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阿基米德今天定档了吗

【勋兴衍生】【言溯x蔡明骏】亲爱的(四)

求评论求爱心求反馈么么哒


————————————

在小蔡眼里,言溯要么特别忙,在家里根本就看不到他的影子,要么就特别闲,一整天一整天坐在他那架钢琴面前一动不动。

蔡明骏早就放弃去了解言溯的精神世界了,言溯可是个天才啊喂,他蔡明骏只是个小厨师而已,还是厨房比较和他的胃口。

就这么在言溯家的大房子里呆了一周,两个人的交集几乎局限在早上的无声散步以及同桌吃饭。

言溯没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蔡明骏也……

蔡明骏觉得自己快憋死了。

本来还能跟言溯家的仆人说说话,奈何这位女仆姐姐只会说英文,还是发音极其不标准的蔡明骏绝对听不清的英文。

削好了第N个土豆之后,蔡明骏终于找到了新乐趣……

那就是言溯的书房。

蔡明骏从小到大对课业都不是特别在意,刚刚满十六岁就出去半工半读了,念大学不到两年他就去餐厅弄了个兼职……简而言之,就是蔡明骏总觉得自己的文化水平不够高。

言溯曾经跟他说过,如果觉得没意思可以去看书,不仅可以拓宽知识面还可以陶冶情操。

蔡明骏本来对那一整屋子的著作十分害怕,但现在还是义无反顾的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蔡明骏的嘴就没合上,这么多这么厚的书!言溯竟然一本不落的都看完了!并且还能背下来……

真的太恐怖了。

蔡明骏拿出一本,是法医学范畴的专业类书籍,随手一翻,就翻到了尸体解剖那一页,他看着书里面配的真实插图,突然觉得自己以后可能做不了肉菜了。

默默把这本塞进去,蔡明骏又拿出一本侦探小说。

诶,这个有意思。

小蔡愉悦的翻开,然后找个地方坐了下来。

蔡明骏从小就有个中二的理想,想当一个杀手,就是那种特别酷的拿着小刀,嗖嗖嗖一刀杀一个人,杀完人就走的那种杀手。

但是很显然,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对法律的了解程度的加深,蔡明骏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中二理想,最后成了一名厨师。反正厨师也拿(厨师)刀嘛,跟杀手也……差不多。

所以这种侦探类小说就特别对他胃口。

蔡明骏觉得里面这些高智商犯罪的人实在是太帅了!

而那些一步步抽丝剥茧把高智商罪犯绳之以法的人更帅!

案情离奇曲折,推理环环相扣,蔡明骏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忘我的新世界……突然他就想到了言溯,这几天言溯时常被当地警察接走,这就是在帮他们破案吧……

也就是说,言溯就是这些小说中担当“侦探”角色的人?

真的好帅啊。

蔡明骏盯着书里的文字,陷入了对言溯的崇拜中无法自拔。

他太入神,所以连言溯推开书房的门走到他身边蹲在他面前他都没发现。

言溯看着他盯着书放空的样子,觉得有点……可爱,嗯,如果非要用形容词来形容的话,那只能是“可爱”,不知道是什么书这么吸引蔡明骏的注意力。

言溯稍稍往文字上一扫,就把书里的情节全都想起来了,这本书写的很精彩,但是有些推理还是有逻辑上的错误,给非专业人士看看打发时间也不错……言溯看这本书的时候还在念小学。

等等,这不是重点。

言溯把思路转回来,现在的任务是叫这位小蔡先生出去吃晚饭,他已经在书房里呆了一整天了。

“蔡明骏?”

“啊……你好帅啊……”蔡明骏被他叫的抬起头,眼睛里盛满了崇拜,对着他心服口服的来了一句由衷的赞赏。

言溯觉得脸上有点热。

他皱眉掩饰自己的不知所措,“什么好帅?”

“啊!”蔡明骏终于反应过来了,他刚刚还以为面前的这个言溯是幻觉,所以不由自主的就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真的是太丢脸了。

言溯看着蔡明骏红的比他还快的脸,心情变得愉悦。

他站起来,交叉双手放在胸前,挑眉看着蔡明骏。

蔡明骏看着他俊美的脸,脸上更红了,他把书随手放在旁边,也站了起来,“你回来了。”

“对,刚帮忙办完了一件案子,这次可以休息两天了。”言溯如实回答。

蔡明骏挠挠头,然后说:“言溯……你是大侦探吧?”

“不啊,我只是个学者而已。”

“那……那你还能帮警察破案?”

“有时候,他们需要一点专业性的分析、推理和建议,”言溯耐心的回答蔡明骏的问题,这真的很不寻常,因为放在从前,言溯是绝对不耐烦跟一个真正的门外汉说这么多的,他接着又想到了正事,“我说,晚饭准备好了,跟我一起去吃晚饭吧。”

“好的。”

蔡明骏乖乖跟在言溯后面,言溯感受着身后人紧跟他的步伐,嘴角又翘了起来。

两个人面对面坐好,蔡明骏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打破沉默。

“言溯……你这一周都在忙吗?”

