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阿基米德今天定档了吗

【勋兴衍生】【言溯x蔡明骏】亲爱的(八)

过渡章纠结了一小下。

小蔡想太多,言溯想太少。

言教授快下手了请组织放心!

继续求爱心求反馈么么么么哒!

ps:今天艺兴生日好开心(不对,更完文以后是昨天艺兴生日了哭泣)

————————

 言溯先生最近总觉得蔡明骏哪里不对劲。

林荫路谋杀案结束之后,蔡明骏身上产生了一点点细微的变化。

虽然他还是每天按时起床跟着言溯一起去晨间散步,也跟平时一样跟言溯一起吃饭……但言溯还是发现了他的不同。

比如,蔡明骏突然变得特别爱看书,每天泡在他的书房里,不叫就不出来。

再比如,蔡明骏每天蹲厨房的时间与日俱增……不是在厨房里做菜,而是,在角落里削土豆。

家里的仆人终于忍不住了,决定委婉的跟言溯表达抗议情绪:言先生,家里削好的土豆实在太多了,根本就用不完……虽然土豆不贵,但是这样批量氧化的确是很浪费的行为。浪费粮食是会受到主的惩罚的。

言溯把手里的卷宗放下,然后抬头看着仆人:所以?

仆人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所以,言先生是不是可以跟蔡先生说一下……让他别在那里削土豆了。

言溯仰起头看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说:“他喜欢就让他做吧。”

“啊?可是主……”

“我不信教的,怕主惩罚什么的……你跟我哥哥说也许更有作用,现在我要继续研究这个案件了,如果没别的事情的话,请……”

“好的,言先生打扰了。”仆人恭敬的鞠躬告退,带着欲哭无泪的表情。

蔡明骏此时此刻刚削完手里的一颗土豆,看到仆人姐姐后还打了声招呼,“姐姐你好啊!我又给你准备了好多食材呢!”

仆人真的要哭出来了。

 

言溯用最快的速度把手头的案卷分析整理完毕,然后把结论邮件给了NY警署的探员们。

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决定去找这些天不怎么正常的蔡明骏聊一聊。

然后他就看到了这一幕。

小厨师蹲在厨房角落里,虔诚地双手捧着一个土豆。

小厨师背对着他,所以他看不到小厨师的表情,但小厨师的话他却听得一清二楚。

小厨师说:“你真好看,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好看的人。唉,我真的是太奇怪了,怎么能喜欢上你呢,这是不对的我知道,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啊。”

言溯停住了脚步,甚至有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蔡明骏轻轻摩挲了一下土豆,说:“我喜欢你。……我爱你。”

言溯的眉毛皱在了一起。

“言先生怎么在厨房门口站着?”

这里的安静突然被仆人姐姐的爽朗嗓音打破,言溯的眉毛皱的更深了。

蔡明骏的手一滑,刚被他深情告白的土豆咕噜噜滚了下来。

蔡明骏还是背对着他们,但言溯清楚的看到,蔡明骏的耳尖已经变得通红。

言溯冲着仆人点头,示意她走开,然后就大踏步走到了蔡明骏身边。

小厨师蹲在那里小小一只,脑袋完全埋在胸前,整个人仿佛都变成了一只用耳朵盖住脸的小兔子。

言溯慢慢蹲下来,看着蔡明骏的发旋。

“蔡明骏。”

“我我我我不是变态!我我我哦……”蔡明骏紧张的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这窘迫的模样竟然让言溯觉得可爱极了。

于是言溯的嘴角以一个非常不显眼的弧度翘起。

他看着蔡明骏说:“那你先抬起头,跟我面对面的说话,人与人交谈时,看着对方的眼睛是基本礼貌。”

蔡明骏咬牙抬起头,他白皙的脸蛋早就红透了,甚至平时总是带着笑意的下垂眼里也含了一点水汽,嘴巴紧抿着,连脸颊上的酒窝都显了出来。

实在是,太想把他抱在怀里,然后亲吻他的酒窝了……言溯先生想。

但他还是保持着刚刚的状态,蹲在他面前,一副认真的洗耳恭听的模样。

“我真的……不是变态……”蔡明骏还是重复着刚刚的话,有点底气不足,言溯看出来他想低头,但又因为言溯刚刚的那段“礼貌”理论而硬撑着抬着脸。

言溯说:“你不用害怕。我都知道。”

“你……你知道?!”蔡明骏的声音陡然拔高。

言溯说:“我当然知道,我曾经跟你说过,我不会歧视任何一种恋情,只要他不是反道德也不会对社会安全造成威胁……”

蔡明骏吸了吸鼻子。

言溯接着说:“所以,就算你爱上了一个土豆,我也不会歧视你……世界上恋物的人不在少数,如果人们能用平等的……啊!”

言溯先生的话因蔡主厨的攻击而中止。

蔡明骏愤怒的捡起地上刚被他不小心丢掉的土豆砸上了言溯的胸口,他站起来气的一喘一喘的,“你才恋物!你全家都恋物!”

