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兴衍生】【言溯x蔡明骏】亲爱的(十四)

大家好,最近都没时间码字,有没有很想我,所以我回来了【滚】

以及三轮车终于开完可以狂洒狗血了好开心!

继续求各种反馈,感恩~

以下正文

————

第二天一早言溯就睁开了眼睛。

前一天的他睡得十分安稳,怀里抱着的小厨师显然睡得也不错。

蔡明骏现在还没醒,脸埋在言溯怀里,仿佛一只害羞了的小兔子。

言溯的心微微颤了一下,他凑过去在蔡明骏脸上轻轻一吻,然后在心里说了句:早安,小厨师。

外面的阳光透过窗帘洒进房间,言溯却懒洋洋的,一点要起床的意思都没有。

言溯很珍惜这种和心爱的人睡在一起的美好早晨。

他跟从前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比如,以前的言溯会觉得这样在美好的早晨躺在床上是在浪费时间,但现在他却觉得离开蔡明骏才是浪费时间。

突然就理解了中国古诗里那句“从此君王不早朝”是什么意思……虽然他只是个玩密码破案的。

可惜,言溯的工作性质并没法让他完完全全的享受这样一个完整的安静的早晨。

电话铃响起的时候言溯的眉皱了皱。

他伸手过去很快接过电话,怕刺耳的铃声吓到还在睡梦中的蔡明骏。

“喂,你好。”

言溯压低了声音,语气里带着礼貌和疏离。

对面的警方显然很焦急。

“S.A. 第一起命案发生在昨天凌晨一点钟,本来以为只是个普通的杀人案,但是就在凌晨四点,在距离第一起命案发生点三道街的距离,又发现了一具尸体,死状和第一起一模一样,只是有些微的差别……第三具尸体是早上七点钟发现的,在另一个不远的街道,整个尸体被折叠塞进编织袋里,是由清洁工人发现的,法医正在对尸体进行检查。”

“所以?”

“言溯先生,我们分析,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凶手还会持续作案,所以,NY警署正式向您发出求助请求!”

“好的,我知道了。”言溯坐起来,然后伸手拿过衣服,“等会儿我立刻开车过去……”

“言先生,我们的车已经在门外等您了。”

言溯面无表情的挂了电话,然后用最快时间将自己穿戴整齐。

纵使蔡明骏睡得再熟,这时也已经醒来。

他迷迷糊糊坐起来,眼睛还没睁开,头发有点翘翘的,这样子软糯可爱,让言溯被案件打扰的烦躁心情稍微平复了一点。

他走过去在蔡明骏唇上吻了一下,“小厨师,我得出去工作了。”

蔡明骏挠挠头,“啊……”

“晚上,想吃你亲手做的饭,好吗?”言溯盯着蔡明骏的脸。

蔡明骏被他盯的不好意思,于是低下了头,“好啊,那你早点回。”

言溯点点头,便穿上了自己常穿的风衣外套出门了。

果然NY警署的警车就停在他的别墅门前。

言溯一言不发上了车,坐在前面副驾驶位置的又是OVEN探长。

言溯说:“可以在前往案发现场的路上,跟我简述一下案情,oven。”

探长叹了口气:“第一具尸体,是晚上值夜班的同事发现的,死者是一名酗酒的流浪汉,死因由法医判定为腹部中刀,失血过多,当时大家都猜测,是因为酗酒之后神志不清,和街上的地痞流氓产生了冲突,本以为是一起普通的斗殴命案,但是过了三小时,就发现了另一具尸体,死者是一名独居的离异主妇,也是腹部中刀;接下来被装进编织袋里的尸体,除了被人特意包裹抛弃外,其他也跟前两起一样……”

“腹部中刀,失血过多?”言溯打断了探长的叙述,“法医已经为你们提供了体检报告,是用同一种利器所致?”

“不……不是的,虽然都是腹部中刀,但不是同一种利器……”探长又擦了擦脑门里的汗,“我们判断是连环杀人案,是因为每一具尸体的角落,都刻了一个英文字。”

言溯的头偏了偏,这是他认真倾听的表现。

探长说:“一号尸体的耳后,刻的是‘U’,二号尸体的脖颈后,刻的是‘are’,三号尸体的后腰部,刻的是‘my’,‘u are my’……我不认为这是巧合。”

言溯的眸子沉了沉,“这是一种暗号,你应该庆幸是这三个字,起码接下来的被害人也许我们可以解救……”

他话还没说完,探长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Oven接过电话的一瞬间表情就凝固了。

很快他放下电话,看着言溯,说:“来不及了,第四具尸体已经被找到了,在枫叶街。”

言溯的脊背绷直,“知道了,现在立刻去现场。”

本来前往三号现场的车紧急调转方向前往了四号案件的发生点枫叶街。

凶杀现场就在枫叶街186号,这本是一家摄影馆,死者就是摄影馆的主人。

言溯埋进案发现场,刺鼻的血腥味让他皱了皱眉。

已经有警方的痕检员和法医进去勘察,整体的环境还是保持着最初的状态没变。

大家都知道言溯在每一起案件中起到的重要作用,所以他作为非警方人士进入第一现场并没有被阻挠。

言溯接过oven递过来的口罩和一次性手套,仔细认真的为自己戴上。

然后就进入工作状态检查起来。

摄影馆的主人是一个独居男人,经营这家摄影馆已经有五年,此时此刻他正满身是血的躺在自家的客厅里,一双眼睛还张开着,似乎是不敢相信竟会被人杀死。

法医的第一鉴定报告很快就拿出来了,“死者死亡时间在一小时以内,也是被利器伤在腹部,跟前三起不同的是,这次嫌疑犯的作案手法更加残忍,死者的内脏已经被搅碎了。”

言溯点点头,“外部有留下什么字母吗?”

