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兴衍生】【言溯x蔡明骏】亲爱的(三)

总觉得进展有点快……

不过没办法,毕竟是命定的一对嘛嘻嘻嘻

以下正文

——————

蔡明骏本以为自己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不会那么轻易入睡。

但自从来到美国以后,他每天都过的十分辛苦,所以刚刚洗漱过后,他就在言溯给他安排的客房里,安安稳稳的睡着了。

蔡明骏做了一个梦。

这么多年,同样的梦境总是会不经意的闯入蔡明骏的脑海。

梦里蔡明骏是个四五岁的小孩,跟其他小孩一样,可以肆无忌惮的依偎在自己母亲怀里撒娇,妈妈很温柔,妈妈抚摸他脸颊的手很温暖,妈妈的亲吻带着爱意和香气……

妈妈突然推开了他。

他站在原地拼命哭喊,想要妈妈留下来,妈妈却还是把他一个人留下了。

他听到妈妈的声音:小骏,你要乖乖听奶奶的话,好好长大。长大以后就来美国找妈妈。

“妈妈!我不要!”

再一次,蔡明骏从梦中惊醒。

他坐起身子,睡衣被冷汗浸透,梦中母亲的样子早已模糊,蔡明骏怎么都想不起来她的长相,蔡明骏想,他实在是太不孝了。

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母亲到底长什么样……他已经认不得她了。

那他来美国找她到底又有什么意义呢?

有节奏的敲门声打断了蔡明骏的思路。

蔡明骏抬头看着客房的门,“是谁?”

外面是言溯的声音:“蔡明骏,你做噩梦了。”

蔡明骏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这房子隔音真不怎么样。”

“是我的听力更好而已,”言溯似乎靠在门外,有点想进来的样子,“其实,现在已经早上六点了,是个好时段。”

“所以……?”

“我现在要出去散步,你一起来么?”言溯在邀请他。

蔡明骏想了想,说:“好的,等我一下。”

没过五分钟,蔡明骏就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出现在言溯面前。

言溯看着眼前人乱糟糟的头发,脸上一片嫌弃,心中却涌起一种想要伸手摸一把他头上翘起来的头发的冲动……

想到这里,言溯转过身去。

蔡明骏刚刚起床,还有一点没醒过来,没发现言溯的别扭。

“走吧,我刚好也想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等会儿回来有早饭吃吗?”

“你就是厨师,你来做?”

“我不,我昨天都发现了,你家里有仆人,我是被你接回来的,不是来给你当厨子的,言先生。”蔡明骏咕咕哝哝的,声音有点软,又好像没那么有底气。

言溯的眼睛眯了眯。

“好的,走吧,等会儿回来就吃早饭……”言溯走在前面,蔡明骏赶紧跟上。

走了几步,言溯突然又停了下来。

蔡明骏本来跟在他身后,边走边想事情,没想到他突然停下,一下子就撞到了他后背上。

蔡明骏“哎呀”了一声,然后捂住了额头,“你怎么突然停了也不说一声啊。”

言溯皱眉,并没有想要跟他解释什么的欲望,反而自顾自的走进自己卧室,很快他就拿出来一条浅灰色的围巾,“这个你带上,现在天很冷。”

蔡明骏接过柔软温暖的围巾,有点惊讶,“你在关心我吗?”

言溯说:“我最近在做一个实验,有关人与人之间社会关系的,你是我的观察对象之一。”

蔡明骏抿了抿嘴,然后把围巾围在脖子上了。

这里是真的很冷,自己不习惯穿高领毛衣的确容易着凉。

言溯在旁边观察了一会儿,然后说:“你脖子很敏感?”

蔡明骏的脸有点红,“你怎么知道。”

言溯说:“我能看得见。这条围巾不用围那么紧,温暖和舒适是可以并存的,我们出发吧。”

蔡明骏松了松脖子上围巾的紧度,又一次跟在了言溯身后。

言溯家的别墅在NYT的郊外,缺点是人烟稀薄,优点是环境非常好。

从小长在北京的蔡明骏好久没呼吸过这么清新的空气了。

蔡明骏愉悦的情绪感染到了旁边的言溯,言溯的步伐都不由自主轻快起来。

两个人一言不发的完成了晨间散步的任务,又返回了言溯的房子。

言溯家的女仆果然已经做好了传统的美式早餐。

言溯和蔡明骏面对面坐在一起。

蔡明骏说:“没有我做的好吃,而且美式早餐还是没有中式的好。”

言溯说:“我没吃过正宗的中式早餐。”

蔡明骏得意的笑起来:“嘿嘿,我从小到大就是吃豆浆油条煎蛋长大的,这你就不如我了吧!”

