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阿基米德今天定档了吗

【勋兴衍生】【言溯x蔡明骏】亲爱的(二)

对于蔡明骏来说,世界上比睡觉更重要的事实在太少,所以就算现在他正坐在只跟他见了一面的“陌生人”车里,他还是靠在车椅背上睡着了。

言溯的余光扫到旁边睡得天昏地暗的小厨师,莫名的没有嫌弃。

前方红灯,言溯慢慢把车停下,然后又忍不住往旁边扫了一眼。

明明是冬天,蔡明骏却穿了一件大领的毛绒衫,只在外面随便套了一个棉外套,他现在侧头睡在椅背上,领口敞开,露出大片白皙的脖颈,连锁骨都清晰可见。

言溯一动不动的看着他,直到绿灯亮起才慢慢转过视线。

身为男人,实在是太白了,而且还有股奶香味,这实在不符合科学常理。

言溯努力让自己不被身边人的呼吸声吸引注意,专心做他的司机。

他皱着眉,突然有点想不明白刚刚自己为什么盯着一个男人的脖颈发了愣,这太奇怪了。

 

车子行进了半小时,蔡明骏终于因为姿势僵硬而醒过来。

他揉了揉眼睛,一脸睡眼惺忪的样子。

刚出发时就已经是晚上十点了,现在看窗外,只能看到一片漆黑。

蔡明骏的心里有点慌,刚刚的睡意也一点点的消散,“言……言溯,你家住那么远吗?我刚睡了那么久,就算绕N市走好几圈也应该到了吧。”

言溯目不斜视,冷冷回答:“第一,我家不在N市,而是在NYT镇,因为我在N市的餐厅找到你就判定我家在N市,不符合逻辑;第二,我们的车速是105km/h,你睡着的时间是六十七分钟,N市内部大大小小的街道不计其数,就算我们在N市内部,也无法绕城几圈。”

随着言溯一本正经的解释,蔡明骏的眼睛和嘴巴同时张大。

他从小到大都没听说过这种人,更别说亲自接触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

“天才?”言溯打断了蔡明骏的思路,自信的说道:“你一定觉得我是个天才吧。”

“不,我觉得你是个怪胎。”蔡明骏撇撇嘴,然后合上了嘴巴,不说话了。

言溯的眉毛皱的更深了,其实如果他不是称职的司机,他倒很乐意在“天才or怪胎”这个问题上和蔡明骏先生进行一次深入的辩论。

然而蔡明骏明显没了跟他争辩的乐趣,他一直把头靠在车窗上,借着车灯的灯光看着前面的路。

又过了十几分钟,言溯的车速终于慢了下来。

蔡明骏打起精神,等着车稳稳停好就立刻打开车门跳了出去,如果继续呆下去,他怕他会吐在言溯车里面。

想到这里,蔡明骏脸颊上浮起一个浅浅的酒窝,言溯那个超洁癖的人,如果……真的把他的车弄脏不知道他要怎么抓狂呢哈哈哈哈哈。

言溯看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就乐的肩膀一抽一抽的蔡明骏,心里徒增一股烦恼。

他还从来没像蔡明骏那样开心的大笑过,如果有可能,他倒是很想体验一下那样不顾一切的大笑是怎样的感觉……停,打住,过分兴奋的情绪会影响逻辑分析的严谨性和推理的客观性,言溯收敛了脸上的表情,重新变成一块冰块。

 

蔡明骏乖乖跟在言溯身后,“哇”了一声。

“这栋别墅都是你家的吗?”

言溯说:“只是我一个人的,我自己住在这里。”

蔡明骏兴冲冲的换了鞋子,然后仔细看了一会儿放在门口的雕塑。

言溯把风衣脱下来,整整齐齐挂好,才走到了“乡巴佬”小蔡面前,“蔡明骏,厨房在那边,在进厨房之前,我希望你能跟我过来进行手部消毒。”

这一副邀请别人的绅士脸看的小蔡一阵鸡皮疙瘩,他说:“这个要求我可以拒绝么?”

