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兴衍生】【言溯x蔡明骏】亲爱的(二十二)

大家好久不见!!!!

我回来了!!!

前情提要:言溯带小蔡回家来参加婚礼,婚礼马上开始,新郎王寒却仍没有露面,一个阴谋正慢慢浮出水面……【其实这是闹着玩儿的】【并不】

以下正文

————————

JZ时间下午五点三十分,新娘已经独自前往礼堂,静静的等待她迟到的新郎了。

双方的亲人朋友悉数到场,甚至还有一些早就被通知的新闻媒体工作者等在场外。

这场婚礼对于JZ的经济和政治格局都具有不一样的意义,各种报社以及电视台的媒体都想最早发出新郎新娘的合照,拍下他们在教父面前宣誓的瞬间,从而赢得占领头条的机会。

蔡明骏就站在新娘右前方,他看着新娘平静的脸庞,心里突然有点心酸,想走过去劝新娘几句,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新娘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在他不知道该如何上前搭话的时候,反倒是抬起了头,露出得体优雅的微笑,“王寒他一向守时,婚礼要六点开始呢,对了,言溯呢?”

蔡明骏这才发现一直站在他身边的言溯不见了。

蔡明骏歉意的向新娘点点头,然后就跑了出去,言溯怎么一声不吭的就走了……

还好言溯并没有让他找太久,几乎在他冲出大门的一瞬间,言溯就迎面走来。

蔡明骏从未见过言溯现在这样的表情,似乎是愤怒夹杂着悲伤,虽然言溯的情绪隐藏的很好,但蔡明骏还是感应出来了,他忍住了想要跟言溯说话的冲动,只是乖乖跟在他身后,小跑着再次进了大厅。

一向注重绅士礼仪的言溯第一次从人群中不礼貌的穿行过去,直接走到了新娘面前。

Christina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就算言溯站在她面前,她也还是低着头,平静的不像一个新郎在婚礼上失踪的待嫁新娘。

言溯冷冷的盯着Christina,然后说:“Brown小姐,很抱歉,王寒先生不会来参加你们的婚礼了。”

新娘还是低着头,没有反应,倒是其他在场的人发出了“啊”的一阵惊呼。

蔡明骏也吓了一跳,他张大了嘴巴,然后默默拉住了言溯的衣角。

言溯接着看着下面的人群,说:“刚刚我已经通知了JZ警署,王寒先生的尸体已经被发现。各位前来参加婚礼的先生女士,很抱歉。”

言溯说话的时候,门口待命的媒体记者们早就开始“咔嚓咔嚓”的按起了快门。

BROWN家和言家的婚事竟然转眼变成丧事,死者还是新郎,这新闻简直比婚礼顺利举办还要轰动,已经有一部分记者希望等一会儿可以拍几张尸体照片了。

言溯没有理会赖在现场的人,反倒转头走向了言家大哥言励。

言励如同平时一样,面无表情的站在一边,就算言溯已经走到了他面前,他也仿佛没有察觉一样。

言溯说:“言励先生,今天,你也许忘了祷告。”

言励终于开口了,他说:“你应该叫我大哥的。”

言溯仿佛没听到一般,伸手拉住了一直跟在他身边的蔡明骏,挤开惊慌失措的人群,走了出去。

拉住蔡明骏的手微微颤抖着,蔡明骏用力握了回去,言溯感受到蔡明骏的力量,心头一动,他说:“小厨师,你害怕吗?”

蔡明骏吸吸鼻子,JZ冬天的室外的确有点寒冷。

他坚定的摇摇头,“有什么可怕的?”