“在死者的大腿处,发现了一个字,‘medie’。”

“medie……”言溯抬头思考了几秒钟,“这些人都是无辜的受害者,凶手真正的目标并不是他们,凶手只是想通过这些人的死亡,逼那个他想要战胜的目标出来而已。”

“这……”

“这些字,明显就是凶手给出的所谓密码。”言溯转头面向探长,“oven,我想问一下,前几具尸体被发现的地点以及确切的死亡时间。”

“一号尸体在市中心的垦丁小道上被发现,死亡时间是昨夜晚上十一点左右,二号尸体在林荫路的住宅区,死亡时间是凌晨三点,三号尸体在休士顿大街的垃圾箱里被人发现,死亡时间早上六点,四号尸体……也就是这具,是在枫叶街,死亡时间判定为早上八点……”

“所以,凶手选择死者,是由市中心向郊区扩散,枫叶街已经濒临市区边缘,受害者的社会地位也越来越高,从流浪汉到离异主妇再到摄影馆老板。他的作案时间显然也是有规律的,”言溯的心脏跳动的速度突然加快,“一号和二号死亡时间相隔四小时,二号和三号相隔三小时,三号和四号相隔两小时,那么……也就是说,五号受害者现在已经遭遇毒手了。”

言溯的话戛然而止,他转头盯着oven探长,“赶快派人去坚尼街196号,据我所知,哈顿家族的小儿子在那里独居。”

说完言溯就迈开步子走了出去。

“那你呢?!”oven探长跟在他身边气喘吁吁。

言溯说:“借我一辆警车,我要回家。”

“回……回家?”

言溯已经没心思去回答他。

You are my medie。

这句完整的句子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心就已经不平静了。

他突然想起一年前的所有遭遇。

……

Medie,angel,life,S.A.

你应该死去,你怎么可以逃出来,还活的这么好?

你把我送进地狱,那么就每天祈祷我死在里面吧。

否则,当我出来,我就会向你报复。

无辜的路人也好,你最看重的人也好。

他们都会因为我对你的仇恨而被我折磨致死。

一直都胸有成竹高高在上的天才,露出绝望的表情会是怎样的一番美景呢?

我,很期待。

……

那人扭曲的被血覆盖的脸仿佛还在自己眼前,那人被火灼烧的嘶哑难听的嗓音也仿佛就在自己耳边。

从市中心开始,一点点的逼近自己的住处。

从普通的流浪汉开始,一点点的接近自己最心爱的人。

言溯怎么都不相信,那个怪物竟然活了下来,更不敢相信……在自己刚刚发誓要和小厨师共度余生的时候,所谓报复就这样展开。

言溯的眼睛开始充血,他脚下更加用力的踩上了油门。

蔡明骏,蔡明骏……

你等我。

 

言溯走后,蔡明骏也没了继续睡下去的心思。

他先是爬起来洗了个战斗澡,然后换上了自己的便服。

这些都是彭佳禾给寄过来的,说是给他精心挑选让他一定要穿。

蔡明骏嫌弃的看了一眼眼前奶白色的连帽衫,还是一咬牙套上去了,额……这连帽衫背后还带了个毛茸茸的兔子尾巴。

现在的小姑娘都是什么审美啊?之前不还吐槽他奶了吧唧的吗?

蔡明骏挠挠脑袋,然后进了餐厅。

餐桌上早就摆好了言溯家仆人准备好的营养早餐,蔡明骏美滋滋的坐在那儿,先是喝了满满一大口牛奶,然后他就抬头看到了对面空空的椅子。

心里有点不开心。

以前这时候言溯都是陪着自己坐在对面吃早餐的。

虽然言溯吃饭的时候并不爱说话,有时候还会边看报纸边吃,但蔡明骏就是打心眼里觉得言溯帅,就算不搭理他也很帅。

看帅哥吃饭胃口好,秀色可餐这种事情不是说说而已。

很快解决了早餐,蔡明骏突然觉得不知道干什么了。

其实在他和言溯没在一起之前,言溯也经常就把他一个人丢家里出门工作,那时候蔡明骏也没觉得多孤单寂寞冷。

果然啊,谈了恋爱的人就是矫情,甭管男人女人。

蔡明骏自嘲笑笑,决定继续埋头进入言溯的书房,好好钻研科学文化知识,为以后和言溯拥有高大上的共同语言而继续努力。

随手拿起一本犯罪心理学的专业书,蔡明骏就看了起来。

还没看几页呢,蔡明骏就听到了院子外面有停车的声音。

蔡明骏脸颊上的小酒窝微微露出。

嘿嘿,言溯工作竟然结束的这么快,这么早就回家来啦!

他兴冲冲的往外走,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落在卧室里的正在振动个不停的手机。

手机上,“言溯”两个大字分外显眼。

蔡明骏还特意用了一张他们俩的合影做了言溯的呼入头像。

照片上两人笑的特别甜。

 

TBC

啊……是不是节奏有点快,大boss这么早就出来了多么的没意思……

其实这位并不是大boss【望天】

以及:文中出现的地名都是我瞎编的,大家随便看看吧,就当是平行世界好了,祝看文愉快,下次见!

评论 ( 24 )
热度 ( 152 )
  1. 海与迟落梦自割大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