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兴衍生】【言溯x蔡明骏】亲爱的(十八)

大家好!一周不见,我来更新了!

写完这个真的不想写长篇了TUT,太考验毅力和记忆力了哭泣!

————————————

自从蔡明骏平安出院以后,言溯已经好几天没出过家门了。

平时看惯了言溯专心研究案卷或者出门办案的蔡明骏,心里还有那么的一点点小别扭。

在言溯第N次盯着他一动不动超过五分钟后,蔡明骏终于忍不住了……

他放下了手里的侦探小说,然后双手捧起了言溯的脸,说:“你不用这么盯着我了,我的伤是真的好了真的真的!你去忙你的吧好不好!”

言溯皱眉,说:“可是,我喜欢这样。”

蔡明骏的脸不负众望的变红了。

他把手放下,嘟着嘴,“可是你这样总盯着我,我都没办法做正事了。”

“正事?”言溯挑眉,看了一眼蔡明骏手里小说的封面,然后说:“看这种逻辑不严谨的侦探小说吗?”

蔡明骏把书一合,一双下垂眼都瞪大了,“哎呦喂你别这样!书是无辜的啊……”

“我给你讲的,更生动也更真实。”

“真实我相信……生动嘛……”蔡明骏看了一眼言溯一丝不苟的表情然后摇了摇头,他几乎都能想象到言溯用非常严肃的语气给他复述结案报告的模样了……中间一定还会穿插很多他一时半会理解不了的专业术语。

言溯说:“其实我这次来看你,不只是因为我想看着你。还因为,我想向你提出一个请求。”

“诶?请求?”蔡明骏的小酒窝顿时冒了出来,一双眼睛也带着笑意,里面一闪一闪的,跟盛满了星星似的。

他凑过去双手撑在言溯膝盖上,说:“嘿嘿嘿,言大教授还有事要请求我啊,你快说快说!”

言溯被他突然拉近的距离弄得有点脸红,但他还是努力保持镇定,“这个请求也许有些冒昧,但是还是希望你可以答应……”

“说说吧说说吧!”

“我想邀请你来我家,见见我的家人。”言溯直视着蔡明骏的双眼,语气无比认真。

蔡明骏懵了几秒,然后才反应过来。

他指了指言溯,又指了指自己,“带我……带我回家见家人?我……我……我……”

蔡明骏一紧张起来就说不清楚话,这会儿更是磕磕巴巴。

言溯看他的小模样被萌的心里一颤,二话不说先上去讨了个吻,然后才解释说:“别太紧张小厨师,是我表哥的婚礼,邀请我回家参加,要求必须要带伴侣,我的伴侣就是你啊,所以也趁此机会带你回去给他们看看……”

“我紧张。”

这态度耿直的让言溯绷不住笑出来,“有我在,你紧张什么。”

“那……那什么时候出发?”

“后天中午,我开车带你去。”言溯一点点把蔡明骏搂在怀里。

他很喜欢这种把爱人抱在怀里的感觉,尤其是自己的小爱人还自带一股淡淡的牛奶香气。

“可我还是有点紧张……”蔡明骏这时候像是个乖顺的小兔子,趴在言溯怀里一动不动的,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还抖了抖。

言溯搂着他的手紧了紧。

他闭着眼睛,将头深深埋在小厨师的颈窝里,在内心深处对自己充满了鄙视。

自从跟小厨师确认了关系,他就越来越控制不住对小厨师的渴望了……无论蔡明骏的什么行为,都有可能让他燃起那种欲望。比如这时。

蔡明骏毕竟是他言溯名正言顺的恋人,所以言溯教授并不会特意控制自己的这种合理诉求。

他用比平时略显沙哑的嗓音在蔡明骏耳边说:“那我们,就做一点可以缓解你紧张情绪的事。”

“啊?”蔡明骏明显没反应过来,还懵懵的回了一句。

“科学研究表明,适当的sex有助于舒缓人的紧张情绪,并且可以让人的心理达到最大程度的平和……”

言溯边说边把蔡明骏整个人都托起来,然后朝卧室走去。

蔡明骏慌得用手臂紧紧搂住言溯的脖子,“哎呦喂,可是我们还要去参加婚礼啊……”

“行程定在后天,我有分寸。”言溯说完又冲着蔡明骏的脖子吹了口气。

蔡明骏的身子一软,嘴巴也闭紧了。

说实话,自从他受伤,他们两个还没有这样深入交流过……言溯应该憋坏了吧,咳咳,他蔡明骏也一样憋坏了……

恩……那就释放吧。

 

第二天,蔡明骏醒来的时候言溯又不在身边。

蔡明骏打了个哈欠,然后费劲巴拉的爬起来,随便往身上套了件衣服,去刷牙的时候才意识到他又把言溯的衬衫给穿上了。

虽然大了一号,但穿起来还蛮舒服的,蔡明骏也就没多管。

刷完牙洗完脸以后才算真正清醒,蔡明骏看着自己白兮兮的脖子上言溯留下来的吻痕,有点气,明知道他不爱穿高领的衣服还在他脖子上留痕迹,言溯这人怎么这么闷骚这么坏啊……

可惜抱怨还没结束,言溯就回来了。

他双手抱胸靠在浴室的门上,眼里含笑的看着站在镜子面前嘀嘀咕咕的小厨师。

小厨师撇撇嘴,没理他。

言溯直接就走过去,从蔡明骏身后环抱住他,说:“下午好啊,小厨师。”

蔡明骏说:“下午好啊,大教授。”

这对称的称呼让言溯本来就明媚的好心情又好上了一个度。

他稍稍偏头在蔡明骏的耳朵上吻了一下。

蔡明骏的腿打了个晃,“好痒。”

