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阿基米德今天定档了吗

【勋兴】【平行时空】你的名字(上)

啊,上周去看了《你的名字》,结果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终于决定写个短篇来缓解这股冲动~

突然再一次忘了自己的长篇连载,心血来潮写个短篇,希望大家见谅啦!

今天先更一发

明后天继续写哈~

总之是套用了《你的名字》里的设定,但可能没有彗星撞地球那种大场面,只是两个主角单纯谈恋爱~

 

以下正文

 

1.

吴世勋是被一个陌生的闹钟响声吵起来的。

他烦躁的像往常一样伸手去拿闹钟,却扑了个空……

奇怪,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的闹钟就放在枕边,可以伸手就碰到的地方……难道是昨天梦中的动作太大,把闹钟给打到了地上?

吴世勋闭着眼睛冥想了几分钟,终于还是决定坐起来。

毕竟他的闹钟响起的时候就证明,如果还不快立刻起床洗漱,那他第二天的课业就泡汤了。

忘了说,他是一名韩国首尔大学的大一生,本来特别轻松潇洒,但现在临近期末,课业也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他揉着头发坐起来……突然感觉这头发质地柔软不像是自己的发质……

心跳骤然快了一拍,吴世勋终于彻底清醒。

他张大嘴巴扭头看了一眼周边环境……没错,这是一个卧室,但却不是他的卧室。

房间里的装修乃至家具的摆放都不是他卧室应有的样子,吴世勋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

自己的身高貌似突然缩水,只穿了白色背心和一条条纹短裤……无论如何,吴世勋都不会穿着背心短裤入睡,这不符合他的生活习惯。

也许只是在做梦,他想。

他试探着伸出手,捏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触感细腻光滑……看来梦里的身体还不错。

吴世勋发了几分钟呆,然后默默站了起来往卫生间走去。

看来这房子是与人合租的,打开卧室,客厅里充斥着一股年轻大男孩一起居住的气息,看来昨晚有人在这里看球赛,电视前的地毯上还放着国旗和喇叭,吴世勋皱着眉扫了一眼随手摆在茶几上的杂志……

这里是中国?

吴世勋默默放弃了读懂杂志封面上汉语的意愿,毕竟他的汉语课学习还没有到达可以熟读中文的地步。

卫生间在另一头,吴世勋走过去的过程中顺便观察了一下新环境,结果自然是什么都没看出来。

那就看看……现在自己的这具身体是什么模样吧……

吴世勋想着便抬头看向了卫生间里的镜子,然后微微呆了一下。

这个身体的主人差不多比自己矮了大半头,一米七五一米七六的样子,头上的头毛微微卷翘,皮肤白皙,双眼稍微下垂……这时因为吃惊嘴巴微微张着……

吴世勋向来不善于描述人的外貌,他只是定定的盯着镜子里的人,心脏有那么一瞬间不受控的跳动了一下。

他凑近了些,似乎连那人脸上的毛孔都要看清似的,就这么呆呆的看了五分钟,吴世勋戳了戳刚刚不小心抿嘴才发现的酒窝,确认了一件事。

那就是,这人长得很好看……起码对他来说,很好看。

哦,如果硬要再加一件事的话,那就是,他很喜欢他,起码他很喜欢他的酒窝……还有他身上若有似无散发出来的奶香味。

吴世勋不知道一个已经成年的男生身上怎么会散发出奶香气,好奇心驱使他低头嗅了嗅自己身上的衣服……这么轻轻的闻了闻还是不过瘾,于是他把背心的领子扯开,幅度更大的闻了闻。

额,衣服拉开以后,发现这人的身材还真不赖,之前一直以为是个白白嫩嫩的小男生,没想到竟然还有看上去这么结实的胸肌,那……如果摸摸呢?

吴世勋本着科学研究的心态将手探入了背心里,然后……

“哥你在忙什么?”一个看上去比“他”小一点的男孩子正站在门口,一脸的目瞪口呆。

吴世勋木木的跟男孩对视了一会儿,然后若无其事的抽出了自己的手,咳了一声,走了出去。

 

天啊……真的是,太羞耻了。

 

“哥,等会儿你跟我一起上舞蹈课不?”男孩追上来拉住吴世勋的手。

吴世勋虽然不能听懂他说的每个字,但却奇迹般的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他点了点头。

男孩的脸上挂了笑,心满意足哼着歌走开了。

吴世勋松了口气,看来……等会儿要去替这个身体的主人去上课了?

