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阿基米德今天定档了吗

【勋兴衍生】【言溯x蔡明骏】亲爱的(七)

国庆来一发!

继续求评论求爱心!么么哒!

以下正文

——————————

一刻钟不到,言溯的车就已经准确的停在了林荫路的案发现场。

外面停了两三辆警车,警戒线也已经拉起。

言溯皱着眉带着蔡明骏从人群中经过,路过的警察都是认识言溯的,所以这时看到他也只是点头打招呼,并没有阻拦他。

蔡明骏跟在言溯后面,只敢用余光看周围的环境,他又抬头看了看言溯的背影,突然觉得言溯的肩膀真宽……看上去真有安全感。

Oven探长正在焦急的踱步,看到言溯过来直接冲上去,抓住了言溯的手臂,“s.a!你总算来了!”

言溯的眉毛皱的更深,他用力把oven的手给拉下去,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了擦手顺便掸了掸手臂上的布料。

蔡明骏看到言溯这样,一下子就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候言溯的样子,然后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OVEN这才发现言溯身后跟了个看上去白嫩可爱的小男生……嗯……男人?

“s.a. 这是你的助理?我记得你没有用助理的习惯啊。”oven上下打量着蔡明骏,怎么看都不像是专业人士。

蔡明骏刚要摆手反驳,言溯就开口了,“对,他是来协助我破案的。”

“能当s.a.的助理,一定有什么过人的长处吧……”

蔡明骏有点心虚的打了个颤,言溯却拉住了他的手,“是的,他只要站在我身边,就有助于我收集更多的线索,这样帮你们更准确的进行推理协助。”

这话实在有点暧昧,蔡明骏的脸慢慢变得通红。

Oven探长先是目瞪口呆了一会儿,然后就明白了。

他意味深长的笑眯眯的盯着蔡明骏看,说:“啊,我懂了,没想到一直不近人情的S.A.也…嘿嘿嘿嘿嘿……”

“如果没有什么其他要交代的,我们现在就立刻进去看现场了,时间宝贵,等看完现场我们还得回家。”oven的视线很快被言溯的身体挡住,蔡明骏被言溯牢牢护在后面,只露出几根翘起来的头毛。

探长先生有点不好意思的闪开一条路,让言溯和蔡明骏进去。

蔡明骏紧紧跟在言溯身后,既紧张又害怕,还隐隐有点期待,他想他现在的位置是不是就相当于大侦探福尔摩斯里面的那个华生医生?那也未免太酷了吧!

然而现实显然不是这样,“大侦探言溯”似乎一点也不想让这位助手直面犯罪现场。

“你在这里不要动,我进去看一下。”言溯说。

蔡明骏听话的乖乖站好,向言溯说了声:“yes sir!”

故作严肃的表情让言大学者差点破功。

言溯咳了一声,然后戴好了旁边法医递过来的一次性胶皮手套,大步迈进了房间。

死者是一名女性,看上去仿佛是自杀。

法医的第一时间检测结果已经摆在了言溯面前,言溯要做的就是在现场发现那些法医没发现的细节和疑点。

死者的尸体按原样摆在浴室的浴缸里,尸体被沾满了血液的温水所包围。

周围所有可以留下痕迹的物品上,只能发现同一个人的指纹,那就是死者自己的。

死者的致命伤是手腕上的伤口,但疑点在于,她的脖子上也有一道不浅的勒痕,这就有点意思了。

言溯眯了眯眼,然后看向了浴室墙上的镜子。

这面镜子跟普通镜子没什么不同,只不过镜子的右上角有一丝不易被发现的裂痕,看上仿佛去与本案毫无关系。

几乎没人注意到这道裂痕,言溯的目光却在看到那道痕迹后犀利起来。

他走上前去,轻轻碰触了一下这面镜子,果然镜子微微松动,他退后一步,然后开始在这个房间里踱步。

蔡明骏整个人扒在门上,小心翼翼的探头往里看。

可惜这位置不够好,除了偶然踱步出现的言溯,他什么都看不到。

蔡明骏莫名有些委屈,他想,他和言溯果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言溯什么都懂什么都会,还是一个这么这么帅的侦探顾问,而他呢?只能下厨做菜,就算是做菜也不算是做的最好的那个……又笨又不机灵,怪不得言溯跟他都没话讲呢……

真是,太难过了。

失落难过的心情还没散去,蔡明骏的发顶就覆上了一只温暖的大手。

蔡明骏有些惊讶地抬头,果然看到了刚刚明明在里面工作的言溯。

言溯已经脱掉了冷冰冰的一次性手套,他现在正用他最轻柔的力度去抚摸面前这位小厨师的头顶。

软软的翘起来的几根头毛,他早就想摸了。

蔡明骏吸吸鼻子,说:“男人的头不能随便摸。”

言溯的手依然没放下,他看着蔡明骏的眼睛,认真求教:“为什么?”

