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阿基米德今天定档了吗

【勋兴衍生】【言溯x蔡明骏】亲爱的(十九)

大家好!日更了!惊喜吧!

以下正文

————————————————

出门的时候蔡明骏还是被言溯裹了厚厚的一件大衣,还顺便附赠了一条围巾。

蔡明骏缩在副驾驶的位子上看上去像一个团子,行动都有点不便了。

言溯专注的看着前方路况,在蔡明骏想要开口抱怨前先说了句:“你是容易感冒的体质,我找陆远了解过情况,所以出门一定要穿暖,NY的冬天并不暖和。”

蔡明骏说:“可是我脖子很痒,车里有暖气,可以把围巾取下来吧。”

言溯说:“也好,但下车的时候记得带上。”

蔡明骏美滋滋的把围巾取下来,随手放在腿上,就戴上了一直背在包包里的眼罩,准备在路上睡一觉。

但没过一会儿,他又坐了起来。

言溯用余光看了他一眼:“怎么不睡了?至少还要三个小时才能到我家。”

蔡明骏说:“我还是紧张。”

言溯嘴角微翘,“主角又不是我,是我表哥,你不用太紧张。”

言溯不怎么会安慰人,这会儿安慰蔡明骏的语气还有点生硬,却奇迹般的让蔡明骏心头的那点不安全都散去了。

于是他再一次安心的靠在椅背上,乖乖入睡了。

红灯的时候,言溯侧头看了一眼戴着眼罩只露半张小脸的蔡明骏,心头又软化了几分。

言溯想,原来恋爱是这样美妙的事啊。

 

到达言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不过还好没错过家宴。

言溯的表哥王寒也是学界小有名气的学者,虽说是表亲,但在言家却比言溯这个嫡孙更受长辈的宠爱,所以结婚的相关事宜也是言家一手包办的。

言溯把车停在车库里,带着蔡明骏走出去的时候,蔡明骏还有点迷迷糊糊的。

在言溯一丝不苟的在他脖子上围了两层围巾后,他终于清醒了。

“这么快就到了啊……”

“对啊。”言溯看着蔡明骏发懵的模样,又一次表情管理失控。

他笑着摸了一把蔡明骏的头毛,然后拉住了蔡明骏的手,“别怕,等会儿我就在你身边,我会给你介绍我的……亲人们。”

“哦……”蔡明骏点头,然后用力的回握住言溯的手。

刚走到大门前,就看到一个老先生迎了出来,老先生满脸笑容的接过言溯手里提的箱子,说:“言溯少爷终于肯回家来看看了,老爷很想念您。哦,这位就是蔡先生吧,少爷跟我们交待过了,也请跟我一起来吧。”

言溯点点头,没有答话,蔡明骏却冲着老先生笑了笑。

“谢谢啊。”他偷偷的凑向言溯的耳边,用只能让言溯听到的声音说。

言溯皱了皱眉,“为什么?”

“你提前都准备好,把我的事跟你家里人说啊。”

“你是我的恋人,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言溯一本正经的回答蔡明骏,蔡明骏的脸却又有点升温的迹象。

可惜这害羞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惊讶所代替,家里大门打开的一瞬间,蔡明骏就被人推开了。

他平时反应就有点慢,这会儿更是一点都没反应过来。

等他反射弧回归之后,他才发现言溯被一个年轻女孩儿紧紧抱住了,看来刚刚推开自己的也是这个女孩子。

蔡明骏平时对女性都是持尊重和友好态度的,所以就算面前这位有点不礼貌,蔡明骏却还是向她展示了自己礼貌的一面。

然而女孩并没有理会他,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言溯身上。

“哥哥,你这次又好久没回家,我真的好担心。”

言溯的脸上透露着不耐烦,他似乎已经受够了女孩的拥抱,终于忍无可忍的把女孩从自己身上扯下来,“佳思敏,我不喜欢跟人肢体接触,你明白的。”

佳思敏嘟了嘟嘴,然后瞥了一眼在旁边被冷落的蔡明骏,说:“可是哥哥,刚刚你跟他是手拉手走进来的诶!难道那就不算肢体接触嘛?哥哥为什么要这样双重标准啊!”

