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兴衍生】【言溯x蔡明骏】亲爱的(十一)

求反馈求爱心!

到底啥时候上蔡,这是个问题……【思考ing】

以下正文

 ——————

晚上八点,蔡明骏还是乖乖的洗了澡换了睡衣抱着被子进了言溯的卧室。

言溯戴了一副金丝眼镜,穿着睡衣坐在卧室里的书桌旁,注意力全都在他面前的那本特别厚的书籍上。

蔡明骏轻手轻脚走进去,突然就有点手足无措。

这是他第一次进入言溯的卧室。

言溯卧室的风格跟言溯这个人一样,简单而不失优雅,每一处小细节都在彰显着房间主人的身份和性格。

蔡明骏的目光从上到下迅速扫了一遍,最后视线停留在言溯卧室正中的那张大床上。

言溯的床看上去就很舒服的样子,空间很充足,感觉三四个成年人在上面滚来滚去也绰绰有余。

蔡明骏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嘿嘿,这样的话就不怕尴尬了,如果觉得距离太近会不自然,他就可以往外凑一凑,反正这么大的床,随他怎么折腾。

他还在那里思考“尴尬情景下的解决方式”,言溯就已经走到他面前。

言溯刚刚摘下了眼镜,一双浅棕色的眸子跟平时一样定定的盯着蔡明骏的脸,带着蔡明骏根本就无法忽视的热度。

“来了怎么不叫我。”言溯伸手把蔡明骏怀里抱着的被子接过,然后很自然的放到了自己的大床上。

“我看你在认真看东西啊,怕打扰你。”

这倒是真心话,蔡明骏总怕自己会打扰到言溯的正经事。

“你不用怕打扰我。”言溯回答,“你跟其他任何人都不一样。”

蔡明骏的鼻子又有点酸了。

“你习惯睡左边还是睡右边?”言溯再一次盯着蔡明骏的脸发问。

“我我我……我随意……”蔡明骏一紧张就结巴,这会儿面对着言溯的这种问题,脸莫名其妙红了一个度,心脏又开始“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蔡明骏觉得自己这样特别没出息,特别不爷们儿……但他根本就控制不了。

言溯貌似很喜欢他脸红的样子,这会儿看他脸又红了,也露出了点笑意,他伸手把蔡明骏拉到自己身边,然后轻轻的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你随便看看,我去洗澡。”

“哦……”蔡明骏连头不敢抬了。

很快,言溯浴室里的水声就哗啦啦的传来。

蔡明骏感觉自己完全没法冷静,想着想着就想到乱七八糟的事情上了。

他往浴室的方向看了看,然后又强迫自己收回目光。

话说回来,他还没看过言溯的肉体呢……诶,在想什么啊。

蔡明骏拍拍自己的脸,决定深入了解一下言溯卧室的内部构造。

他说自己可以随便看……那桌子上的东西也可以吗?

蔡明骏去桌子旁转了一圈,到底还是收起了好奇心,每个人都有隐私,其他人应该尊重的隐私,就算是恋人之间也必须有所保留,这点道理蔡明骏还是懂的。

于是想来想去,最适合他的位置还是那张柔软的大床。

蔡明骏乖乖的把自己裹进被子里,然后拿过自己的手机。

身为一个在家里就特别宅的网瘾少年,蔡明骏表示好几天没打手游还有点心痒痒。

随便点开其中一个图标,蔡明骏就默默的投入到了游戏争斗中……由于太入神,连身边的床铺凹陷了一下都没发现。

“这种姿势玩手机,你不会累吗?”言溯的声音突然传来,蔡明骏手一抖,手机直接砸到了脸上。

蔡明骏被砸的“哎呦”一声,眼圈都红了。

言溯忍着笑把手机从他脸上拿走,然后就着这个姿势看蔡明骏被砸的委委屈屈的小脸。

“对不起,吓到你了。”

言溯在道歉,虽然看上去并不是那么真诚,但蔡明骏还是觉得挺舒服的。

于是他蹭啊蹭的坐起来,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你怎么突然就出来了,一点声音都没有!”

“是你太入神了。”言溯随手撩了撩刚洗过的头发。

蔡明骏这才发现言溯这时候是裸着上身的。

“……你头发还没擦干呢……”蔡明骏的声音莫名减弱。

言溯皱着眉,“我不太喜欢擦头发,也不喜欢用吹风机。”

“那我帮你擦?”蔡明骏不由自主咽了口口水,颤颤巍巍提出请求。

言溯平时看起来高高瘦瘦,不怎么结实,没想到脱了衣服这么有料,蔡明骏已经开始不由自主的拿自己的胸肌和言溯的胸肌做对比了。

可惜蔡明骏一直对这个东西没什么概念,思考了三十秒后并没有比出什么结果。

言溯看着蔡明骏认真请求的表情,心情很愉悦,“好啊。你去浴室把毛巾拿来吧,谢谢。”

“不……不客气。”蔡明骏连滚带爬下了床。

他穿的是前两天彭佳禾给他寄过来的绵羊睡衣,这时候跑去浴室,身后的小绵羊尾巴还一颤一颤的,特别可爱,显得屁股……特别翘。

言溯的眸子暗了暗。

很快蔡明骏就拿着毛巾出来了,小绵羊的睡衣连体帽子被他好好的戴在头上,只能看到一张白里透红的脸。

言溯挑眉,说:“小厨师,你总脸红。”

蔡明骏一听,脸更红了。

他有点恼羞成怒的跪坐在言溯面前,直接把毛巾盖到了言溯头上。

言溯的脸被毛巾挡着,蔡明骏看不到他的脸,心跳才稍微平复了一点。

“谢谢你,从小到大,你还是第一个给我擦头发的人。”言溯的手慢慢攀上蔡明骏的腰。

蔡明骏的手顿了一下,他突然就有点心疼。

面前这个从小就智力超群的天才,一定没什么人理解吧,一直都是自己孤孤单单长大的吗?

