没吃饭,现在饿死了!“

于是都入了座。

辰默姐姐一脸笑容,也不说话就在那边吃东西。

辰默妈妈也是一脸笑容,不过她很忙,忙着给乐意夹菜。

乐意心里开始打鼓,天啦噜,一般见家长不是应该嘘寒问暖问问家庭条件什么的么,辰默他老妈怎么不按套路来什么都不问呢?

正想着,辰默妈妈就抬头问他话了:“乐意呀,阿姨问你点问题,你不要太在意~”

乐意忙正襟危坐等候家长审问,小模样认真的不得了。

“你跟辰默准备什么时候生孩子呀?准备生几个呀?我能帮你们带孩子,男孩儿女孩儿我都喜欢哒!”

辰默妈妈此话一出,乐意直接呛着了。

门外一直偷窥的梁渠教授手一抖,捏断了手里的木质筷子。

服务员小妹看到破坏公物的大帅哥,眼睛变成了更大的桃心……天啊天啊好man好有男人气!麻麻我要嫁给他!

这顿饭终于圆满结束,乐意基本出了一身的汗,好容易送走了辰默家里两位女眷乐意感觉自己都要窒息了。

出门就看见梁渠的冰山脸,乐意突然想笑,但又觉得自己这时候笑有点不合时宜,于是憋住了。

身边辰默一个劲的跟他道谢,“乐意你太够意思了,说吧这回让我怎么谢你?”

乐意噘着嘴想了一会儿,然后说:“下次跟我一起打游戏的时候,让着我点儿……还有,再见你妈妈这种事就不要来找我了!你看我刚刚耗费了多少脑细胞啊哎呦喂!”

“这……第一条倒是没问题,第二条嘛……”辰默抬眼看了看乐意,又看了看站在不远处一脸“你欠我钱”表情的梁渠,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

乐意反射弧长,自然注意不到他心里的盘算,就当他也是默认了,于是乐呵呵的笑开,“那辰默我先走了哈!周六没睡好太心酸了我要回家!”

“那……好吧。”辰默心里有那么一点不情不愿,可是也没理由没资格拦着乐意,只能放乐意去了。

其实他隐隐约约明白了点什么,自从看到乐意因为梁渠的一个小动作就红脸红耳朵之后他就似乎明白了……

感情这种事情没有先来后到,天降打败竹马这种残酷案例到处都是,他辰默这边又怎么会有例外呢?更何况,他辰默一直也没跟乐意表达过自己的心意,一直都是打着“朋友、发小、好哥们”的幌子在乐意身边转悠。

有时候没机会就是没机会了,也没什么遗憾的。

能做的……就是祝他幸福了吧。

辰默抬头看着天吹了个口哨,拼死无视了自己眼角的酸意,这算是情圣了吧……真的太TM感人了。

“你……你怎么非要上我的车啊,我要回家了!”乐意瞪着眼睛看着旁边这位给自己系安全带的人类,一脸懵逼。

梁渠系好安全带以后,非常自然的回答说:“我知道你要回家啊,可是我想去你家啊……”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啊,想去就去了……而且今天早上我就是在你家床上醒来的,你不是那种做了坏事不负责任的人吧?”

乐意更加懵逼了。

他知道自己是omega,就算怎样怎样,梁渠也是那位占便宜的人吧?这话说的也太假了,要不是看他帅,他乐意早就把他给丢下去了。

乐意撇了撇嘴觉得不应该跟梁渠争辩下去,因为他并没有梁渠那样的反应速度和梁渠的口才。

于是乐意沉默着发动了汽车,却没想到梁渠靠了过来,他距离乐意非常非常近,近到乐意能闻到他头发上的洗发水的清爽味道。

乐意的心脏随着梁渠的靠近而不受控制的“砰砰砰”剧烈跳动着,根本就抑制不了。

完蛋了,这种颜控的体质就这么暴露在梁渠面前了。

乐意觉得脸上都火烧火燎起来,正当他觉得自己呼吸都困难了的时候,梁渠退开了。

他看着乐意通红的脸,笑的一脸阳光,眼睛也弯成了月牙,嘴角还隐隐约约露出了小虎牙,“我刚刚在帮你检查你安全带有没有扣好。”

