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兴衍生】【言溯x蔡明骏】亲爱的(九)

高智商的人谈起恋爱效率就是高啊高

该出手时就出手,说拿下时就拿下,诶嘿!

————————————————

蔡明骏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现在他傻愣愣的坐在那里,手被言溯紧紧握住,指尖也被言溯含在嘴里,指尖和手上传来的温暖触感一点一点的遍布全身,最后直冲大脑。

“所以,现在你可以喝水吃药了吗?”言溯再一次放开他,把旁边的水杯端起来摆在他面前。

蔡明骏下意识的点头然后接过,乖乖的吃下了言溯递过来的药。

言溯就在他身边皱眉看他仰着头把水喝光,一言不发。

蔡明骏把杯子递出去的时候,脸色还是通红通红的。

言溯说:“药物见效不会那么快,你赶紧躺下休息吧。”

“谢谢。”蔡明骏道谢,然后赶紧躺下,整个人都缩进被子里,他现在完全不好意思看到言溯的脸,可言溯就在这里坐着,他想逃都没地方逃,只能暂时用被子遮挡视线了。

但言大学者明显不想让他做蜗牛。

他扯了扯被子,然后说:“蔡明骏,这样睡觉不但会影响睡眠质量,还会影响你的思考能力,把脸露出并保持呼吸畅通才是现在对你身体最好的做法。”

被窝里的小厨师纹丝不动。

小厨师正在拼命的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保持平常心好么平常心!在言溯眼里,他跟其他的“试验品”没什么两样,对了,言溯最近正在研究那个什么人类关系学,所以刚刚他的举动一定也是实验的手段,言溯只是单纯的想让他乖乖喝水吃药而已,言溯一定不知道刚刚那种亲吻有其他的别的含义,这涉及到生物学领域了他现在没有研究这一块。

所以蔡明骏你不要害羞了!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瞎想你还是个大老爷们儿吗?!

快!恢复正常!快!用平常心去面对!

小厨师做完了心理建设,深呼吸几次,然后把被子拉下来了。

言溯果然还在原处坐着,像雕塑一样。

蔡明骏挠了挠头,说:“谢谢你,我会好好休息的,嗯……明早肯定就好了,生病什么的实在太麻烦了。”

言溯点点头,然后站起来,“好的。”

他慢慢走到门口,忽然就回头看了蔡明骏一眼,刚好捕捉到蔡明骏盯着他看的目光。

“蔡明骏,你是……不想我走吗?”

这句对言溯来说非常平常的话,却让蔡明骏好容易平复下来的心跳又激烈跳动起来。

蔡明骏赶紧低头。

可是言溯还是走了回来。

蔡明骏感受到言溯的气息就在身边,觉得有些事必须要说清楚了。

“言溯……你……平时也会这么对别人吗?”

“嗯?”

“就是,为了让他吃药什么的,去吻他之类的……就很关心他之类的……”

“没有。”言溯斩钉截铁的打断了蔡明骏的话,“你是第一个。”

“啊?”蔡明骏不敢相信的抬起头,一双下垂眼瞪得老大,头上几根呆毛不听话的翘起来。

言溯看着他这样子,笑了。

他凑过去伸手摸了摸蔡明骏的头发,然后说:“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你……你…”蔡明骏又一次结巴,他实在不懂言溯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天才的脑回路是他这种普通人无法理解的,他尝试着用言溯的思维去思考他说这话的意义,却最终以失败告终。

蔡明骏绞尽脑汁想事情的表情尽收言溯眼底,言溯也不打断他,就保持着这样的表情和姿势看着蔡明骏冥思苦想。

蔡明骏吸了吸鼻子,说:“你这话……你这话很像表白。我们都只有表白或者结婚宣誓的时候才会说唯一什么的……”

说到后来,蔡明骏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他总觉得这样曲解言溯的话实在是太自作多情了,可是他又忍不住这样曲解。

言溯愣了愣。

这是……表白吗?

言溯放下了手,仔细看着在他面前低头的小厨师,有些想不通的事情突然就豁然开朗了。

第一次看到蔡明骏的时候,就发觉他对自己来说不一样。

不由自主的被他吸引,不受控的对着他笑,虽然他和自己并没有太多共同话题,却愿意为了跟他多聊一会儿主动去迎合他的话题。

想要保护他,想要帮助他找到母亲。

把他留在身边,早就不是单纯为了保证他的安全了吧?

