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兴衍生】【言溯x蔡明骏】亲爱的(二十一)

大家好,我回来了!

废话不说,以下正文

——————————

 把面色苍白的蔡明骏小心翼翼的塞进温暖的棉被里之后,言溯的心依然没有放松下来。

他让管家亲自去为蔡明骏熬制驱寒的姜汤,自己也寸步不离的守在蔡明骏身边。

就算外面就是王寒的婚礼现场,就算王寒婚礼还有不到八个小时就要正式开始,言溯也丝毫不在意。

现在他的眼里心里,全都是眼前这个穿着单薄的衣服在风口里冻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蔡明骏。

已经躺了十几分钟,蔡明骏的体温似乎一点上升的迹象也没有。

言溯皱着眉头稍微思考以后,就立刻躺在了蔡明骏身边。

他把蔡明骏整个人都搂在怀里,想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蔡明骏。

这一方法显然很奏效,管家将熬好姜汤送过来时,蔡明骏起码已经恢复了知觉。

管家小心翼翼的把姜汤放在床头,就立刻退了出去。外面很多人在找言溯,管家却识趣的没有催促言溯下楼招待宾客。

蔡明骏刚刚的确被冻得不轻,他几乎以为自己会被冻死在那儿了。

这时恢复了知觉,发现自己竟然就躺在言溯怀里,心情一激动,先笑了出来。

有点虚弱的,但充满真诚的笑,言溯看着蔡明骏颊侧的小酒窝,心里又是一阵心疼,他低头过去在蔡明骏的酒窝上轻轻一吻。

“好点了吗?”

“好点了。”蔡明骏吸吸鼻子。

言溯说:“那好,我们把姜汤喝掉。”

蔡明骏整个人往被子深处缩了缩,鼻子都皱了起来,“我不要,姜汤不好喝!”

蔡明骏这副撒娇的样子是言溯从未见到过得,看蔡明骏这样,言溯心里莫名松了口气,他坐起来伸长手臂把姜汤取过,放慢了声音:“喝了姜汤,可以驱寒。你在国内长大,而且又是厨师,应该比我懂。”

蔡明骏的鼻子皱的更凶了。

“小厨师……不要逼我在你这种身体虚弱的时候,用特殊手段喂你喝……”言溯的眸子沉了沉。

蔡明骏心里知道见好就收,所以言溯的语气刚变,他就坐了起来,“好吧好吧,我喝!”

言溯的表情稍微缓和,给蔡明骏的唇边送去一汤匙的姜汤。

蔡明骏是真的从小到大不爱吃姜,小时候不小心吃到姜了他可能会哭着吐出来,但这时候的这口汤是不能不喝的……

所以看着眼前的满满一勺,蔡明骏稍微做了下心理准备,就嗷呜一口全都喝了下去。

之前言溯嘱咐管家说煮姜汤的时候,特意说要煮纯一点的,给蔡明骏驱寒用。而管家又一直耿直惯了,让他煮纯的就真的一点糖都没加。

所以……蔡明骏咽下去后眼眶和脸颊一起红了。

他被辣的张开了嘴,一副要哭的样子,“我就说真的很难喝……啊……我受不了了!”

可惜言溯丝毫不为所动,他还是递去了第二勺,“这碗都要喝完。”