可是,他连这主人的名字叫什么都还不知道呢。

 

 

2.

张艺兴现在都还没搞清楚状况。

他只知道一觉醒来以后,身边的一切都变了样。

本来他还准备起床之后立刻去隔壁把边伯贤叫起来,然后陪他去上舞蹈课呢,但是……

谁能告诉他,这是哪儿啊?

由于本来就很长的反射弧,张艺兴几乎花了十分钟才搞清楚自己的状况,他貌似……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

万幸的是,在这个世界里,他依旧是个男生。

张艺兴本人对于更改性别当女生什么的,有点接受无能。

他试探着从床上走下来,然后凭着直觉往浴室里走……还好,直觉这次很靠谱的把他带到了卫生间,然后……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惊呆了。

高大,帅气,是他在那一瞬间能想到的唯一词汇。

他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然后发现,这人依旧那么帅。

张艺兴吸吸鼻子,难道前一阵生日许的愿望成功了?他当时闭着眼睛在心里说:如果能再长高五公分就好了……

然后他试着用手比了比自己现在的身高,内心更加澎湃,竟然比自己要高六七公分,老天也太不公平了吧……脸这么完美就罢了,身材也这么好。

张艺兴嘟着嘴扯了扯自己这副身体的脸,看着镜子里的完美脸庞稍微变形,嘴角才真正露出一点笑意……

真好看啊。

张·天秤座·颜控·艺兴又一次被现在的自己……迷倒了。

可惜他并没有痴汉多久,这人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来不及想太多,张艺兴赶紧冲了过去拿起手机……韩……韩文?

张艺兴的嘴巴凹成了“O”型……竟然,和韩国的某个人交换了身体吗?

是这样玄幻的事吗?

张艺兴揉了揉眼睛,又看向了屏幕。

还好自己平时有学韩文,所以这种简单的句子还是可以勉强看懂,他看出有人在提醒“自己”去上大学里的中文选修课,今天是很重要的一堂课,务必要到。

张艺兴欣慰的点头,看来这位韩国小帅哥还很喜欢中国文化……哦,竟然还是首尔大学的学霸。

张艺兴心满意足的洗漱,随手穿了套衣服就出了门。

就算没真正的来过首尔,张艺兴也顺利的摸到了首尔大学的校门,在此为无处不在的手机智能导航鼓掌三秒钟!

门口站着两个跟“自己”一样高大的帅哥,一个眼睛大大的,笑起来充满活力,另一个则一直垂着眼睛,无精打采的样子。

张艺兴挠挠脑袋,然后决定低调的进入校门……没想到首尔大学的帅哥这么多,随便来上个课都能碰到几个……

接着他就被刚刚那个大眼睛帅哥揽住了脖子,“诶,这次竟然没迟到,进步了哦!”

张艺兴被他吓得一愣,脸也有点红。

大眼睛看到他这副表情,似乎很惊讶,“喂,你怎么了?”

张艺兴咽了咽口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毕竟谁会相信自己的朋友跟不知道哪里来的外国人换了灵魂呢?

眼看大眼睛帅哥还要继续追问下去,旁边一直没说话的人却开口了,“走吧,再不去的话就真的迟到了。”

大眼睛吐了吐舌头。

张艺兴松了口气。他跟着这两位朋友进了中文课选修课堂,然后坐在了他们身边。

中文课什么的……应该可以胜任吧……

张艺兴把脊背挺得直直的,看来这次“重要的课程”也许要拿到好成绩了呢,不知道这个身体的原主人会不会很开心啊?

不知道为什么,张艺兴就是想让这个素未谋面的男孩子开心。

即使他都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3.

