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兴衍生】【言溯x蔡明骏】亲爱的(十五)

上一章把你们吓着了吧嘿嘿嘿

以及……这篇文还是会偏谈恋爱的【望天】

以下正文。

——————

“小蔡先生,请等一等。”

蔡明骏突然被言溯的仆人叫住,他有些诧异的回过头。

自从自己搬来言溯这里,这位仆人姐姐就几乎没主动跟他说过话,几次搭话也是与做饭相关的,像这样突然把自己叫住算是第一次。

仆人的表情带着一些惊慌,她往前迈了一步,“早上言先生出门没开车,门外车子的声音也不像是警车。”

她压低了自己的声音,确保只有小蔡能听到。

蔡明骏的心脏快速跳动起来,“那……?”

仆人说:“先回言先生的卧室等一等吧,我知道言先生也许等会儿就会回来,如果真的有不对,他一定会很快就回来。”

蔡明骏点点头,这些天恶补的专业常识并没有成为无用的东西随便占据大脑,蔡明骏的脑袋里瞬间闪过了几种可能。

蔡明骏下意识的掏了掏口袋,这时候才想起来手机被落在卧室里了。

他朝卧室走了几步,突然想到了些什么似的回头对着仆人说:“姐姐,你呢?”

蔡明骏从来都是这么善良的人,仆人有些动容。

但她还是很快稳住了情绪:“我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小蔡先生不用担心。”

蔡明骏重重点头,然后进了房间。

 

拿起手机才看见言溯的几个未接来电。

蔡明骏心里焦急又愧疚,赶紧拨了回去,那边的言溯几乎是一秒不到就接通了电话。

“言溯……”

“你现在在哪儿?”言溯的声音透着急切,让蔡明骏也不由自主的提高了语速。

“我还在家里,现在在卧室里,院子里来了不速之客,仆人姐姐就在楼下大厅。”

“很好,我马上就到家了,无论外面出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去。”言溯似乎放心了不少,声音恢复了一贯的冷静。

“好……”

蔡明骏的话没说完,就听到了楼下异样的声音。

先是东西摔打,接着是激烈的打斗,最后是……

“砰”的一声枪响。

蔡明骏的额头上有冷汗丝丝冒出。

枪声很大,言溯在电话里都清楚的听见了,他说:“蔡明骏,无论发生什么都别下楼。”

蔡明骏麻木地点点头,点头过后他才意识到言溯看不到。

“蔡明骏,你答应我。”

“好。”蔡明骏的喉咙里终于发出声音,这声音带着一股难掩的嘶哑,听起来仿佛是一个陌生人。

放下手机后,蔡明骏乖乖坐在了床上。

刚刚那声枪响过后,楼下就重新恢复了寂静,蔡明骏的眼眶红红的,额头上的汗也越来越多。

他几乎能猜得到楼下刚刚发生了什么,但他却不愿意相信。

门外有人经过。

那人的脚步十分有力,一下一下,每一下都像是踩在了蔡明骏心里。

门外的人似乎正在寻找他的存在,蔡明骏清楚的听到那人正慢慢的拉开一扇一扇房门,寻找他的足迹。

有些门没锁,那人就轻松推开进去搜寻,如果遇上了锁上的门,那人就会粗鲁的把锁破坏再进去找。

很快,那人就来到了蔡明骏所在的卧室门口。

蔡明骏手指无意识的紧抓着床上的被子,眼睛直直的盯着反锁的门。

那人先是拧了一下把手,发现拧不开后就开始撞门,听起来没有章法,却让蔡明骏心跳如擂鼓。

他的脑袋里一片乱麻,想瞬间思考出一个解决方案,却发现他根本做不到。

如果言溯在,就一定不会让门外的那个坏人为所欲为的吧。

他蔡明骏却只是一个厨师,一个厨师而已。

门把手上的锁头开始松动,蔡明骏的内心突然宁静起来。

他还是保持着刚刚坐着的姿势,眼神平静的看着那即将被强制打开的门。

三分钟后,门锁被凿坏,一个全身穿黑色带着黑口罩黑帽子看不清脸的人站在了他面前。

那人的手里还拿着一把袖珍手枪,而手枪枪口冒出的缕缕青烟表示,刚刚楼下那声枪响就是他手中这个小东西所制造的。

“你就是,蔡明骏?”那人慢慢走进来,饶有兴味的打量着蔡明骏的脸,“言溯的口味竟然这么小清新,真是让人意外呢。”

蔡明骏想往后退,却发现自己根本挪不动步子。

“呵。你真窝囊。”

“你是来抢劫的吗?”蔡明骏盯着眼前人藏在帽檐下的眼睛突然开了口。

刚刚明明被吓得够呛的小绵羊第一次开口竟然是问这种问题,这让人忍不住发笑。

“我本来只是想抢劫,但是楼下的那个人,太聒噪了,所以,我把她给……”他做了个杀人的手势。

蔡明骏的胸膛剧烈起伏着,眼前这个人叙述这件事的时候仿佛是在评价今天天气一样轻松,这让他有一种把这人手上的手枪抢过来然后再给这人额头一枪的冲动。

但显然他并不是对手。

所以他只能愤怒的盯着这个杀人犯,却无计可施。

“我们的小可爱生气了吗?”杀人犯先生似乎心情很好,他又凑近了两步,“真是富有正义感的孩子啊,怪不得言溯会喜欢你呢。”

蔡明骏强压着自己的冲动,他盯着杀人犯,尽量平静地开口:“你认识言溯?”