“因为……因为……会长不高。”

“可是,你已经过了能长高的年纪了。”言溯解释的更认真了。

他还是盯着蔡明骏的眼睛,专注而用心。

蔡明骏忘了反驳,言溯的淡茶色眼眸实在太迷人,几乎让他完全陷进去了。

言溯看着面前发呆的蔡明骏,突然觉得很想亲吻那微微张开的唇。

但这场合实在不对,周围的外人也很多,于是言溯深吸一口气,放下了自己的手。

“可以回家了,走吧。”

蔡明骏也瞬间回魂,意识到刚刚盯着言溯的眼睛发呆的他有点害羞,于是他低头磕磕巴巴的回答:“啊?可……可是你不是,还,还在工作吗?”

“已经结束了啊。”言溯说。

“啊?”蔡明骏的反射弧彻底不够用了。

Oven探长无奈过来插话,“S.A.刚刚已经为我们提供了十分有利的信息,比如,这个浴室并不是案发的第一现场,这是谋杀案而不是自杀案,浴室的镜子被凶手掉包,而原装的镜子就在这栋房子里,凶手是死者关系亲密的……额……我觉得蔡先生应该不是很懂,所以我就稍微说这么多吧……S.A.,今天依旧谢谢你的帮助,下次有事情再找你哈!”

言溯用眼角余光看了探长一眼,然后说:“希望下次不会有什么事情了,这次的案件这么显而易见的线索都被你们忽略,NY的警署简直养了一群废柴。”

这话说的未免有些难听,一定会得罪到看不上言溯的人,蔡明骏慌张的拉了一下言溯的袖子。

言溯不解的低头看了一眼蔡明骏,然后又像往常一样抬起了头。

Oven探长无奈苦笑,“放心,以后我会继续努力训练警员的,改天请你……你们吃饭。”

言溯跟没听见一样拉着蔡明骏往外走,倒是蔡明骏对着oven探长笑着说:“好的,谢谢您的邀请,如果以后有机会一定一起吃饭!”

……

饶是蔡明骏反射弧再长,他也感受到了从言溯身上散发出来的低气压。

蔡明骏有点不舒服,于是他决定打破这令人尴尬的沉默,“言溯,你怎么啦?”

言溯专注的看着前方的道路,似乎不太想理他。

蔡明骏又低头想了想,然后猜到了言溯生气的点。

他接着说:“是因为我走之前跟你的探长朋友说的话吗?其实那只是普通的人与人之间打交道的方式,毕竟你们是朋友,如果弄得太僵,会让他很没面子吧。”

言溯终于有了反应,“他没面子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人际关系处理的好或不好,并不能影响我对案件的判断能力。”

蔡明骏被眼前这位低情商的天才给噎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对啊,言溯自己都不在乎人际交往,也不在乎是不是得罪人,他一个外人又有什么资格去管这些?言溯不在乎与别人的关系怎样,这是不是也表示言溯对他们之间的关系同样不在乎?

一定是这段时间言溯对他太好了,让他产生了某种错觉。

产生了某种,他和言溯之间的关系,已经亲密了很多很多的,错觉。

这酸涩和之前那莫名的自卑混在一起,让一向乐观的蔡明骏瞬间情绪低沉,他干脆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一言不发。

言溯等了很久,也没等到蔡明骏的回话,他转头看了一眼,发现蔡明骏又在装睡。

小厨师……生气了?

言溯想。

前方红灯,他把车规规矩矩的停下,然后开始用最快的速度回忆起刚刚他们的对话。

人际关系处理的好或不好,于他没有任何影响。

是这句话吗?

这句话伤到了小厨师?

言溯侧着身子凑了过去,将自己的唇对准了蔡明骏的耳朵,然后用只能被对方听到的声音说:“与其他人的人际关系处理的好或不好,的确对我没有任何影响……但你例外。”

你不是“其他人”;

你已经可以影响我判断事物的能力了;

你已经可以让我对自己的言论或一直信仰的守则产生动摇了。

蔡明骏的睫毛抖动了一下。

言溯接着说:“你在担心我是不是会得罪别人,你在关心我……我很开心。”

这紧贴着耳朵传来的认真话语让蔡明骏再也没法保持着眼睛紧闭的蜗牛状态,他慢慢张开眼睛,然后看到了言溯充满着感激和……深情的双眼。

心脏再次不受控制的加速跳动起来。

绿灯亮了,车子重新上路。

似乎有什么东西,悄悄改变了。

TBC

言大学者表示,恋爱技巧学习中,学会之后就立刻把小厨师拿下。

蔡主厨表示,总觉得最近背后有凉风略过,一定是有人想要暗算我嘞!

晚安!

 

评论 ( 20 )
热度 ( 186 )
  1. 海与迟落梦自割大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