蔡明骏真的想哭了。

言溯看着他,脸色严肃,仿佛他是言溯一直应付的犯罪分子似的。

蔡明骏本来被佳思敏关在那里吹了一个多小时的寒风,就已经很委屈了,现在就算知道言溯是为他好,心头的那点酸楚也还是一点点的往外涌。

他红着眼睛盯着言溯,突然把言溯另一只手里的汤碗抢了过来,然后把碗放在自己嘴边,一口气就把一整碗姜汤都灌下去了。

言溯手里举着汤匙,看着眼前这个又委屈又生气的小厨师,依旧面无表情。

蔡明骏被辣的一抖一抖的,眼泪鼻涕都出来了,他瞪了言溯一眼,就想立刻卧倒。

可惜言溯并没有让他如愿。

言溯把汤匙里剩下的一勺姜汤喝进了自己嘴里,然后就立刻吻上了蔡明骏的唇,硬是把这最后一口汤也渡进了蔡明骏的嘴里。

蔡明骏双手抓着言溯胳膊,只能把嘴里的姜汤咽下去,接着他就感到言溯的舌头开始不老实起来……

于是,单纯的“传递姜汤”变成了法式热吻。

蔡明骏的体温刚刚恢复,这会儿几乎毫无反抗之力,只能张开嘴巴任由言溯放肆。

就这么吻了几分钟,言溯才把蔡明骏放开。

蔡明骏喘着粗气,红着脸看言溯,言溯却依旧一本正经的坐在那里,还顺便整了整衣领:“不能浪费。”

蔡明骏翻了个白眼。

这么折腾下来,蔡明骏觉得自己已经不需要这样被当成病号在床上躺着了。

他转头扯了扯言溯的袖子,“言溯,我可以了。”

言溯说:“再在这里躺半小时。”

“哎呦喂……我……”

“我陪你。”言溯的语调突然温柔起来。

他定定的看着蔡明骏的眼睛,蔡明骏被他盯得脸红继续加深,他还是乖乖的缩进了被子里。

两个人也不说话,就这样,一个在被子里一个在床边,这样互相看着。

蔡明骏想,言溯真的是太好看啦,这么好看的言溯竟然愿意跟我在一起,这个世界真神奇……

蔡明骏还没想完,言溯就说话了。

他说:“对不起,小厨师。让你在我家里受委屈了。”

蔡明骏瞪大了眼睛,“这不怪你啊……不怪你,是我自己防备心太弱……”

“不,怪我。”言溯说:“如果我之前就把我家里的事全都一五一十跟你讲,你就不会被骗了。我保证这种事情,再也不会发生。”

他接着凑过去亲吻了蔡明骏的额头,“因为,我会很难过。”

看到你受伤,或者受委屈,我真的会很难过。

过去二十几年的人生里,我受到过无数的委屈,也经历过无数伤痛,可是那些却丝毫不能动摇我的意志。

可是你不同。

蔡明骏伸出手,摸了摸言溯的头发,“那我也保证,以后不会再这么傻了吧唧的谁都相信了,我要努力努力再努力,成为能让你放心的……好……嗯……好……”

“好什么?”

“好帮手!”蔡明骏结巴了半天,终于想到这个称呼。

言溯没忍住,笑了,“帮手,你要帮我破案吗?我还以为你会说好恋人呢。”

“我觉得我已经是你的好恋人了啊!”蔡明骏说的理直气壮,言溯听的一愣,但他随后信服的点了点头,“没错,根据以往你的行为态度和我们之间的性生活和谐度分析,你的确算是一个优秀的恋人。”

蔡明骏突然很不想搭理眼前这个“怪胎”了,他眼睛一闭,装作看不见眼前这家伙。

言溯见蔡明骏闭着眼睛不说话,也恢复了沉默体质。

他干脆坐直了身子,专注的盯着蔡明骏的脸。

五分钟后,蔡明骏被他盯得各种不自在,终于忍不住打破了沉默,“你老看我干嘛啊!”

言溯说:“在我眼里你很好看,欣赏美好的事物是人类的本能。”

蔡明骏无言以对。

又被言溯这样专注的“欣赏”了一会儿后,蔡明骏默默的坐了起来,“言溯,我休息好了,半小时已经过了。”

言溯点点头,然后把西装外套递过来,蔡明骏乖乖的穿好就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言溯却再一次按住了他,蔡明骏不解抬头。

言溯说:“你再把这个穿上。”

这次言溯递过来的是一件看上去就很厚实的棉衣,蔡明骏往身上套了套……然后瞬间变成了一头小熊。

“言溯……你不会想让我穿着这个站在你身边吧!”

言溯专注的为他扣扣子,并没有立刻回答他。

直到把扣子都扣好,言溯才说:“对。”

“可是……这样会不会很难看……”蔡明骏低着脑袋,有点沮丧的样子。

言溯凑过去,抱了抱蔡明骏,“我觉得,美观和健康相比,你的健康更加重要……而且,我并不觉得你这样穿很难看,我反倒觉得,很可爱。”

“可爱?”蔡明骏懵懵的抬起头,微张着嘴巴有点不敢相信的样子。

言溯说:“对啊,很可爱,像个宝宝。”

……

…………

噗,像个宝宝……

蔡明骏被言溯突然的形容词给搞晕了,反应了一会儿才笑出来,“哈哈哈哈,言溯,谁教你的啊,像个宝宝什么的,哎呦喂好肉麻!”