“对啊,就算在家,也是在思考案情,”言溯把一份蛋糕推到蔡明骏面前,说:“这是给你准备的,很甜,我吃不惯。”

蔡明骏特别喜欢吃甜食,这时候看到蛋糕心情一下明朗起来,他连忙拿过勺子舀了一口放在嘴里,吃甜食有助于缓解压力、增强愉悦感,这已经算是他的人生信条之一了。

又吃了几口,蔡明骏突然发现哪里奇怪,他抬起头,舔了舔不小心擦到唇边的奶油,然后问:“言溯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甜食?”

言溯被他的唇吸引了注意力,“平时稍微观察一下就知道了,你床头有一个专门放糖的罐子,每次我家的厨师做了甜点类的东西,你都会心情好的多吃一些,你自己下厨的时候会往自己的食物上放很多甜的东西,平时也喜欢吃甜味小蛋糕……其实,你嘴角还有奶油没有舔干净。”

话题分析突然转了方向,蔡明骏的反射弧明显没跟上节奏,他依旧抬起自己的下垂眼,懵懵的“啊?”了一下。

言溯不由自主的把手凑了过去,却又在他将要碰到蔡明骏嘴角的时候硬生生停住,然后收了回来。

蔡明骏有点不明所以的看着言溯不自然的动作。

言溯“咳”了一声,然后说:“我说你嘴角还有奶油,自己擦一下吧。”

蔡明骏恍然大悟,然后拿过餐纸,仔细擦了一下,然后抬起脸问言溯:“可以了不?”

言溯说:“可以了。”

于是蔡明骏又开始埋头跟蛋糕奋斗起来。

言溯突然不想吃饭了,他第一次发现看蔡明骏吃东西也是一种享受,之前的几天因为他一直把注意力都放在案子上,都没有像今天这样仔细观察过蔡明骏。

言溯面无表情的看着蔡明骏嚼东西时鼓起的腮帮,内心一阵灼热。

蔡明骏心满意足的吃完了最后一口,才发现言溯还在那里盯着他看。

言溯的目光实在是太深邃,蔡明骏通过他的目光根本猜不到他的内心想法,整个饭桌又变的沉默起来。

还好,言溯并没有让沉默笼罩太久,他突然开口说:“明天下午,CH BAND在NYT举办演唱会,你要来看吗?”

蔡明骏坐直了身子。

言溯接着说:“跟我一起?”

“好啊!”蔡明骏几乎一秒钟就答应了。

天知道这些天他在这栋大房子里有多闷,可以出去透透气,还能听演唱会,这是多好的福利啊!

言溯看着蔡明骏没拒绝他,心里也松了口气。

他已经开始拿手机,给朋友发短信,让他帮忙买两张演唱会的票了。

几分钟搞定了票的事,言溯又抬起头,盯着蔡明骏看。

蔡明骏被他看的有点不自在,他说:“你总这么盯着我看,会让我很不好意思啊……男人这么一直盯着一个男人,很奇怪啊。”

“是吗?那如果你是女人,我这样一直盯着你,就不奇怪了吗?”

“不会,那会显得你像色狼。”蔡明骏脑补了一下,觉得自己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言溯说:“为什么男人这样盯着一个男人,很奇怪?”

“因为……因为……”蔡明骏咕哝了几句,有点不知道说什么。

言溯很有耐心地等了他一会儿。

“言溯,你能接受同性恋?”蔡明骏突然问了他一句。

言溯皱了皱眉,说:“我认为,任何不威胁社会安全的恋情,都是平等的,无论异性还是同性。”

蔡明骏看着言溯郑重的表情,心脏不受控的剧烈跳动起来。

他眯了眯眼,然后说:“言溯,你真的好帅啊。”

言溯说:“这个我知道。无论是主观看法还是客观看法,从小到大,说我帅的人很多,我都快记不清了。”

蔡明骏说:“那你一定要记得我啊,我是第一次这样当着面夸一个男人帅。”

言溯看着蔡明骏认真的脸,嘴角突然翘了一下。

言溯笑了。

笑了。

蔡明骏第一次看他笑,眼睛都睁大了,“言溯,你再乐一个呗?”

“浪费时间和精力。”言溯似乎对自己刚刚没有控制好表情非常懊恼,他立刻就收敛了笑容。

蔡明骏离开座位,走到言溯身边,拉住了他的手臂,“言溯,真的,你再笑一个呗,就一次!”

也许是蔡明骏瞪圆了的下垂眼让言溯觉得很可爱,也许是蔡明骏说话时露出的两个酒窝让言溯心不受控的跳了一下……还也许是蔡明骏拉着他的手臂撒娇(?)的样子让他觉得身体发热……

他真的扯开了嘴角,又笑了一次。

跟刚刚那种浅浅一笑不一样,这次是笑弯了眼睛,嘴巴都微微张开的那种,从内到外真心的笑。

蔡明骏看呆了。

月牙一样的眼睛,唇角调皮露出的虎牙尖,配上这样的一张脸,真的好看的让人无法形容。

言溯收了笑容,说:“蔡明骏,你怎么了?”

蔡明骏的酒窝更深,他说:“言溯,你……你真的好好看啊,比我看过的任何一个人都好看。”

 

言溯突然很想吻上面前这个有点傻气的小厨师。

但他忍住了。

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要循序渐进,不是吗?

 

TBC

 

 ————

不知道洪荒之力能保存多久,且有且珍惜(擦汗)


评论 ( 34 )
热度 ( 209 )
  1. 海与迟落梦自割大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