言溯不耐烦的扯住他的衣角,“不可以。”

“那你还说的那么委婉,你直接说命令我得了呗……”蔡明骏边被他牵着往前走边嘟哝了一句。

言溯说:“我们还不是熟人,连朋友的层次都没有达到,如果直接用命令语气,那实在很没风度。”

蔡明骏好想翻白眼,但他忍住了。

言溯家的消毒设备堪比实验室里的精密仪器,蔡明骏盯着眼前这个庞然大物小心脏紧张的一蹦一蹦,他又看了一眼认真开设备的言溯,心跳的更激烈了。

如果言溯现在穿着个白大褂手拿手术刀的话,说他下一秒要把蔡明骏给解剖了蔡明骏都相信好么。

言溯自己消毒过后,回头看到蔡明骏又开始放空,无声的叹了口气。

蔡明骏先生的脑洞实在非比寻常,其中不符合逻辑分析学的地方太多,言溯并不想浪费脑细胞去猜测他心中的想法,所以现在言溯简单粗暴的拿手在蔡明骏眼前晃了晃,“蔡明骏,轮到你了。”

蔡明骏一秒回魂,赶紧把手伸到消毒器皿里,言溯在他旁边插手看他洗手,似乎在检查他是不是真的把手给洗干净了。

蔡明骏的手纤细白皙,骨节细小,乍一看上去并不像男人的手。

言溯不由自主的伸出自己的手暗暗比对了一下……

这人的手仿佛比自己的还要小一圈,感觉轻轻一握就能把他的手完全包住……

“言溯,我搞定了,现在立刻去给你做宵夜,你稍等一下哈!”

言溯的思考被蔡明骏打断,等他回过神,只看到了蔡明骏走去厨房的背影。

他为什么会突然想象起握住蔡明骏手的画面啊……

言溯有点懊恼。

 

言溯家的冰箱里的原材料十分丰富,堪称应有尽有。

厨师蔡明骏打开冰箱以后眼睛就亮了,对于一个无比喜欢下厨的小厨师来说,这些原材料在他眼里无异于各种珍宝。

此时此刻,言溯正坐在他的钢琴旁,随手按动着琴键。

就在刚刚,NYT警署发来了一份案子的卷宗,希望他能够根据现场照片以及法医提供的资料给出客观有效的分析。

曾有一段时间,这些案件就仿佛是言溯的精神鸦片,他忍受不了一秒钟不让大脑运动的时刻,所以他只能通过不断的破案来让自己的生活无比充实,让他不去回忆那段黑色的往事……

但现在,他突然不想立刻着手分析案件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只想悠闲的坐在这里,随手弹奏钢琴,顺便等待着那个小厨师为他端上美味的宵夜。

正想着,蔡明骏就端着散发着浓郁香味的菜肴上了餐桌。

“言溯言溯,我做好了,快来吃!”

言溯慢慢的坐在餐桌前,蔡明骏前前后后端了好几次才把菜品全都上齐。

他把餐具摆在言溯面前,然后就一脸期待的看着言溯。

言溯动作优雅的为自己切了一小块牛排,然后细细咀嚼起来。

小蔡盯着他紧抿着咀嚼的唇,眼睛里仿佛盛满了星星。

言溯被他盯得有些无所适从,但还是硬着头皮把这块牛排完完全全的吃了下去。

“好吃吗好吃吗?”小蔡看他吃完,迫不及待的问。

“你可以自己品尝一下。”

“啊,可是我都尝过了啊!”

“那你觉得好吃吗?”

“当然好吃了!”小蔡一脸骄傲。

言溯面无表情的又往嘴里送了块肉,慢悠悠的吃完才说,“你既然都尝过了,觉得好吃了,为什么还要问我?”

蔡明骏呆住了,这人的脑回路是跟正常人不一样吧。

蔡明骏说:“可是那是我以为啊……”

“从专业性来说,你是专业厨师,而我只是一个学术研究者,品尝菜肴是否美味,你比我更有发言权。”言溯慢条斯理的喝了口红酒,又说:“难道说,你一直在期待着我的赞赏?就跟小学生考试打了满分以后回家里像父母邀功要表扬一样?”

蔡明骏无言以对,蔡明骏生气了。

他“哼”了一声站起来进了厨房,言溯这种人真的是……如果不是看他长了那么帅的一张脸,他早就把手里的厨师刀给飞出去了。

言溯看着那人倔强的背影,愣了愣。

他刚刚说的全都是符合逻辑的啊,可是小厨师似乎生气了……小厨师没有理由生气吧,毕竟他刚刚说的每句话都是很有道理的。

嘴里的食物真的很美味,言溯的心情也越来越明朗。

看来美食有助于减轻压力、提升人的生活满足感、提高人的工作效率这个说法,是真的。

以后要让小厨师多给他下下厨做做饭,这样的话也能早日帮他找到妈妈对不对?

言大学者并不知道,厨房里的小厨师已经再也不想给他做饭了。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206 )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