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兴衍生】【言溯x蔡明骏】亲爱的(二十)

本章偶像剧惯常套路预警

写起来亚历山大

以下正文

 

 

第二天一早蔡明骏就被言溯叫起来了,言溯早就穿着洗漱完毕,现在整整齐齐的站在蔡明骏面前,蔡明骏迷迷糊糊的用手揉揉眼睛,嘟着嘴抱怨,“怎么这么早啊……婚礼不是晚上才举行嘛……”

言溯说:“可是你算是我家的人,这时候应该准备起来帮忙布置会场,迎接宾客。”

蔡明骏有点吃惊抬头看言溯,“可是我我我……”

言溯把早就准备好的西装礼服递过去,“要不然昨晚我又怎么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你?”

蔡明骏的脸蹭的一下变得通红,他粗暴的揉了一把自己的头毛,说:“那你出去,我换衣服!”

言溯看他这模样,立刻就知道他害羞了……害羞的蔡明骏实在是太可爱,言溯一时之间竟然不想走了,他干脆双手环胸,靠在了床前的柜子上,嘴角带着一抹微笑,眼神暧昧的看着蔡明骏。

蔡明骏看他没有要走的意思,也干脆自暴自弃起来,他烦躁的把被子拉开,然后往身上套衣服,刚把衬衫穿上,言溯就凑了过来。

蔡明骏被他突然的动作惊得一愣,言溯倒是没有理会他这个样子,反倒自然的伸出手替蔡明骏扣扣子。

修长好看的手指将白色衬衫的扣子一个个认真扣好的画面无比和谐……又带着一点莫名的煽情,蔡明骏的脸红越来越严重了。

言溯一丝不苟的扣好了扣子,然后直起身子说:“先去洗脸刷牙,回来之后穿上西服外套去楼下找我。”

蔡明骏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你不用教我穿衣服的吧……”

言溯挑眉,说:“你上次扣错扣子就出门的事我还记得呢,蔡明骏大人先生。”

蔡明骏推了言溯一把,“哎呦喂你别取笑我了,你快去下面帮忙,你可是王寒表哥关系最好的弟弟啊喂!”

言溯到底是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才推门出去的。

蔡明骏自己去卫生间里洗脸刷牙,刷着刷着就想到了言溯的话……我,现在也可以算作是言溯家的一员了吗?

言溯跟他说那话的时候,一脸的认真和理所应当,让蔡明骏突然觉得自己之前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只剩下了对言溯满满的爱,和对生活现状的感激。

蔡明骏呼了口气,既然这样,那他就要好好表现,千万不能给言溯丢人对不……

可是他刚迈出卫生间的门,就看到他们的床上坐着一个女孩儿。

看背影有点熟悉,蔡明骏却一时之间想不起她是谁。

在他犹豫的时候,女孩儿反倒先转头跟他说话了,“蔡明骏,哥哥让我来带你到处逛逛~”

“哦……妹妹你好!”蔡明骏一下想起来,这位就是言溯的……妹妹佳思敏。

佳思敏一张漂亮的脸蛋上含着笑意,站起来走到蔡明骏身边:“不用叫我妹妹的,叫我名字就好啦。你快穿好外套,然后跟我一起来吧!”

蔡明骏笑出俩小酒窝,“那就麻烦你啦,佳思敏!”

佳思敏带着蔡明骏去了言家住宅的后院,这里环境十分幽静,跟前院的热闹形成了鲜明对比,现在这里只有佳思敏和蔡明骏两个人。

蔡明骏想起了言溯之前跟他说过的话……“先去洗脸刷牙,回来之后穿上西服外套去楼下找我。”……

“佳思敏,言溯让我去找他的,他也许需要帮忙,我们现在这样……算不算擅离职守?”

“不算的~哥哥最宠我啦,只要让他知道你是陪我玩,他就不会说什么的~”佳思敏一双眼睛含笑看着蔡明骏,语气也十分欢快。

但蔡明骏却觉得哪里不对劲。

佳思敏又往后院深处走了几步,转头对蔡明骏说:“喂,小蔡,你怎么还不快来?哥哥以前总带我来这里玩的!我给你看看我们俩的秘密基地!”

