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阿基米德今天定档了吗

【勋兴】【平行时空】你的名字(中)

洪荒之力拦都拦不住……

估计下篇下午就出来了……可怕……

以下正文

——————————

5.

张艺兴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又躺在了那个韩国少年的卧室里……看来又一次交换身体了呢,经过上一次的经历,张艺兴已经可以基本适应了帮这个男生完成学校里的课业了……突然,他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拿过了男生的手机,然后试探性的打开了日记界面。

那天他无意中发现这个身体的主人喜欢记日记,就留下了一条日记……还询问了“他”的名字,“他”会不会真的回答我呢?

张艺兴把日记翻到最后,看到了一行字:我的名字,吴世勋。

原来你叫吴世勋啊,张艺兴低声默念了一次“吴世勋”这三个字,明明不是什么特别的字眼,读起来却让人觉得有点……甜蜜。

张艺兴的脸有些红,他晃晃脑袋然后开始洗漱换衣服。

不知道今天要上什么课呢,无论如何先去首尔大学报到总不会错,然而手机铃声再一次打断了张艺兴的思考。

张艺兴匆匆忙忙接过手机,“喂,您好?”

电话那头的人的语调拔高了一个度,“吴世勋你脑子被撞啦?我是你灿烈哥啊喂!今天你还得来打工你记得不?我家咖啡店见吧,你再不来就迟到了,我姐生起气来很可怕的!”

灿烈一口气说完就挂了电话,张艺兴默默咽了咽口水,打工……?咖啡店……?

他掏出手机翻了翻,总算找到了蛛丝马迹,是这个Sweety吗?

感谢万能的导航,张艺兴终于准时到达了工作地点。

今天的领班是个长相漂亮身材高挑的姐姐,张艺兴有在吴世勋的手机相册里见过……这位,是不是就是朴灿烈刚刚说过的姐姐?

“世勋今天差点迟到哦~”姐姐站在他面前,抬起手敲敲他的头。

张艺兴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

姐姐看着他低头认错的样子,没忍住“噗”的笑起来,“你平时对我可不是这个态度啊,小破孩儿今天怎么这么有礼貌?还知道害羞啦?”

张艺兴的脸更红了。

他从小到大都没有跟异性站这么近过。朴灿烈的姐姐看他这幅样子,似乎更开心了,她还想要再说些什么,突然赶到的朴灿烈和金钟仁为张艺兴……不,或许说是“吴世勋”解了围。

金钟仁垂着眼睛说:“宥拉姐,如果你再不放他去换衣服的话,就真的来不及了。”

朴宥拉瞪了金钟仁一眼,然后回头笑眯眯的说:“那世勋你去吧~对了……你今天很可爱哦~”

张艺兴带着火烧云一样的脸冲进了更衣间,什……什么,可爱?

他匆匆忙忙换好了制服,又赶紧出来做准备。

已经有很多女孩等在这里,想要点名让他服务了。张艺兴的韩文本来就只是能简单交流的水平,这时心里就有点慌。

事实证明,他的确无法胜任这项工作。

一个女孩子手里拿着咖啡杯说:“世勋呀,我想要的是半糖,你给我端来的是七分糖,太甜了啦!”

张艺兴慌张的冲过去对女孩子鞠了一躬,“对不起,我现在就给您换……”

“噗,不用啦~”女孩子似乎被他的样子给萌到了,“没关系的,反正也不是不可以喝……”

“谢谢!”张艺兴又鞠了一躬。

女孩子的脸蛋红彤彤的,“世勋,我还是第一次见你对我这样呢……”

张艺兴有点懵,在旁边围观的朴灿烈终于忍不住凑了过来,“世勋,你是怎么了?这位是曾经追过你但被你拒绝的女孩啊,你这样会让她重燃希望的……还是说你回心转意想跟她交往?”

“啊?!”张艺兴瞪大了眼睛,默默的跟吴世勋说了句对不起,然后跑去了后台。

宥拉姐姐坐在后面休息,看他跑进来之后又带了满脸的笑,“世勋今天真的很努力,虽然有点迷糊,但是不会扣你工钱哦~”

“谢谢……”张艺兴除了谢谢就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他从来都不善于跟女孩聊天,所以这时休息室里安静的有些尴尬。

宥拉姐姐似乎看着远处,过了很久才转头看着张艺兴说:“世勋,你什么时候回家呀?你父亲跟你之间的矛盾……已经持续快半年了吧,记得要回家看看,我家这个小咖啡店这样雇佣吴家小少爷当小工,以后会被报复的,噗……”

张艺兴这下就完全听不懂了……他想,看来吴世勋还是个挺叛逆的小孩,似乎是跟家里闹矛盾了才出来打工赚钱的?