言溯说:“好,那我们先去看看案发现场。刚刚的知情人只有我一个,所以现场还没有被破坏。得赶在警察来之前把有用的线索都找到,否则现场被破坏后,一切就都会变得更困难。”

蔡明骏有些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他乖乖的被言溯牵着往前走,这一次跟之前言溯带他去案发现场还不一样,上次他觉得他就是一个来围观的局外人……可这一次,他却真实的感受到自己已经参与其中了。

他正被言溯牵引着,前往真正属于言溯的世界。

 

王寒的尸体是在言家后院的林子深处被言溯发现的。

饶是蔡明骏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在他第一眼看到躺在地上的王寒的时候,也还是全身一抖。

王寒穿着名贵的新郎礼服,安静的躺在地上,他英俊帅气的脸毫无血色,安静的闭着双眼,仿佛在这幽暗的树林里陷入了深度沉睡。

如果他的四肢没有被巨型的钉子恶狠狠的钉在地上的话。

王寒的双手和双脚都被钉子钉在地面,他的血液也顺着钉子钉入的伤口流了满地……这是一种很残忍的杀害方式。

不是枪杀,也不是刀砍,而是慢慢的用这种方法把你的血液完全放完,让你眼睁睁的感受自己生命的流逝,却无能为力。

蔡明骏的眼眶泛红,他下意识的往言溯背后缩了一下。

突然,他想起,在言溯孤单乏味的童年里,王寒表哥是唯一一个愿意跟言溯一起玩的人,在遇到蔡明骏之前,言溯对待任何人都是一种漫不经心的态度,唯独对王寒不一样,王寒必定是言溯心中最看重的朋友之一……

而这最看重的朋友,竟然会在婚礼当天以这样一种痛苦的方式慢慢死去……

蔡明骏转头看了一眼言溯。

言溯似乎已经平静下来,他站在他身边,眼睛一直看着躺在那里的王寒。

过了几分钟,言溯慢慢抽出了被蔡明骏紧紧握住的手,向王寒的尸体走去。

他蹲在地上,安静的凝视王寒身上的四个伤口,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副一次性的消毒手套……

他竟然开始以一种专业的姿势态度检查起尸体来。

仿佛这死者与其他冰冷的尸体并没有什么不同。

蔡明骏一动不动的看着言溯蹲在地上忙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盯着言溯虽然宽阔但却有些瘦弱的背影,鼻子突然一酸……

正想着,言溯突然站起来向他说了句话,“蔡明骏,看到死者的这种死法,你能想到什么?”

蔡明骏“啊?”了一声,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言溯没有丝毫不耐烦,他又问了一遍:“死者的这种死法,你是怎么想的?”

蔡明骏深吸一口气,又看了地上的尸体一眼,然后说:“……有点像是某种仪式。”

言溯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些,“没错,死者的四肢全都被铁钉砸穿,其他地方却没有伤痕,这不像是报复杀害,而像是某种仪式……而且,死者四肢摆放的位置……双手放在身体两侧,双脚交叠被钉,完全就是复制了耶稣受难的情景,恐怕嫌疑人,是个狂热的基督徒吧。”

他说着把手上的手套摘了下来,放在自己随身带着的消毒塑料袋里,重新回到蔡明骏身边。

蔡明骏伸出手去揽住了言溯的腰,“言溯……你特别特别厉害。”

言溯的背本来挺得笔直,在听到蔡明骏这句话的时候,他突然像脱了力一样抖了一下。

蔡明骏转身面对面的抱住了言溯,他比言溯矮了小半个头,这时候刚好能把脑袋搁在言溯的肩窝里,他轻轻靠着言溯,然后双手环住了言溯的背。

“小厨师,我很难过。”言溯沙哑的声音在蔡明骏耳畔响起,“谢谢你。”

蔡明骏没有说话,只是加大了抱着言溯的力度。

言溯说:“刚刚我跟你说了心里的实话,你是不是也要跟我说一句实话。”

蔡明骏说:“我又没跟你说过谎。”

“你之前跟我说你不会怕,可是刚刚你害怕了。”

蔡明骏撇了撇嘴,没理他。

言溯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说:“今天晚上,我会抱着你一起睡,不会让你做噩梦的。”

“好。”

 

街上的警笛声由远及近。

警察终于到了。

 

TBC

这文其实是个特别大的坑……

希望有生之年可以把这个坑填完TUT

真的是,只是想写个谈恋爱的同人文啊喂,我怎么这么会给自己找事儿做啊【望天】

 下次再也不写言教授这种背景的角色同人文了【擦眼泪】

评论 ( 13 )
热度 ( 142 )
  1. 海与迟落梦自割大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