蔡明骏点头跟上。

这女孩儿的语气总带着若有若无的炫耀意思,似乎在跟蔡明骏宣告主权一样。

蔡明骏心里自然不会跟这种小女孩儿的把戏一般见识,想到这里他反而露出了笑容,干脆就跟着佳思敏往里走去。

JZ(言溯家的位置)的冬天并不温暖,言家后院的温度又比外面的温度低了不少,蔡明骏身上只穿了言溯为他准备的修身西服,他又是不太能适应寒冷的体质,所以这时候就哆嗦了一下。

佳思敏突然停下脚步,转头楚楚可怜的看着他,“小蔡,你很冷吗?”

蔡明骏一向不善在女孩面前示弱,所以纵然他这时已经有点冷了,他还是对着佳思敏笑着摇了摇头。

佳思敏说:“那就太好了……小蔡,我现在好冷啊,你能把身上的外套给我穿吗?”

佳思敏抱着肩膀可怜巴巴的看着蔡明骏的脸,蔡明骏这才注意到佳思敏身上也只穿了一件纱裙小礼服,显然比他的还要薄。

几乎没有犹豫,他就把西装外套脱下来披在了佳思敏身上。

佳思敏感激的说:“小蔡你真好,谢谢。对了,给你看这些!”

佳思敏说完就推开了隐藏在后院深处的一个小门,“这里面都是哥哥和我的宝物哦,里面有我们过去时光的所有记忆呢,我猜哥哥肯定没跟你说过呢!”

蔡明骏回头一看,看到了满屋子的小孩玩具,眼睛都亮了。

他实在想象不到言溯那个天才蹲在这里玩小孩玩具的样子,但稍微脑补了一下就觉得非常可爱,他不由自主的往里走了几步,然后看到了一排彩蛋。

每个彩蛋上都画了不同的花纹,花纹平平整整十分规律,看上去就像是言溯小时候画上去的。

蔡明骏饶有兴趣的拿起一个彩蛋,想象了一下当年小言溯坐在这里,皱着小眉毛,认真仔细在彩蛋上画上花纹的样子,心里又软了几分。

彩蛋旁边就是一个小小的油漆桶和小刷子……这就是当时言溯拿着刷栅栏的工具吧?

蔡明骏伸手抚摸了一下……这时,他突然发现,佳思敏已经很久没有发出声音了。

回头一看,佳思敏早就不见了,这个所谓的秘密基地里竟然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一阵凉风吹过,蔡明骏被冻得一哆嗦……这时他才意识到这里甚至比外面还要在冷上几分……

蔡明骏往外走了几步,“佳思敏,你在吗?”

他试图喊了几声,然而回答他的只有来回吹过的呼呼的风声。

蔡明骏又试着推了推门,却发现门纹丝不动,看来是被佳思敏反锁了。

手机放在西装外套的口袋里,而西装外套在佳思敏身上……门外就是来来往往的宾客,言溯又怎么会发现自己不见了呢?

蔡明骏抱着肩膀蹲在地上,他一直不敢相信一个刚过二十岁的少女会阴毒到哪里……但此时此刻,他却不得不信,他被佳思敏算计了。

为什么佳思敏会这么恨他,她只是言溯的妹妹……不是吗?

 

新郎王寒一直没出现,身为与新郎关系最好的言溯自然承担起了帮他招待来宾的职责。

来的人太多,而言溯又素来不擅长处理这些复杂的人际关系……身为一个学科类的天才,这种乱糟糟的场面很快就把他搞的头晕脑胀了……所以,当他发现蔡明骏还没出现在他身边的时候,距离他下楼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

言溯先是不动声色的往西餐区走了过去,他知道,蔡明骏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品尝西方美食的机会,他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优秀的西餐主厨。可惜那边并没有蔡明骏的身影。

言溯又迈开步子,走上了楼上的卧室区,推开门,发现卧室里空无一人。他给蔡明骏准备的礼服也不见了……

自己出去闲逛了?

言溯立刻就推翻了自己的这个推测,蔡明骏不是那种在陌生的环境喜欢到处闲逛的人,一定是有什么人把他带走了……

这个人,既然能带走蔡明骏,那就一定是蔡明骏很相信……或者是愿意相信的人。

而在这里,蔡明骏愿意相信的人,无非就是他的亲人。

言溯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凹陷,看来早上来找蔡明骏的人,还在他们的床上坐过一会儿,留下了痕迹。

言溯的视线从床上转移到地下,然后眯了眯眼。

地板上一个微小的,特别不显眼的小东西,在闪着微弱的光,言溯蹲下将小东西捡起来,是一个女性的耳钉。

言溯握紧了拳,然后立刻推门跑了出去。

 

佳思敏正在茶点区跟她的女伴相谈甚欢,一想到刚刚又把“勾引哥哥的贱人”关在了那个他们家人避暑才会去里面消遣的冰窟窿里,她的心情就又愉悦了几分。

然而,就在她刚要往嘴里放一块她最喜欢的糕点的时候,她的手腕被一只大手握住了。

佳思敏惊讶的抬头,然后看到了言溯面无表情的脸,言溯看着她这样一幅无辜的样子,干脆用力将佳思敏从女伴中拖了出来。

佳思敏被他拖的踉跄了几步,“哥哥,你弄疼我了!”