“世勋,今天很累了吧,你现在可以下班啦~”宥拉姐姐突然笑着对张艺兴说。

张艺兴挠挠脑袋,也笑了,“那谢谢姐姐,给你添麻烦了……以后会更加努力的。”

宥拉姐姐愣了愣,终于还是笑着抬起手揉揉“吴世勋”的头,叹了口气。

 

张艺兴满身疲惫的回到住所,莫名担心起吴世勋本人来。

他本人,也是这样每天忙着上课打工吗?又倔强的不肯跟家里服软?都十八岁了叛逆期还没过啊……

张艺兴拿出手机开始记日记。

世勋你好,今天帮你去咖啡店打工了,咖啡店的生意很好,不过真的很累

我韩语不好,出了些洋相,给你丢脸啦,对不起

宥拉姐姐很漂亮,她很担心你跟家里人闹矛盾的样子……

对了,我不小心翻看了你的手机相册,相册里有很多宥拉姐的照片哦,很喜欢她但是又不好意思说吧,哈哈等以后有机会会帮你的!

今天就这样啦,再见。

 

 

再次与人交换身体在吴世勋的意料之中,所以当他在那人的卧室中醒来的时候一点都没惊讶。

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翻看前天留下的笔记本……果然那人在下面写上了答复:张艺兴。

名字蛮好听的,跟我的“吴世勋”很搭哦……

吴世勋不知想起了什么甜蜜的事,嘴角微翘……咳咳,不对,怎么能随便痴汉笑呢?吴世勋你可是一个贵族啊!

吴世勋恢复了自己不苟言笑的样子,他把自己打理一番就出了门。

边伯贤已经在客厅里等他了,看他出来后挥了挥手,“哥,走吧,班车快来了!”

班车?

什么意思……

吴世勋有点懵,所以他决定一言不发的跟在边伯贤身后。

边伯贤本来笑呵呵的走在前面,感受到“张艺兴”一点声音都没有后才起了疑心,“哥?你怎么……又不说话啦……”

“嗯……嗓子不舒服。”吴世勋到底还是找了个借口。

边伯贤点点头,“那今天给孩子们的音乐课只能我来上了……哎,本来想让哥教他们呢……”

孩子们?音乐课?

吴世勋皱了皱眉,张艺兴也不过跟自己一样大的年纪,这就去当老师了吗?

他想了想,到底还是开口问道:“伯……伯贤,我想问你一下,我们是准备去哪里教书当老师吗?我……我们是老师?”

边伯贤瞪大了眼睛,“哥!你失忆啦?我们每周末都要来阳光家园进行义务支教,给住在那里的孩子们讲课啊……而且当时还是你提议的呢!”

吴世勋心中了然,他拍了拍边伯贤的肩膀,说:“可能我昨天没睡好吧,现在我知道了,我们出发吧!”

“……”边伯贤撇撇嘴,过了一会儿,他又凑了过去:“哥,你中文说的好奇怪……是不是最近韩语念得太多了,要不你跟我说韩语?我毕竟老家是韩国的!”

吴世勋看着边伯贤真诚的脸,深情握住了边伯贤的手,他从未觉得这个跟张艺兴同吃同住的小个子这么顺眼过。

 

阳光家园里的小孩子都是因为特殊原因被亲生父母遗弃的孩子。

他们似乎都很欢迎边伯贤和“张艺兴”的到来,吴世勋刚和边伯贤进了院子,就被一群小男孩儿小女孩儿围住了。

一个特别特别可爱的小萝莉拉住了吴世勋的手,“艺兴哥哥,我想听你给我唱小星星~”

吴世勋笑眯眯的弯腰摸摸小姑娘的头,“好啊,那等一下,我们唱小星星?”

边伯贤也被孩子们围在中间,他是个孩子王,孩子们都喜欢跟他一起玩。

过了一会儿,吴世勋和边伯贤都拿出了自己的吉他,吴世勋随手调了调和弦,然后说:“这样,艺兴哥哥今天给你们唱韩国版的小星星好不好?”

小孩子们的眼睛都亮晶晶的看着吴世勋的脸,他话音刚落,他们就响亮而整齐的回答说:“好!”

吴世勋点点头,然后开始弹奏手里的吉他。

他在心里默默的给以前为了耍帅学吉他的自己点了个大大的赞。

唱了一首“小星星”,又唱了一首“三只小熊”,最后还给大家唱了一首“小红帽”,边伯贤的表情也从最开始的欣慰变成后来的惊讶。

一堂课过后,吴世勋休息的时候边伯贤凑了过来,“哥,你什么时候学的韩国的儿歌?还唱的这么好,哥你平时发音没这么好的啊!”

吴世勋不动声色拉开了和边伯贤的距离,眉毛也皱了皱。

边伯贤锲而不舍的又靠近了点,还拉住了吴世勋的手臂,“哥~~~你怎么都不理我?”

“你平时……跟他……跟我就是这样的吗?”吴世勋转头问。

边伯贤愣了愣,“对啊,我跟哥是百分之一百二十的亲密关系啊!……你去哪儿?”