“哦……哦,谢谢。”乐意强行淡定。

梁渠又说:“我刚听到你的心跳了,你对我也是有感觉的,我真开心。”

如果这时候来一道闪电把我收了就好了,乐意想,太丢人了,二十四年以来第一次这么丢人吧。

一路上,梁渠先生都保持着愉悦的心情,而乐意先生却脑补出了无数个把自己变消失的剧情和戏码。

很快,两个人到了乐意的家。

梁渠熟门熟路的把外套脱了挂在衣架上,然后顺便坐在沙发前,拿起了乐意扔在那儿的游戏手柄,皱眉观察起来。

乐意也把衣服换成了宽松舒适的家居服,过来就看到梁渠在把玩手柄,眼睛都亮了,“你也会玩?”

梁渠皱眉说:“不太会。”

“哈哈哈哈那太好了!”乐意赶紧坐在梁渠身边,拿起另一个手柄,“咱们对打吧!”

梁渠看着乐意一脸兴奋的打开大屏幕,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其实他是真的不太会玩这些东西,所以上去就被乐意KO了三次,不留情的。

乐意每赢一次都要特别开心的抱住梁渠,嘟着嘴像是要亲他脸似的调戏他一把,梁渠被他撩的心痒痒。

于是等第四次乐意又故技重施去调戏梁渠时,梁渠就把脸稍微那么一转,顺理成章就亲上了乐意嘟起来的嘴巴。

乐意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梁渠却没有松开他的意思。

他把游戏手柄扔在一边,然后把乐意整个都揽在怀里,愣是把这个单纯的嘴唇触碰变成了火热的湿吻。

乐意从小到大都没有经历过这阵仗,这会儿已经完全懵了,伴随懵逼状态的,还有生理上的呼吸不畅,心跳过快,脸色爆红等症状。

梁渠终于大发慈悲的松开了他的唇,温柔的提醒说:“乐意,接吻的时候要闭着眼睛,我吻你的时候要用鼻子呼吸。”

说完以后他又贴上乐意的嘴唇,进行刚刚未完成的事业。

乐意十分听话的闭上了眼睛,也开始试着用鼻子呼吸……当他发现自己的舌头也被对方的舌头卷这做运动时,他才想到一件事儿……卧槽我为什么要这么让你亲啊啊啊啊!!我还不是你对象呢!

奈何乐意同学此时手脚无力,就算内心十分想拒绝,身体却也特别诚实。

梁渠的大手开始往乐意宽松的衣服里伸。

乐意感觉自己要急哭了的时候,梁渠突然止住了动作,他稍微放宽了怀抱,然后拉开了和乐意之间的距离,乐意眼角含泪,以为梁渠终于良心发现,想要放过他这个纯洁少男。

“乐意,你真的很美味……”梁渠开口,声音里还带着点哑,“牛奶的香气我太喜欢了……要不是你嫌我们进展太快,我真想现在就标记你。”

乐意吓得往后挪了一屁股。

梁渠说:“你不用这么紧张的,我是一个绅士。”

“绅♂士?”乐意重复了一句,然后又往后退了一点,“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我会好好追你的,乐意。”梁渠又撩了一把头发,乐意被这个动作持续帅翻。

“梁渠你以后能不能不随便撩头发啊!你勾引谁呢!”

“勾引你啊。”

乐意看着梁渠一脸的理所应当,发现自己竟然词穷了。

没一会儿,门外有门铃声响,说是快递。

乐意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到自己买了什么东西,嘀嘀咕咕的去开门,结果被一大捧玫瑰花吓着了。

门外的送花小哥脸都被这一大捧玫瑰给挡住了,就只能听见他特愉悦的声音:“乐意先生您好!这是您的玫瑰,请签收!祝您与您的爱人百年好合早生贵子!谢谢您的惠顾,欢迎下次光临!”

乐意想,今天他懵逼的频率是不是太高了。费劲巴拉的把玫瑰花抱进客厅,才注意到玫瑰花上的卡片:

TO 我最爱的乐意, 我爱你。 BY梁渠。

乐意头上滑下三道黑线。

梁渠笑眯眯的走过来,说:“喜欢吗?”

“……”

“感受到我在追你的诚意了吗?”