言溯说:“如果蔡明骏出了什么事,你猜我会怎么对付你?”

纵然言溯平时也非常冷漠,但他还从未用过这种语气跟佳思敏说过话,佳思敏被吓得一哆嗦。

她一直被言溯捏着手腕,言溯的力气太大,她甚至觉得自己的手已经被他捏断了。

“你把蔡明骏带到哪儿了?”

“你……你不是天才吗?你不是推理天才吗?那你问我做什么,你自己去找啊!”佳思敏的眼眶里已经泛出泪水,不知是疼的还是气得。

言溯松开了佳思敏的手,一双如鹰的眸子紧紧盯着她的眼睛,“我再说一遍,如果蔡明骏出了什么事,我会做出什么来,我自己也不确定。”

说完他便迈开长腿走了出去。

他先是皱着眉思考了几秒,然后立刻确定了方向。

言家的后院里,有一处他小时候常去的地方,他记得小时候的他总是把自己一个人关在里面,做一些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那个地方是独属于他言溯的,除了他,谁都没有进去过……

佳思敏几次三番想要陪他进入那个密室,却都被他冷漠的拒绝了。

那么,如果他没猜错,佳思敏一定是把小厨师带到了那里……

一遇到蔡明骏的事,言溯引以为傲的冷静就会消失不见,所以这时他干脆跑了起来。

如果蔡明骏身上只穿了西装礼服……在这种天气的JZ,又被关在那个密室里,一定会……

言溯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大脑一片空白。

“蔡明骏!你在吗?”

刚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密室的言溯打开门就朝里面喊了一句,然而回答他的只有呼呼的风声。

言溯的心里涌起一丝不安,他往里走了几步……然后看到了蜷缩在地上的蔡明骏。

“蔡明骏……”言溯慌张的走过去,然后把蔡明骏搂在怀里。

已经被冻的麻木的蔡明骏这时终于有了一点点的反应,“言……言溯……”

言溯稍微用力把蔡明骏扶起来,这时他才发现,蔡明骏上身只有一件薄薄的白衬衫……西装外套也被佳思敏骗走了吗?

言溯强忍着怒气和对蔡明骏的心疼往房子那边走,他只知道,现在蔡明骏需要热量,他不能让蔡明骏在这种糟糕的环境里多待一分一秒。

然而刚走了几步,他就看到了佳思敏站在他面前,手里还拿着蔡明骏的外套。

“哥,他进了你的秘密基地,他动了你的东西,你曾经说过,不允许任何人进入那里动你的东西……他……”

言溯把蔡明骏轻轻揽在怀里,又从佳思敏手里拿过外套披在蔡明骏身上。

“佳思敏,我现在宣布,我所有的东西,蔡明骏都可以随便使用,随便参观,所有以前独属于我的空间,现在也同时属于蔡明骏。

而你对他造成的伤害,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佳思敏,以后不要叫我哥哥了。”

不带温度的说完这些,言溯又用力揽了揽蔡明骏的肩膀,确认他能走动之后才往外走了几步。

佳思敏大喊:“为什么!我是你的妹妹你有什么权力不让我叫你哥哥!”

言溯没有回头,他的语气平静而冷漠:“因为你不姓言,你只是我们言家领养的小孩罢了,如果不信,你自己去问父亲和母亲吧。”

蔡明骏的知觉终于恢复了一点,他轻轻的拉了下言溯的衣襟,“言溯……我……被她骗了……”

这语气还带着点儿小委屈,让言溯心头的紧张感稍微消散了些。

他凑过去吻了吻蔡明骏的唇,“没关系,你再也不会被她骗了。”

你再也不会被任何人骗了。

 

TBC

于是说好的死人……

要拖到下一章了哭泣!

【被勤劳的自己所感动】

求反馈求爱心求唠嗑!么么哒~

评论 ( 31 )
热度 ( 180 )
  1. 海与迟落梦自割大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