蔡明骏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这原来是言溯的……妹妹?可是言溯从来没跟他说过他有一个妹妹啊……而且,这妹妹看自己的眼光似乎充满了敌意。

蔡明骏不由自主的咬起了下唇,这才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啊,没道理得罪到这姑娘吧……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可惜他还没思考完就被言溯给揽了过去,言溯说:“佳思敏,如果我没有记错,我在给家里发的通讯里,有提到过蔡明骏,也提到过蔡明骏是我的恋人。恋人之间的身体接触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但除了他,其他人的肢体接触我依旧是排斥的,甚至是厌恶。”

言溯看着佳思敏的目光不加一丝温度,搞得被他揽着的蔡明骏都不由自主的一哆嗦。

本着缓和一下气氛的原则,蔡明骏向佳思敏伸出了手,“你好,我叫蔡明骏。”

佳思敏表情僵硬的看着眼前的两人,过了差不多一分钟才伸手过来跟蔡明骏握手,“你好,我叫佳思敏,是言溯哥哥的妹妹。”

饶是蔡明骏的思维再迟钝,也还是察觉到就在刚刚的几分钟里,佳思敏对自己的仇恨又上了一层。

这……等等……他们不是兄妹吗?

蔡明骏突然想到了什么,难道妹妹喜欢哥哥?把我当成了情敌?握草这是什么狗血的德国骨科情节!

言溯像是看透了蔡明骏心里的想法,把他搂的更紧了点儿,还低头凑到他耳边说:“小厨师,希望你不要多想,现在跟我进去,还有几个人需要介绍给你认识一下。”

“哦……哦好……”蔡明骏持续迷糊的被言溯带着往里走,都没注意到身后再一次被言溯无视掉的……妹妹佳思敏。

言溯的父母和祖辈很显然都不在,所以在场的只有跟言溯平辈的堂亲表亲,这让蔡明骏松了口气,跟同辈份的人相处总比跟长辈相处更容易,他想。

言溯倒是直接直奔主题,带着蔡明骏就走到了明天的新郎官王寒表哥面前。

“表哥,恭喜。”言溯还是那个言溯,就算是说恭喜也还是冷冰冰的。

王寒倒是满脸笑意,看来是已经习惯了言溯这样的态度,他站起来,递给言溯一杯酒,“既然是恭喜我,那就跟我喝一杯?”

言溯接过酒杯,跟王寒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王寒喝完这杯才注意到缩在言溯身边的蔡明骏,“这位就是言溯表弟提到过的伴侣,蔡先生?”

蔡明骏慌慌张张的点头,“啊是我,王先生您好,新婚快乐。”

王寒笑呵呵的上上下下打量着蔡明骏,然后转头对言溯说:“真没想到,我们家的科学小怪物也会有动凡心的一天,对象还是这样一个……小男孩儿?”

蔡明骏脸蛋通红,“其实我比言溯大一点点……”

王寒“啊”了一声,“真的看不出啊,那……小蔡,跟我碰个杯?明天我就结婚了,这种能任性喝酒的时间真心不多咯。”

蔡明骏有点窘迫,其实他不太会喝酒,可是这种场合拒绝的话又好像是不给言溯面子,于是他硬起头皮接过了王寒的酒杯……

然后酒杯被言溯抢在了手里。

言溯说:“他不怎么擅长喝酒,我替他一杯吧。”

王寒愣了几秒,然后点头,叹了口气,“看来你真的是认真了。能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真幸福啊,比我们这种牺牲品要幸福的多……”

这话里似乎有话,但蔡明骏也不了解言溯家里的事情,所以只能看着言溯再次和王寒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这边酒刚刚喝完,言溯的堂哥言励就走了过来,“新郎官怎么躲在这里喝酒?家宴开始了,大家都过去吧。”