说完蔡明骏就转身离开了厨房,剩下言溯一个人坐在地上捂着胸口。

没想到小厨师还有那么一点暴力倾向……

但还是很可爱啊。

 

蔡明骏跑到自己卧室的时候,气还没消。

他把卧室门重重关上,然后又把自己整个人摔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嗯……还是躺着舒服,蔡明骏舒了口气。

然后他就又想起了言溯。

蔡明骏眯了眯眼睛,他怎么会喜欢上这个人呢?

这个人,冷漠又毒舌,心里只有分析和推理,脑袋里都是公式和密码,这个人,相信世间万物都能用科学来合理解释,这个人不相信任何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这个人,有骄傲的资本,也有自信的资本……更有以此来鄙视全世界的资本。

事实上,他蔡明骏和言溯应该是两道完全不可能相交的平行线才是,但是因为某些意外,他们本来互不相干的生活竟然有了交集,他们成了朋友,姑且算是朋友。

言溯愿意带着他去了解“属于言溯的”生活,言溯愿意让他进入“属于言溯的”领地……

但这些,就已经是全部了。

这些,就应该是全部了。

蔡明骏抬起手臂遮住自己的眼睛,所以,他又在奢求些什么呢?

他们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他们根本就不相配。

能配得上言溯的,应该是一个干练聪明,有着显赫家世的漂亮女人,而不是他这种除了下厨什么都不懂的小厨师……

蔡明骏觉得自己的鼻子有那么一点酸。

这酸涩是他从前从未体会过的,他一向乐观向上,就算被父母抛弃,就算被陆远师父刁难,就算被心爱的女孩拒绝,他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丧气过。

一股无力感把他团团包围。

他住在言溯这里,是因为有人委托了言溯,帮他寻找自己的母亲,这样来看,自己跟其他言溯的委托人似乎也没什么两样……那么言溯成功完成了任务以后呢?

自己的母亲找到以后呢?自己的安全得到了保障以后呢?

他和言溯,是不是就再也没有继续相处的理由了?

蔡明骏和言溯,还是会成为那两道平行线,两个世界的平行线,永远永远都不会再相见。

蔡明骏站起来走到窗边,现在是下午三点,是言溯坐在他家后院的藤条椅子上喝下午茶的时间,从这里往外看,刚好能看到坐在那里或者看书或者安静思考的言溯。

言溯果然准时出现在那里,然后坐到了椅子上。

午后的阳光柔柔的将言溯包裹,给言溯的黑发渡上一层淡金色。

蔡明骏靠在窗子上,默默的看着他。

他真好看啊,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

所以……是真的喜欢他吗?

蔡明骏这些天来第无数次质问自己,只是因为他好看的脸吧?如果单纯的因为脸,那就不是真正的爱他。

也许爱他只是一种错觉和暗示,蔡明骏又开始在心里否定自己了,过去的那么多年里,他都只喜欢香香软软的女孩子,实际意义上的初恋,也是给了彭佳禾,自己一直都是直男,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爱上一个男人呢?这一定是错觉吧。

但是……

每次被言溯关心时满溢的幸福感也是错觉吗?

每次因为言溯的靠近而骤然加快的心跳也是错觉吗?

每次一想到别离就翻涌上来的难过和无助也是错觉吗?

这些都不是错觉啊。

承认吧,蔡明骏。

你就是爱上他了,别再自欺欺人了。

蔡明骏咬着唇,拉上了窗帘。

就这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蔡明骏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言溯竟然就坐在他的床前看着他,一动不动的。

蔡明骏晃了晃脑袋,他看着言溯,心里很迷糊,是不是做梦啊,出幻觉了吧。

还是继续睡吧……

但眼前的这个“幻觉”明显不想让他再次入睡。

“你今天着凉了,所以有点发烧。既然醒了,就应该喝点水吃了药再睡。”

发烧……着凉……?

蔡明骏这才发现自己的头昏昏沉沉的,言溯皱着眉把手覆上了蔡明骏的额头,想为他试试温度……蔡明骏却立刻抓住了他的手。

言溯的手常年带着点冰凉,此时放在蔡明骏头上,让蔡明骏特别舒服……抓住言溯只是本能而已。

“我不走,你先放开,把水喝了。”言溯的语气有些急躁,他抽出手然后要拉蔡明骏起来。

蔡明骏的嘴一撇,一脸委屈。

他努力睁大自己的眼睛,看着言溯,说:“你就这么嫌弃我吗?第一次见到我就不让我碰你,现在也是,我都跟你说了我是厨师,很注意卫生,我的手一点都不脏,你为什么这么嫌弃我啊……”

病号的声音软软的,带着委屈和酸涩,甚至还有点哭腔。

这一切让言溯的心不受控的猛烈跳动起来。

他把水杯放在旁边,然后拉住的蔡明骏的手,他看着蔡明骏,无比认真的说:“我没有嫌弃你。”

然后他亲吻了蔡明骏的手背,这吻一路从手背绵延向指尖,似乎是为了证明什么,言溯甚至轻轻含住了蔡明骏的指尖。

“我真的,没有嫌弃你。所以,现在你可以喝水吃药了吗?”

他说什么蔡明骏都没听清。

蔡明骏只是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炸了。

 

TBC

言溯先生就是一个大写的杰克苏啊我发现

但是……

真的好喜欢!!/(ㄒoㄒ)/~~

评论 ( 16 )
热度 ( 199 )
  1. 海与迟落梦自割大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