看着他从前喜欢过的女孩儿,也会产生一种名为“吃醋”的幼稚心理。

有些事实的真相就这么显而易见,只要稍微思考就能明白所有一切。

这种感情,其实言溯都懂,只不过以前都被他刻意忽视掉了而已。

爱情代表着冲动,代表着不理智,代表着影响正确的分析推断,所以言溯从前排斥这种“庸俗的感情”。

但现在呢……就算忽视,就算排斥,他也的确是对小厨师动了心。

就算他永远不挑明,小厨师也依然可以让他变得不理智,小厨师已经影响到了他的理论和学科研究,所以……这时候还在硬性忽视这种感情实在是太愚蠢了。

于是言溯笑的更愉悦了,他凑过去把小厨师整个搂在怀里,“不是像表白……”

蔡明骏的脸紧紧贴着言溯的胸膛,言溯说话的时候胸腔微微震动,震得蔡明骏的脸有点酥麻。

“我的确是对你存了喜欢的心思,不是普通的人与人之间的喜欢,而是那种,想要把你绑在身边一辈子的喜欢。”

这种能纠结蔡明骏很久很久的话就这么被言溯轻飘飘的说了出来。

他说的太过轻松,导致蔡明骏一点被表白的实感都没有。

蔡明骏整个人都呆愣在了那里,本来就不短的反射弧此时此刻更像是下线了一样。

言溯得不到小厨师的回应,心里有些疑惑,他轻轻的把怀里的小厨师往外挪了挪,“蔡明骏?你接受我的告白吗?”

蔡明骏看着言溯真诚的脸,又吸了吸鼻子。

“你跟谁学的这种话啊,你不是没谈过恋爱吗?你怎么说的这么熟练啊。你是不是之前撩过很多人啊?我一定不是第一个吧!”

“……”言溯看着面前质问自己梗着脖子的蔡明骏,一双好看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蔡明骏看着眼前的言溯,再次由衷的感叹了一次:这人太好看了。

“这种话不用跟谁学,我从小到大看过很多书,很多‘闲书’,所以并不是只知道学术讨论的书呆子。说的熟练是因为,我毕竟智商比较高,有些事情完全可以无师自通,至于我的从前?我的情感经历一片空白,不信你可以找我所有的亲朋好友问问清楚……我一直觉得恋爱这种事情,浪费时间,浪费精力,影响推理影响理智,是完全没有必要存在的事情……”

言大学者的恋爱学演讲的最后几句让蔡明骏心里很不开心,他盯着言溯抿住了嘴巴,有点委屈的意思。

“但你例外。”言溯专注的盯着蔡明骏的眼睛,轻轻松松的让蔡明骏心头的委屈烟消云散。

这是第二次的“但你例外”了。

每次都让蔡明骏的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跳动。

言溯凑过来再次拥住了他,“所以,你接受了吗?”

“我比你先动的心,言溯先生。”蔡明骏的声音闷闷的。

言溯说:“那也说不准。”

“额……”蔡明骏觉得在这种问题上跟言溯争论实在是有点幼稚,所以他决定闭嘴安静的享受被言溯抱着的时间。

“所以,小厨师,我现在可以吻你了吗?”

言溯的声音平时清清冷冷,这时却带了些热度,他一本正经的询问蔡明骏的意见,这让蔡明骏有些不好意思。

这会儿还问什么啊!难道不是直接就亲过来吗!电视剧里的霸道总裁都是这么演的!

蔡明骏觉得言溯这个人实在太不爽快了,于是他推开言溯坐直了身子,把双手搭在言溯的肩膀上。

言溯看着面前这个脸色泛红的小厨师有点懵。

这位天才发蒙的样子让蔡明骏心里莫名舒爽,于是他笑着凑了过去,准确无误的吻上了言溯的唇。

“……”

被小厨师抢先了呢。

言溯先是呆了一下,就立刻投入到跟蔡明骏的亲吻当中去,并在两分钟内迅速掌握了接吻的技巧以及主动权,毕竟蔡明骏现在还是个病号。

哦……对,蔡明骏现在还是个病号。

言溯压下自己生理上的燥热,依依不舍的放开了蔡明骏的唇。

“嘿嘿嘿,感觉怎么样?”被他吻得气喘吁吁的小蔡竟然还有兴致反过来笑呵呵的问他的感觉。

言溯的眸子沉了沉,再次俯身,吻上了小厨师的酒窝。

“感觉还不错,以后可以多来几次。”

蔡明骏的脸又红了。

刚刚那小嘚瑟的样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总觉得他似乎打开了言溯身上的某种开关了呢……这感觉,也太酸爽了。

竟然就这么在一起了?

嗯,在一起了。

TBC

给第一次谈恋爱的言溯跪下了。

顺便为小蔡祈祷

上蔡什么的……应该不远了吧【远目】

评论 ( 10 )
热度 ( 180 )
  1. 海与迟落梦自割大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