而且生于大家族,家长的宠爱肯定不会放在这个不讨喜的孩子身上吧。

想到这里,蔡明骏手下的动作更温柔了点。

言溯闭着眼睛,专注的享受来自恋人的服务。

鼻子里是恋人身上的奶油香气,耳畔是恋人有力而又平稳的心跳,手里是恋人柔韧的腰……言大教授突然就开始心猿意马。

过去的二十几年,他一直过得都是苦行僧般的生活,对这方面完全没有欲望,他甚至还一直对那些“用下半身思考的生物”嗤之以鼻。

可是,此情此景之下,言溯却发现,有些事情真的没法用理智来控制。

比如现在,他已经开始想要用下半身来思考问题了。

蔡明骏没有发觉言溯的变化,他还是一点点的擦拭着言溯的头发,可能是觉得这安静的气氛有点压抑,于是他决定找点话说。

“言溯,我答应你,以后我都给你擦头发。”

“嗯。”言溯的声音比平时沉了一些,可是蔡明骏并没有听出来。

他又安安静静的擦了几分钟,然后就把毛巾拿了下来。

言溯的头发被他擦的有些凌乱,但平时总是梳上去的刘海也因此散在了额头上,让言溯看起来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仿佛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少年。

蔡明骏被言溯的这个造型萌的倒地不起,他又伸手过去揉了揉言溯的头发,“哎呦喂你这样好乖好可爱!”

言溯说:“你喜欢?”

“嘿嘿嘿超喜欢!我先去把毛巾放好!”蔡明骏美滋滋的又跑开了。

言溯眯着眼睛看那人睡衣后的小尾巴,喉结动了动。

“言溯弟弟,果然是造型的缘故哦!”蔡明骏蹦跶着跑上床,继续沉浸在言溯的“幼齿造型”中无法自拔,小酒窝调皮的跑出来,根本就没有回去的意思。

言溯弯弯唇角,“你的睡衣也很可爱啊。”

蔡明骏楞了一下,然后有些怨念的把睡衣帽子往下拉了拉,把眼睛挡住,“都怪佳禾那丫头,我说帮我搞一套睡衣,谁知道她就给我买了这么一套……我又没法不穿……”

“不穿也可以啊,我就不爱穿衣服睡觉。”

“啊?你不爱穿衣服睡觉啊?”蔡明骏抬头看着他眨巴了一下大眼睛,“你现在是全裸吗?”

“对啊。”言溯回答的特别理所应当。

蔡明骏无言以对。

言溯往他身边挪了挪,“你不喜欢吗?”

“我……”蔡明骏脸憋得通红,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答。

难道要他回答说“我好喜欢你果体啊”吗?

开什么玩笑哦!

言溯突然把蔡明骏整个都搂在怀里,脸也埋在他颈窝中。

饶是蔡明骏的反应再迟钝,他也还是感受到了言溯不同于平时的灼热呼吸。

那气息每一次都重重的喷在他的敏感带,让他有些不安。

“言溯……我脖子被你搞的有点不舒服……”蔡明骏小小声的抗议。

言溯听到他这话,反而在他脖子上亲吻起来。

这亲吻实在太过火热,蔡明骏甚至能感受到那人的舌尖经过自己脖颈时留下的湿热痕迹。

“言……言溯……”

蔡明骏的声音变得有些惊慌。

因为言溯修长漂亮的手正默默的解开他睡衣的扣子,然后理所当然的往衣服里面探去。

“小厨师……可以吗?”就算这种时刻,言溯还是保留了他的绅士风度。

言溯的手掌下就是他的胸口,言溯完全能贴着他的皮肤感受到他的心跳。

蔡明骏有些腿软。

“我……还没有准备好……”蔡明骏咬着下唇,闭上了眼睛。

在胸口游弋的手停下了,言溯默默把手从他睡衣里拿了出来,然后凑过去在他唇上轻轻一吻。

“好的,我尊重你的意见,等你准备好了请告诉我。”说完言溯就站起来走向卫生间。

蔡明骏还在刚刚的失措中没回过神来。

那样抚摸他亲吻他的言溯……真的性感的要命。

颈窝里的热度仿佛还在,蔡明骏不情愿的发现,刚刚被言溯那么一折腾,自己也硬了。

真的是…太羞耻了。

蔡明骏默默扣好了自己小绵羊睡衣的扣子,决定还是偷偷溜回自己的卧室……先处理一下生理状况。

这样等会儿一起睡的时候才不会尴尬嘛,是不……

看来关于这方面的知识真的要开始了解起来了,蔡明骏心想,关键时刻掉链子什么的,只掉一次就足够了!

 

TBC

……到底要不要这么快吃掉……

是一个问题……

本来没想进展这么快的……

后来一想,反正这俩也没几天好日子过了,还是啥啥的都抓紧点儿吧,嗯……

起码在出事儿之前让两位小盆友都吃个饱啊【泥垢】

(最后两句是闹着玩儿的)


评论 ( 35 )
热度 ( 197 )
  1. 海与迟落梦自割大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