“我当然认识他,他是我的熟人,呵呵呵,其实他认识了一大堆像我这样的人呢……”杀人犯的语气里带着一点骄傲,“我们都很期待跟他的碰头和对战。但是可惜了,他是一个怂货,一个胆小鬼。”

“什么?”

“我说,他是个怂货是个胆小鬼,他不敢跟我们战斗,他宁可躲在乡下,给一些不入流的警队当技术顾问也不愿意正面站出来,以前他协助破获的都是震惊世界的大案,现在却甘愿做一些捉小偷的可怜勾当,真是,让人感叹。”

蔡明骏生气了。

他斜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位杀人犯,眼睛里都是压抑着的冲动的红血丝。

“所以,为了让他主动出来与我们这些老熟人见上一面,我们就必须采取一些手段,比如做一些奇怪的案子让他来抽丝剥茧,再比如……把他现在最重视最爱的人做掉。”

杀人犯的声音里带了一丝兴奋,他看着蔡明骏的眼神也变了。

那眼神里带着的变态感让蔡明骏无法继续伪装平静。

“言溯不是怂货,也不是胆小鬼。”蔡明骏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但眼神却不躲不闪。

眼前人似乎又笑了,“你还真是与众不同。可惜他根本就不是你心目中那个无所不能的大英雄,去年的这个时候,他被当做囚犯囚禁,他在对方的手段下不成人样,他根本就是一个废物,一个窝囊……呃……”

他的话没说完,蔡明骏就出手给了他一拳。

蔡明骏本身力量并不大,但这次拼尽了全力又趁着对方不备,反倒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杀人犯显然没想到眼前这个白白净净的年轻人会有胆量揍他,一时之间也愣在了那里。

“我说过了,言溯,不是废物,不是胆小鬼。”蔡明骏的汽水音寒冷无比,他握着拳站在杀人犯面前,胸膛还在起伏,“而你们,才是阴沟里的臭虫。”

这句话显然激怒了眼前的杀人犯,他双眼通红的一跃而起,然后用枪托打中了蔡明骏的头部。

就算是袖珍手枪,枪托也是坚硬的金属材质,蔡明骏几乎同时向后仰倒,随即不省人事。

蔡明骏白皙的额头上有血丝流下,这下双眼紧闭的躺在杀人犯面前,杀人犯突然就不想立刻杀他了。

言溯最爱的人吗?

如果让他最爱的人以一种无比屈辱的姿态死去,言溯的脸上,会出现什么表情呢?

杀人犯的喉咙里发出一阵兴奋的嗬嗬声,他用枪口挑开了蔡明骏衣服上的纽扣。

“叶白,游戏到此为止了。”

言溯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

杀人犯……哦,不,叶白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因为伴随着言溯的话语,一个沉甸甸的铁状物也抵在了他的腰间。

那是一把警用枪。

“你终于出现了。”叶白不急着转身。

“没想到,你们这群渣滓,竟然没有死在里面。”言溯的声音跟平常一样清冷无比,让人听不出他的情绪。

叶白努力从这声音中搜寻哪怕一丝的慌乱,却还是白白费力。

“呵呵。”

“叶白,你真的很蠢。心甘情愿被洗脑,又心甘情愿的为他人做枪子,有人指使你,你就去做。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果然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也没变。”言溯的枪口又往叶白腰间按了按。

“你怎么就知道,不是我想让你消失?不是我想报复你?”

“报复?就算是在我协助下把你们一网打尽,根据法律,你们的刑罚也有轻重之分。你本来只是从犯,可以从轻处理。”

“……”

“但现在,已经没机会了。”言溯说话的语调没变,手里的枪突然一抖。

接着,叶白就倒在了他面前。

他腰间的伤口在不断往外渗血,一双眼睛也不敢相信的盯着言溯。

言溯面无表情,眼里却装满了狠厉,他握着枪的手往上抬了抬,然后对着叶白的额头,又打了一枪。

接着,言溯越过叶白的尸体,温柔的抱起蔡明骏,向另一个房间走去。

这里被垃圾的血给染过,太脏了。

刚把蔡明骏放在床上,OVEN探长就带着警员赶到了现场。

楼下仆人的尸体还没凉透,楼上就又出现了一具尸体。

Oven赶紧跑去隔壁找到了言溯。

“那个人就是这次连环杀人案的凶手。”言溯似乎知道他要问什么,“没错,是我打死了他,但是是属于正当防卫,没有触犯法律,也没有违反美国居民配带枪支的基本原则。”

探长擦了擦脑门上的汗。

“这案子就算结了?”

“不算。”言溯的眸子暗了暗,“这个只不过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小喽啰而已,接下来才是正剧。”

“啊……”

言溯又低头看了看昏迷不醒的蔡明骏,“放心,我会协助你们把这群渣滓一网打尽。既然能把他们送进去一次,就可以送他们第二次。”

说完他再次把蔡明骏抱了起来,“OVEN,我现在需要一辆可以强制紧急通行的警车。如你所见,我的爱人因为我受伤了。这种事情我不希望发生第二次。”

探长再次擦擦汗,“好,以后你协助我们破案的时候,我一定在他身边安插保护人员。”

言溯点点头,然后接过探长递过来的车钥匙走了出去。

蔡明骏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脸最大限度的刺痛了言溯的神经。

在他人生过去的二十几年,他从未想过会因为某个人某件事丧失理智,从前,他破案他推理他解析密码只是因为自己的兴趣,但现在,这些却仿佛被赋予了一层更重要的涵义。

所有,对蔡明骏产生安全威胁的人,都会被他亲自除去。

无论那人是谁,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

TBC

下次见,么么扎。

求反馈求爱心!

评论 ( 28 )
热度 ( 173 )
  1. 海与迟落梦自割大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