被迫交换的一天度过的混乱又迅速,当吴世勋终于能好好的躺在床上休息时,已经快晚上八点了。

这人的训练强度大的惊人,不知道是靠着什么信念支撑,才能一直这样坚持下去。

吴世勋揉了揉有点疼痛的腰,眉毛轻轻皱了一下。

这样持续高强度的训练,会对这人的身体健康状况造成损伤,如果一直这样不注意,也许会酿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莫名的,吴世勋很心疼这人,虽然他还不知道他是谁。

想到这里,吴世勋坐起来,在这人的桌上翻出了一个本子。

他拿着笔仔细的思考了一阵,然后一笔一划的在本子上写下了“你是谁”三个字,中文的。

吴世勋懊恼的看着本子上因为不熟练而显得难看的中文字,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后悔自己没有好好练习中文书写……于是又过了几分钟,他还是决定在这三个字下面多加一句韩文。

“好好照顾自己,你的腰部在跳舞之后……也许会很疼,今天帮你上课,没有绑沙袋哦,望见谅~”

写完这些,吴世勋才松了口气,扔下笔倒在床上。

好累啊,不想洗澡了……吴世勋举起手挡住自己的眼睛。

可是……吴世勋又一次闻了闻这人床单被子上的奶香气,觉得自己这样不负责任的睡觉有点对不起原主人,于是他还是强打精神,走去了浴室……

吴世勋又一次害羞了。

他平时面对任何一个男性裸体都不会有这样害羞的感觉……但这具身体不一样。

他刻意没有看镜子,尽量保持自己心无杂念的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很快,他就一丝不挂了。

这具身体肌肉结实匀称,线条流畅,无论任何一个角落都透着无可挑剔的白皙……真的仿佛如同一个干净的艺术品……但让人忍不住的想把这艺术品弄脏。

吴世勋平时对那些“下半身思考”的人很不齿,但这次,他却第一次涌起了这样的冲动。

他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将手移向了“自己”的胸部……然后又别有用心的摩擦起这人胸前的凸起……

不,吴世勋及时收手,他闭上眼睛打开了喷头,这样……太禽兽太流氓了,他想。

花洒里的水毫不留情的浇在吴世勋的身上脸上,似乎让吴世勋暂时冷静了一会儿,然而在五分钟以后,他还是自暴自弃的把手放到了“自己”的下体上。

都是男人,帮忙纾解欲望放松一下……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这样就不算耍流氓了……这样顶多算是……助人为乐。

吴世勋想着,手下的动作更快,心头的负罪感也减轻了许多,那就这样,顺其自然吧。

 

 

张艺兴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中国自己卧室的床上。

看来……昨天的经历果然是一场梦,自己怎么可能穿越到一个韩国大帅哥的体内,还替人家上了一堂中文课呢?

张艺兴揉着脑袋坐起来,想了想昨天那场无比真实的梦,嘴角还带了点笑……然后他就发现,自己此时此刻,没穿衣服。

张艺兴的脑袋一下清醒,要知道,他可从没有裸睡的习惯!怎……怎么回事……

他稍微掀开被子看了看,还好……内裤还好好的穿着……

但是,这种自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轻松和舒适是怎么回事啊。张艺兴的生活里只有练习、练习不断练习,他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醒来以后这么放松的状态了……

要知道上一次还是他十七岁那年,不知道因为什么用手纾解了自己莫名而来的欲望……

等等!

张艺兴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面……这是有人帮我撸了?

是伯贤干的?

啊,不会吧!!!

还好边伯贤在张艺兴发出惨叫前敲响了他的门,“哥,你醒了没?昨天你都没做饭给我吃,我今天早上想吃你做的蛋炒饭!”

“哦……哦,来了!”张艺兴慌慌忙忙套了件衣服,然后开门冲了出去。

伯贤跟往常一模一样,看着他的目光干净又纯良,这让张艺兴想把刚刚胡思乱想的自己批斗一百次。

他走到厨房,娴熟的拿出食材开始加工。

伯贤站在他旁边笑呵呵的,“这才正常嘛!”

张艺兴边切青菜边说:“我昨天……不正常吗?”

“哥昨天特别不正常,话特别特别少,而且还会偷懒……”

“偷懒?!”

“对啊,以前哥都是拼命练舞的,都不关心自己的身体状况的,我劝哥停下来休息哥都不乐意……但昨天啊,我没劝你你就主动坐在角落里休息了。”伯贤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对了,哥,你昨天超级超级酷!有女孩子来跟你表白……”

“跟……跟我表白?”

“对啊,但被你残忍拒绝了。”边伯贤把手里的东西往桌上一放,然后开始模仿,“哥,你当时就这样站在那个女生面前盯着她看,然后连话都不说,就绕过去走了,就这么把女孩子一个人扔在后面了!”