言溯被他脸上的小酒窝晃得有些晃神,只能用面无表情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波动。

蔡明骏兴高采烈的说完发现言溯并没有搭理他,自己突然就觉得很没意思,也就不说话了。

言溯看他埋头吃东西的样子虽然可爱,但又好像生气了似的,他往嘴里放了一小片面包,边吃边开始分析和思考……

三十秒后,言大学者思考的结果是……未果。

这种看不透的感觉,还真的是很让人印象深刻。

突然蔡明骏“啊”了一声,“糟了,这里离N市这么远,我上班要迟到了!”

言溯说:“请个长假吧。”

“哈?”

“我接受了别人的委托,保证你的安全,协助你找到你母亲,在这个任务没完成之前,你待在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蔡明骏委屈的瘪了瘪嘴。

言溯接着说:“无论从哪个角度分析,留在这里都是明智的。你母亲的下落,只有通过我的解密和分析,才有可能知道;如果你母亲真的牵涉到了美国的某个组织,那当你进入美国国境的时候,可能就已经被人监视了,我这里是他们监视不到的地方;如果你是因为你的老师陆远而舍不得餐厅那边的工作,那大可不必,相信陆远知道你现在的情况,肯定比谁都支持你留在我身边……”

“那可不一定……我师父都不认识你,怎么放心你就一定是好人?”

“陆远当然认识我,”言溯自信的反驳,“十三年前,他在美国蹲过监狱,是因为我的协助才洗脱了他非法赌博和贩卖毒品的罪名。”

蔡明骏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笑都快憋不住了。

“言溯你别吹牛啦!你现在才多大,十三年前你还是个小小孩儿吧,怎么可能帮到陆远,你别以为厨师都智商低啊我跟你说!”

被面前的这个笑的跟兔子似的小厨师质疑,言溯心情很不爽,他等他笑完才说:“我十二岁就读大学了,当时跟着我父亲去整理N市的普通案件,在陆远的案子上我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这边的警署不会因为我是个未成年就忽略我的看法。”

“十二岁念大学……?”蔡明骏瞪大了一双眼睛,一脸被陨石击中的样子,“那你智商得多高啊我去!”

“197。”言溯回答,“所以,现在可以跟陆远报备,然后让他替你请假了吗?”

蔡明骏乖乖拿出手机,拨通了陆远的电话。

陆远知道前因后果后,简直双手赞成他留在言溯身边,最后还加了句:“最后如果事情都办妥了,我请言溯吃法式大餐,三星级米其林厨师亲手烹饪!”

言溯看他报备结束,满意的点点头。

“好了,接下来的日子里,请多关照。”

蔡明骏看着言溯的表情,总觉得为了礼貌他也要伸出手去跟言溯握个手……

但是,昨天晚上言溯那副嫌弃的态度让他幼小的心灵产生了阴影,他指尖揪着衣角,犹豫了。

言溯站起身来,走到他身边,然后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请多关照后面,应该是礼貌性的握手。”

蔡明骏好想翻白眼。

“这是人类社会关系学中提到的交往法门。”言溯的手稍稍用力,攥的蔡明骏有点疼。

“哦,知道了。”蔡明骏心想,他留在这里言溯应该挺开心的吧。

毕竟又可以做他的厨师,又可以做他的实验研究对象。

对言溯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这次握手的时间持续的有点长,言溯一直盯着蔡明骏的脸看他反应,发现他竟然在跟自己握手的时候走神,有些不满。

于是他弯下腰,嘴凑到了蔡明骏耳边,“蔡明骏,跟人握手的时候与人用视线交流是基本礼貌,你这样放空,会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言溯的声音清冷性感,在自己耳边说话还带来了些薄荷味的香气,蔡明骏的脸几乎在一瞬间就红了起来。

他手忙脚乱的抽出手,然后退后了一步,“社会关系学里没有提到安全距离吗?”

言溯说:“那是心理学里提到的。”

蔡明骏感觉自己被打败了。

言溯又说:“看来,你的耳朵也很敏感,受不了一点点刺激。”

蔡明骏的脸更红了,在这里,一个男人跟另一个男人讨论他身上的敏感点真的是正常的么?这简直就是变态啊!!!

蔡明骏胡乱擦了一把耳朵,然后招呼也不打就跑厨房去了。

言溯再一次看着蔡明骏的背影,嘴角不知不觉翘起,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想亲近一个人了。

没有任何目的的,单纯的亲近。

 

而厨房里的蔡主厨正蹲在角落里削土豆。

他爱削土豆,削土豆使他快乐。

把土豆当成言溯来削的话,就更快乐了。

 

TBC

————

希望洪荒之力能保持到本文完结,拉郎什么的real难

又要保证情节合理又要争取人设不ooc还要让感情快点升温真的累死宝宝了哭泣TAT

评论 ( 17 )
热度 ( 192 )
  1. 海与迟落梦自割大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