言溯说:“你身上的敏感点真多。”

蔡明骏瞪了他一眼。

言溯又说:“我现在发现,发掘你身上的敏感点是我最喜欢做的事之一。”

言溯的表情很严肃,言溯的语气很认真……言溯的话却很流氓。

蔡明骏回头一把把言溯推开,还踹了言溯一脚,这才大摇大摆的往外走。

言溯丝毫没被他影响,他这次甚至真的笑了出来,他说:“小厨师,下次没穿内裤的时候不要随便做踢腿这种动作。虽然很好看……”

“言溯!”蔡明骏的脸彻底红了。

 

言溯给蔡明骏准备了一套非常合身的西装,刚好和他最常穿的一套是同款。

蔡明骏的看着眼前这套一看就是高级定制的西装,一张小脸皱巴巴的。

言溯说:“明天去参加婚礼,你就穿这套。”

蔡明骏说:“可是……我都没怎么穿过西装,一定不好看,制服什么的我只穿过厨师服啊……”

言溯说:“这是我选的衣服,怎么会不好看?”

蔡明骏挠着脑袋,盯着西装又看了一分钟,最终屈服。

他想,邀请言溯去参加的婚礼一定非常正式和气派,如果他不穿的正式一点,一定会让言溯丢脸的……而且还可能见言溯的家人,而且还……还跟言溯是情侣装诶,穿一次怎么了,又不会怎样……

给自己做了一番思想工作之后,蔡明骏拿起西服就去卧室里面了。

十分钟后,蔡明骏穿着一整套的修身西装走了出来。

里面白色衬衣领口的扣子果然没有扣好,露出了精致好看的锁骨和一小片白皙的皮肤,外面的西装外套把他漂亮的腰线修饰的非常完美,腿上的西装裤长短粗细也刚刚好,稍微露出了一小截脚踝。

蔡明骏完全没意识到穿着这套西装的自己有多迷人,他手里还拿着一条配套领带,冲着言溯可怜兮兮的开口:“言溯……我不会打领带,我一系就变成红领巾了……”

言溯早在他刚刚推门出来的时候就被惊艳到了,这时听他说话才回过神来。

他坐起来慢慢走向蔡明骏,嘴角微微上翘,“没关系,我来帮你。”

蔡明骏乖乖把领带递给言溯,言溯绕到蔡明骏身后,两人恰到好处的身高差让言溯可以轻松的将双手放在蔡明骏胸前,为他系好这条领带……

但系着系着,言溯先生的动作似乎就有点变味道。

蔡明骏本来还抱着虚心学习的想法看着言溯的手法,但在他第三次“不小心”划过自己胸前的敏感点后扶了扶额,“言溯……”

“对不起,小厨师。”言溯道了个歉,然后把手放开,“我可能没办法好好帮你打领带,起码现在不行。”

蔡明骏转过身,看了一眼言溯努力绷紧的脸,又看了一眼言溯宽松家居裤下鼓起的一团,叹了口气。

诶,当初是谁谁谁跟他说,言溯这人性冷淡眼里只有代码和逻辑分析来着?

言溯说:“小厨师,你不要打领带了。”

蔡明骏说:“好啊好啊!刚好我脖子不舒服,就这样就可以了!”

言溯又看了一眼蔡明骏的脖子和锁骨,然后说:“不行,还是要打领带,否则的话,你露的就太多了。”

蔡明骏说:“可是我是男人啊!怕什么啊……”

“你脖子上的痕迹……不太好给别人看吧。”

蔡明骏冲着镜子看了一眼,然后说:“不会啊,明天这时候,我脖子上的痕迹肯定都看不见啦!”

言溯说:“可是……”

蔡明骏说:“我不要!”

关于是否打领带这件事,两人争论了半小时后终于得出了折中的解决办法。

那就是,可以不打领带,但蔡明骏领口的扣子只能松一个。

既解决了蔡明骏脖子敏感的问题,又解决了言溯的“占有欲”问题,完美。

问题解决后,蔡明骏就换上了他平时在家里常穿的那套宽松的小羊睡衣。

“诶?言溯,我印象里你都差不多半个月没去办案了……是NY警署不找你了吗?”入睡前,蔡明骏终于把这个疑问说了出来。

言溯放下手里的书,躺在蔡明骏身边,说:“恩,可能是因为他们有了更好的顾问吧,刚好我也需要休息和假期,很感谢他们的理解。”

“哦,是这样啊……”蔡明骏的声音里带着困意,软软糯糯的,“那我们睡觉吧,言溯,晚安。”

“晚安,小厨师。”言溯凑过去,在蔡明骏唇上轻轻一吻,才闭上双眼,准备入睡。

 

蔡明骏不知道的是,言溯的工作邮箱里已经堆满了求助邮件。

最新的一封邮件是oven探长发过来的:S.A.YAN,我们以后一定,一定会好好保障您爱人的人身安全问题,希望您下个月还能继续来做我们的顾问……没有您,我们的办案效率变低了很多,为了NYT的治安问题,真的拜托您了!

真的……以后再也……不会让蔡明骏受伤了……

这后果太严重了,比让言溯自己受伤还要严重。

Oven探长又一次加班到深夜后,摸了一把日渐稀少的头发,更加想念言溯了。

 

TBC

感觉变成了周更,hhhhh,下一章见家长了见家长了

顺便可以死个人破个案啥的,毕竟让言溯待在温柔乡里太久了,就没法撒狗血了嘻嘻嘻。


评论 ( 18 )
热度 ( 188 )
  1. 海与迟落梦自割大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