言溯咳了一声,然后扭了扭头掩饰着自己的羞涩,“好了,你穿好了我们就下去吧。估计王寒马上就到了。”

 

冷冻风波终于在两个小时之后宣告结束。

言家人看到言溯带着穿成一个棉球的蔡明骏出现之后,也都松了口气。

佳思敏倒是没在现场,不知道是哪个家里的长辈,把佳思敏带走进行私人教育去了。

所有言家人几乎都已经到齐。

除了新郎王寒。

言溯皱着眉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四十三分了。

昨天王寒跟言溯说过,今天下午两点以前会到达这里,依照王寒的性格,他每次都会比约定时间提前十五分钟到达场地,现在还没到,对他来说,已经算迟到了。

周围所有人都没感觉到异常,还是说说笑笑吃吃喝喝,言溯却坐在那里沉默着。

棉球蔡明骏在言溯身边蹭了蹭,他察觉到言溯情绪的不对,所以也没说什么。

又过了一个半小时,王寒依旧没出现,新娘Christina已经到了。

Christina是JZ某议员家的女儿,这次与王寒结婚,并不单纯是一场“因爱而起”的婚姻,而算是一场政治经济上的联姻。

王寒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而言家在JZ也颇有话语权,新娘的父亲会在明年的JZ选举上争夺州长的位置,获得言家的支持至关重要。

新娘长相漂亮,举止大方,到达场地后先是向坐在一旁的言溯走过来。

“你好,言溯,我是Christina,你未来的表嫂。”新娘笑眯眯的朝言溯伸出手。

言溯却只是站了起来,向新娘轻轻鞠了一躬,“你好,以后很高兴成为一家人。”

新娘脸上的笑有点僵,但很快就恢复了自然的模样,她耸了耸肩,然后转头对蔡明骏说:“还好之前我的未婚夫跟我说起过,要不然我得多难堪呀~”

蔡明骏窘迫的笑笑,“你好……”

“你好,你很可爱~”新娘拍了拍蔡明骏的肩就走开了。

蔡明骏看着新娘穿着精致的婚前礼服游走在宾客之间,叹了口气,“果然是议员的女儿啊,厉害,厉害。”

言溯说:“只不过是把虚荣当做门面,把尖酸当做睿智的普通女人罢了。”

蔡明骏瞪了言溯一眼,“喂,那可是你表嫂啊。”

“不一定。”言溯又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

王寒已经迟到快两个小时了。

突然,他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言溯滑开屏幕,看到一条刚刚收到的短信,来自王寒。

王寒:言溯,对不起,我可能迟到了,婚礼前我一定到场,辛苦了。

言溯皱着眉盯着这条短信看了一会儿。

蔡明骏说:“怎么了?有哪里不对嘛?”

言溯说:“这不是王寒发来的。”

蔡明骏吓了一跳,他又凑过去看了一眼屏幕,发信人的确是王寒。

言溯的脸色越来越冷。

他抬头默不作声的看着眼前喧闹的人群,似乎自己并不在这个场景中一样。

“当—当—当—”五点整的钟声响起。

还有一个小时,婚礼就要开始了。

蔡明骏坐在言溯身边,纵然穿的非常非常厚实,也从心底往外涌起一丝寒气。

他往言溯身边凑了凑,第一次有了种恐慌的感觉。

真希望等会儿婚礼快点结束啊,他想,顺利的,迅速的结束,最好了。

 

TBC

啊……

这个人居然还没死成……

不,其实已经死透了就是还没发现而已

额,不用我剧透大家也知道被害人是谁了吧咳咳咳,暗示的很明显啦

下章就破破案调剂一下恋爱的气氛吧

 

爱你们~


评论 ( 8 )
热度 ( 160 )
  1. 海与迟落梦自割大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