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兴衍生】【言溯x蔡明骏】亲爱的(十二)(走了一部分链接)

本章吃蔡

吃一点点小蔡

刚刚被tag屏蔽了所以重新走一次图片链接【虽然我真的觉得很清水没什么可以和谐的哭泣】

————————————

蔡明骏是被身边人的喘息声惊醒的。

凌晨三点钟,整个房间里都黑漆漆的,寂静无声,言溯的梦呓便愈加清晰。

蔡明骏伸手打开了床头上的照明小灯,然后他就看到了言溯紧皱眉头,流着冷汗,浑身发抖的模样。

在他面前,言溯一直都是无所不能的、都是强势的,他从来都没见过这样的言溯。

似乎有惊慌和恐惧占据了他的所有大脑,让他只能像一个无助的孩子那样颤抖着抓紧了被子。

蔡明骏知道言溯是做噩梦了。

没有过多的思考,他赶紧把言溯搂在怀里。

那人的气息平稳了些,抓着被子的手也慢慢松开了力度。

蔡明骏从心底涌起一股心疼,他轻轻把言溯的手握住,然后跟他十指相扣。

无所不能的天才言溯,也会做噩梦吗?这个噩梦是不是已经困扰了他很长时间,如果他没有在今晚搬过来住的话,言溯是不是打算一直这样自己默默吞咽这可怕的梦魇?

蔡明骏的心抽痛着,仿佛已经感知到了言溯噩梦的内容。

他一直轻轻拍着言溯的后背,终于言溯的呼吸真正平缓下来,皱紧的眉头也慢慢松开,蔡明骏面对面的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凑过去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吻。

晚安,言溯。

凌晨四点钟,还能睡个回笼觉,蔡明骏把床头灯关上。

房间再一次陷入黑暗。

言溯的手臂却在这黑暗中伸过来,重新把他揽进自己怀里。

蔡明骏一愣。

然后他就听到了言溯在他耳边压低的声音:“谢谢你,小厨师。刚刚做噩梦……吓到你了吧?”

“你醒了?”

“嗯,醒了……”言溯又把蔡明骏的头往自己胸前按了按,蔡明骏能清晰的听到言溯的心跳,沉稳而有力。

“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问题想问吧。”

“如果你不愿意说,我就不会问。”蔡明骏吸了吸鼻子,让言溯身上的好闻味道充斥自己的鼻腔。

言溯沉默了一会儿,再一次打开灯。

蔡明骏能清晰的看到言溯近在咫尺的英俊面庞。

也许是因为夜晚能让人轻易卸下心房,言溯的眼里甚至还露出了一丝脆弱。

言溯看着面前一直认真盯着他的小厨师,叹了口气。

“之前我协助处理过一个案子,结果跟S.P.A组织扯上了关系。这中间牵扯的线索太多……总之,最后我就成为了组织头目的第一抓捕对象。他们的抓捕行动很成功,我真的被spa组织囚禁过一段时间,那些人都是智力平庸的普通人,所以折磨人的手段也不过就那么几种,不值一提,后来,在朋友的帮助下,我还是逃出来了,之前那个组织头目也已经被警方击毙……休养了一段时间以后,我又重新做起了本来的工作,比如做一个刑侦顾问。”

言溯的声音不带有什么感情色彩,没有一丝波动,这让蔡明骏有种他其实是在讲一个别人身上的故事的错觉。

当时言溯被囚禁的时候,到底经历过怎样的折磨?怎么可能如他所说的一般“不值一提”,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这么强大的言溯又怎么可能被这种噩梦折磨了这么久。

言溯的性格又怎么会允许自己跟别人示弱,那些折磨的手段一定已经深深嵌入他的脑海深处,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就爬出来吞噬他的意志。

蔡明骏的手有些抖,他慢慢抚上言溯的脸颊,说:“以后我都会在你身边……让我来帮你,把那些都忘掉……”

蔡明骏的眼眶通红,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

言溯的内心仿佛被眼前人的温柔填满,他的眉眼也慢慢变得柔和,“别哭,小厨师,你看,我现在好好的在你身边,我们也都好好的在一起,那段日子早就过去了……”

“可是……可是我……我妈妈……”蔡明骏真的不想哭的,可是言溯这时表现的越坚强他就越忍不住自己的眼泪。

言溯说:“包在我身上,虽然你母亲也许会和S.P.A扯上关系,但S.P.A的组织头目早就被击毙,群龙无首,形势已经跟一年前不一样了。蔡明骏,相信我。”

“我不希望你再受伤。”蔡明骏的手环住言溯的脖子,把脸也埋在他的颈窝里,“我怕。”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言溯轻抚着蔡明骏的后背。

蔡明骏觉得自己太没出息了,明明是来安慰言溯的,结果现在又要言溯反过来安慰他。

言溯的怀抱温暖而有力,这安全感让蔡明骏慢慢安下心来。

“蔡明骏,现在我身边有了你。所以之前的那些阴影也一定会慢慢离我远去。我会保证我自己的安全,也会找到你母亲的下落……找到她以后,我还要在她面前正式提出对你的请求……”

“什么请求?”

“结婚请求啊。”

“啊?”蔡明骏吓了一跳,他坐直身子拉开与言溯的距离,“结婚?”

“是的,世界上允许同性恋人结婚的国家有很多。”言溯一脸正经的看着他,仿佛这是非常理所应当的事。

蔡明骏的脸上又慢慢升上一层红晕,这算……求婚吗?

他们才刚刚确认关系半个月,言溯真的是……太有效率了吧。

言溯说:“如果你不愿意,我们也可以慢慢来。我会为你认真准备一个求婚仪式。”

“啊问题不是这个啦,我是个大男人,也不在乎那些……”

“那就是说,你一定会答应我的结婚请求?”言溯抓重点的能力一直让蔡明骏自叹不如,“那么……现在是美国时间凌晨五点半,我们继续睡个回笼觉怎样?”

“你今天不用出去工作吗?”

“现在对我来说,抱着你睡觉更重要。”言溯直接躺倒,然后拉着蔡明骏躺在了他身边。

蔡明骏配合的窝在他怀里,一股睡意袭来,他很快就睡着了。

而言溯也睡得很安稳。

这是这一年以来,他睡的第一次安稳觉。

 

以防万一,走一波链接

 

TBC

————

耶嘿,吃完了就可以开始狗血了

不知道会不会被和谐……我觉得我写的特别含蓄,特别不露骨,应该没啥可和谐的吧……

评论 ( 12 )
热度 ( 156 )
  1. 海与迟落梦自割大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