言励跟言溯的长相有三分相像,只是面部线条更加锋利,显得整个人都有点狠厉。

蔡明骏不由自主的就有些怕他,所以一直跟在言溯身边没吭声。

言溯似乎跟这位堂兄关系并不好,走去餐厅的路上一言不发,蔡明骏莫名觉得跟在这群人身边有一点点尴尬,还好言溯的手及时伸过来牵住了他的手。

围坐在餐桌前的人,一共有十一个,几乎都是言家的孩子。

主角自然是明天婚礼上的新郎王寒,言溯由于跟他关系好,被安排坐在他身边,而蔡明骏自然也是挨着言溯坐的。

言励坐在王寒对面的主位,言溯的妹妹佳思敏也坐在言励身边。

在座的虽然都是年纪没有相差很多的平辈,用餐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说话。

蔡明骏有生以来第一次经历这样“安静”的聚餐,莫名觉得嘴里的美食都没有了味道。

他又转头偷偷看了一眼言溯的侧脸,突然就能理解言溯怎么会变成一个“怪胎”了,毕竟在这样压抑的环境下长大,不奇怪的人都算天赋异禀了吧……

还好言溯智商超高,还能用比实际年龄成熟很多的眼光看问题……要是自己的话……

蔡明骏脑补了一下自己生在这样的环境里的场景,吓得身子一抖。

言溯很快就察觉到了蔡明骏的异样,他端过来一小杯甜点放在蔡明骏身边,然后暗暗捏了捏蔡明骏的手。

这顿令人窒息的所谓家族聚餐终于在四十分钟后结束,结束的时候已经快晚上九点了。

言家的作息仿佛一直规律,就算第二天有人结婚也不例外,所以用餐过后,大家都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偌大的住宅大厅里突然就变空了。

蔡明骏进了言溯卧室才松了口气,他把自己整个人都扔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言溯也默默躺在了他身边。

蔡明骏说:“有钱人的世界真心难懂,我刚刚都要压抑死了。”

言溯说:“是啊,我也不喜欢,我甚至很讨厌这种环境,所以我刚成年就搬出去住了,之后也很少回来。”

蔡明骏侧过身子看着言溯的侧脸,说:“我还挺心疼你的……不过还好,你成长的还算成功。”

“……”

“我要是你的话,一定在成年以前就压抑死了。”

“嗯。”

蔡明骏又说:“你的爸妈……对你好吗?我从小爸妈就都不要我了,所以还挺羡慕你的……”

言溯说:“他们啊……他们对我还算好吧,但我对他们没有很深的印象,我算是被爷爷带大的。”

“啊……可惜今天都没见到。”

言溯说:“我父母不一定有机会见,但爷爷你以后一定可以见到。”

“听你这么说,爷爷一定是个非常和蔼可亲的老人了……”蔡明骏的语气又莫名带上了一点羡慕。

言溯翻了个白眼:“你想太多,他很坏。我小时候被他骗过。”

“啊?!你被骗!怎么被骗的,快说来让我长长见识!”蔡明骏一下来了精神,他实在想象不到眼前这位天才怎么会被人骗。

言溯说:“小时候,我家后院有一排栅栏,爷爷就在那里刷栅栏,他喜欢这些事情都亲力亲为……后来,他就把这项工作交给了我。”

“刷栅栏……?”

“是,那时我六岁,爷爷跟我说,他不相信我能看懂微积分的方程式,除非我把栅栏刷的漂亮平整他才相信。我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就蹲在那里认认真真刷栅栏,刷了一周,终于把所有的栅栏都刷完了。”

言溯说这些的时候语气和表情都非常严肃,但蔡明骏却越来越憋不住自己的笑。

他脑补了一下一个六岁的小男孩儿带着大草帽蹲在那里刷比自己还高的栅栏的场景,就只为了向爷爷证明自己的智商,就很想笑,怎么这么可爱啊哎呦喂!

言溯看着蔡明骏笑出来的两个深深的小酒窝,皱了皱眉,“其实,也很有成就感,毕竟我后来再也没见过任何一个比我刷栅栏刷的还好的人,无论他是成年人还是孩子,无论他是业余还是专业的。”

蔡明骏憋着笑,拍了拍言溯的肩:“恩,很好,这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噗……哈哈哈哈哈……”

言溯的眼睛眯了眯,然后稍微用力压在了蔡明骏身上。

突然压在身上的重量和言溯的眼神终于让蔡明骏有了那么一丢丢的危机意识。

“我就笑笑……你不会那么小气吧……笑也是因为你可爱唔……”

剩下的话都被言溯吞进了嘴里。

可爱?

夜还漫长,就让接下来的时间告诉身下这位小厨师,可爱的究竟是谁吧。

TBC

背景稍微改了一下……有bug不要在意……

反正在同人文里主角性格不ooc才是我的基本准则

恶毒女配终于出场了……松了口气这是怎么回事!【泥垢】

各位古德奈特!吃好喝好~下章顺便死个人吧【望天】


评论 ( 8 )
热度 ( 158 )
  1. 海与迟落梦自割大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