“感受到了。”

“那准备什么时候答应我呢?”梁渠变本加厉,从背后把乐意圈住。

乐意一动不动的被他圈着,仔细的思考了一会儿。

过了几分钟他才开口,说:“你不许着急,追我很困难的。”

“好啊,我不着急。”

“如果,你哪天没耐心了,就算不追我了,也没关系……”乐意低头,其实以前他也对着某些他现在都记不清了的人动过心,但总是差那么一点,就差一点他就要答应了,那些人就不理他了,就走了。

梁渠把下巴搁在他脑袋上,说:“乐意,我已经认定你了,所以我不会哪天放弃的……要是哪天我停止追求了,那只能证明,你已经答应了我的追求,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他说着还把脸埋在乐意的脖颈处,深深吸了口气:“无论是你的人,还是你的味道,我都认定了,你逃不走的。”

乐意被他弄得特别痒痒,笑着拍了他一下,然后从他怀里溜了出去,“你别动我脖子!”

梁渠看他的反应,恍然大悟般的“嗯”了一声,然后笑的更邪恶了。

“喂!梁渠,我不喜欢玫瑰花!”乐意突然大声说,“我喜欢好吃的,喜欢打游戏,喜欢跳舞,喜欢音乐!如果要追我就拿出点诚意来呀!”

梁渠爱死了他这样得意的小模样,“好的,我记住了。下次包你满意!”

乐意也笑出了俩小酒窝,他说:“对了梁渠,我们家小猫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这次你来不凑巧,等下次,你过来,我就把它带给你瞅瞅!真的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小奶猫!萌的心都化了!”

乐意说起小奶猫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可爱气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时候的乐意,身上的牛奶香气更重了。

梁渠的心理活动十分复杂。

他想,他似乎有点吃醋,还是吃自己奶猫形态的醋。

这个世界啊……

等等,奶猫?!

梁渠慌忙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显示,晚上八点五十五分,还有五分钟就到了诅咒的时间!

“乐意,我得回去了。”梁渠说。

乐意露出一点不舍的表情,“啊……你要走了啊……那什么时候再见呢?”

“明天就能再见啦!”梁渠欢快的说,“别忘了,我在追求你。乐意,晚安。”

说完这话梁渠就推门而出。

时间刚好九点整。

乐意在厨房里煮了点温牛奶,小奶猫又不知道跑哪里玩了,回来的时候一定有点饿,他把牛奶预备着总不亏。

牛奶刚煮好,就听到门外微弱的“咪呜”声。

乐意耳朵尖,立马就听出来是小奶猫的声音。

他匆忙跑到门口,然后打开了门,果然小白猫直接进了屋子,在他脚边蹭了一会儿,乐意在小猫脑袋上轻轻拍了一下,“今天又去哪里鬼混啦?”

小猫毛茸茸的小脑袋还在蹭,把乐意的那点因担心引发的火气都给蹭没了,于是他把小猫拎起来就送到了小奶盆前。

“喏,你的晚餐。”小猫伸出小舌头舔了几口,就不舔了,一脸吃饱了的样子。

乐意挠头,“又吃这么少哦。”

小猫呼噜了一声。

乐意说:“不喜欢喝牛奶?下次要我准备小鱼干吗?”

小猫翻了个白眼。

乐意表示,这年头,小宠物的智商也随着时代的进步而提高,他身为一个反射弧长的人类已经驾驭不了了。

所以就这么安心的当猫奴好了。

他叹了口气然后往浴室走去,突然就想到了梁渠。

啊,那个自己一见钟情的人,正在认真的追求自己呢。

一切发展的都跟偶像剧似的。

可是就因为一切都太顺利了,乐意反倒有些不安心。

算了,多想也没用,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有小奶猫陪着,今天一定又是一夜好眠呢。

——————————TBC——————————

忍不住又拉快进程了!

毕竟是双向感情,所以追求的过程也不会怎么艰辛啦!

好想牛奶香气的乐意小童鞋赶紧被梁渠教授给标记了啊prprpr好着急!

以及,送玫瑰这么老土烂俗的手段,是后准大明星教梁渠的呢哈哈哈哈。

晚安!

评论 ( 5 )
热度 ( 106 )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