张艺兴脑补了一下自己一脸高冷面无表情……脑补了半天还是没想象出来。

“哥,我的饭要糊了TAT”伯贤又过来打断了他的思考。

张艺兴“哦”了一声,赶紧手忙脚乱的关了火,他让伯贤自己盛饭,就赶紧回了房间。

他总觉得这里会有什么线索的,果然……没一会儿,他就发现了桌上摊开的本子。

“你是谁?”

这三个字写的有点幼稚,但已经尽量的横平竖直了……张艺兴联想到那个身体主人是韩国人,脸上露出了然的笑容。

他咬着嘴唇,拿起笔,郑重的写下了“张艺兴”三个字,过了一会儿,他又写了一句,“嘿,我可以教你中文哦。”

写完这句,张艺兴心情特别好的背着吉他出了门。

今天天气很好,适合出去散心。

也许,还能写出节奏轻快的曲子呢……

张艺兴笑呵呵的,脸上的酒窝都更深了些。

边伯贤也被他的情绪感染,吃饭吃的更香了。

 

 

4.

吴世勋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回到了韩国。

他把头埋进被子里嗅了一下,叹了口气,没有那股奶香味,不是很开心,看来下次……如果有希望再见的话,还要问问他平时用的沐浴露牌子,韩国能不能买得到。

今天大学没有课,吴世勋是准备去咖啡店打工的。

咖啡店长的儿子叫朴灿烈,他跟吴世勋一起长大,吴世勋去打工的时候,朴灿烈也会拉着金钟仁——他们的另一位发小,一起去凑热闹。

吴世勋压根不会理会这两位损友,他穿了咖啡店的制服,专注的游走在各个客人之间……这其中有很多就是为了来看他,或者说是来看他们三个人才过来喝咖啡的女孩儿。

朴灿烈和金钟仁一直盯着走来走去的吴世勋,还带了一丝平时都没有过的目光,这让吴世勋有点不自在。

终于,他忍无可忍的停在了朴灿烈和金钟仁面前,“请问二位有何贵干?”

朴灿烈张大了嘴巴,“世勋,你回来了?”

“什么我回来了?”

“你的臭脸回来了啊。”金钟仁打了个哈欠,“你昨天,一直都笑呵呵的,温暖的要死,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被人魂穿了……”

吴世勋翻了个白眼。

“而且昨天你去上课的时候,都没认出我们两个来,要不是我把你拉住,你可能就不搭理我们了!”朴灿烈也赶着来告状。

“对了,世勋,你知道你自己害羞的样子有多可爱吗!”朴灿烈没等吴世勋回答,就又抢了话,“我的天,低头笑的时候……简直更……”

金钟仁“咳”了一声,“我……比较喜欢昨天那样的你……很可爱。”

吴世勋的白眼翻的更大了,金钟仁这什么反应,这是对昨天的“我”有了别样的感情?这怎么行,他是我的!

虽然吴世勋并不知道“他”是谁,但他还是本能的燃起了些许醋意。

他“哼”了一声准备离开,朴灿烈突然叫住了他,“喂,还有个事情要跟你说,你昨天,中文选修课测试,拿了满分!首尔大学中文选修第一人!说吧,是不是自己偷偷开小灶了!以及,什么时候请我们吃饭啊?”

满分……第一人……

吴世勋的嘴角微微翘起。

他神秘兮兮的走开,然后掏出了自己手机,下意识的打开了日记本。

他有在手机上记日记的习惯……然后,他看到了昨天新增的一条,这条日记的韩语语法还不是很好,语序也不是很正确,但吴世勋却完全能明白他的意思。

 

今天帮你上了中文课,得到了不错的成绩,不用感谢我啦~

就是还不清楚你的全名叫什么,只知道大家都叫你世勋……那么是……什么世勋呢?

很好奇。

唉,好希望真的可以像你这么高啊……额,我是不是说的太多了,那就,拜拜啦。

 

吴世勋的眼睛慢慢弯成月牙,他的脸上满是温柔,可能连他自己都想象不到,此时此刻自己的神情有多温柔……一想到那人皱着眉,抿着嘴巴,脸颊上酒窝若隐若现认真打字的样子,心就会软成一团啊。

他慢慢的在那篇日记下添了一行字:我的名字,吴世勋。

 

 

 

TBC

 

 

晚安~

(明天起来捉虫改语法……好困TAT)

评论 ( 13 )
热度 ( 263 )
  1. 海与迟落梦自割大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