吴世勋没回答,只给边伯贤留了个潇洒的背影。

不得不承认,吴世勋吃醋了。从阳光家园回到家后,他就把自己关在卧室里,拿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脸。

如果,如果能真正的与你相见就好了,张艺兴。

吴世勋想。

如果能真正的与你相见,我一定会喜欢上你的吧……不,确切的说,就算没有见面,我似乎也喜欢上你了。

唉。

 

7.

身体交换变得规律且平常。

吴世勋和张艺兴似乎都习惯了隔一天换一次身体的设定,两个人每天都在用日记交流着。

他们似乎都在慢慢的融入对方的生活中……纵然没有真正的见过面,却仿佛从出生到现在就应该在一起一样。

一切都在往不错的方向发展着……除了有时候张艺兴会擅自帮吴世勋跟宥拉姐姐表达爱意这种事……让吴世勋本人很困扰之外。

自己十六七岁情窦初开的时候,的确对宥拉姐姐有过那么一点点旖旎的想法,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宥拉姐在他心里真的只是单纯的姐姐了……

不知道这个笨蛋为什么会以为自己喜欢宥拉姐,还一个劲的撮合他们……

难道说,是张艺兴自己喜欢她?所以趁着与自己交换身体的机会,竭尽所能的接近宥拉姐?

吴世勋开了这个脑洞,心里更不开心了。

他在张艺兴留下的日记里加了一句:张艺兴,不要擅自更改我的人际关系啊!

结果换来了张艺兴的一条回复:可是……可是宥拉姐已经跟你提出去约会了。

吴世勋懊恼的揉乱了头发……约会?和宥拉姐?

天啊,太可怕了。

朴灿烈的电话来的很及时,吴世勋无精打采的接起,就听到了朴灿烈那边的怒吼,“我的天你个臭小子,我姐怎么了竟然想要跟你约会?!我不同意!”

吴世勋翻了翻白眼,“我也不想去……”

“你什么意思,你不喜欢我姐姐咯?!”

“对啊……我对宥拉姐没有那种喜欢啊……”

“那你是在玩弄我姐的感情了?你现在在家里吗?”

“你……你要干嘛?”

“我来揍你啊!!!”朴灿烈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吴世勋揉了揉太阳穴,艺兴啊艺兴,你是给我填了多少麻烦啊……

 

 

回到自己身体里的张艺兴仿佛生了一场大病。

边伯贤小心翼翼为他端来了热水喝药,想要跟他说两句话却又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

张艺兴拿过热水喝了一口,然后叹气,说:“谢谢伯贤。”

伯贤坐在他身边,忧心忡忡的看着他,“哥,你最近,很奇怪……”

“恩,是啊,我很奇怪……”张艺兴苦笑了一下,他抬头看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突然说:“伯贤,我想去韩国一趟。”

“韩国?哥是想去我奶奶家玩?嗷嗷嗷刚好我也想回家看看啦……”边伯贤兴奋的整个人都有了精神。

张艺兴揉揉边伯贤的头毛,说:“不啊,我想去首尔看看……我一个人去就好啦,很快就回来的……我……我明天就去……”

“哥这么着急吗?”

“恩,很着急……我怕,如果我再不去,有些东西有些人,就要永远错过了……”

张艺兴慢慢闭上了眼睛。

吴世勋……吴世勋……

世勋啊……

不想看着你跟其他的女孩约会,不想看你成为别人的恋人……在和你交换的这段时间里,我发现我已经很喜欢很喜欢你了……

所以,让我们真真正正的见一面吧……

世勋,我已经等不及了。

 

 

边伯贤没有想到,张艺兴竟然当天就回来了。

他脸上身上都是难掩的疲惫,一言不发的进了卧室。边伯贤看了一会儿紧紧关闭的卧室门,叹了口气然后转身走开。

所以,是真的错过了吗?

睡前,伯贤收到了隔壁艺兴哥的短信:伯贤,明天带着孩子们去春游的计划按原样执行,哈哈,不管怎么说,不能让我的个人情绪影响到你们大家……明天见!一定会玩的很开心的。

边伯贤看着这几行字,眼眶有点酸。

果然是会治愈所有人的独角兽呢……可是如果独角兽受伤了,又能让谁去治愈呢?

 

8.

当身体交换成为习惯……生活恢复了正常状态,反而让人接受不了。

吴世勋再一次从希望中醒来,在看到周围熟悉的环境后重回失望。

他和张艺兴,已经足有半个月没有交换过身体了。

这半个月,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还是像从前那样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拼命努力,练舞练歌吗?是还像从前那样,在闲暇时间就去阳光家园给那些孤儿弟弟妹妹进行义务教学吗?会在宁静的早上起床给自己和弟弟准备好精致的早饭?阳光灿烂天气晴朗的时候背着吉他曲公园里编曲作曲?

会不会,对从未真正谋面的自己……有一丝丝的想念呢?

吴世勋心不在焉的换好衣服,今天首尔的天空也很蓝……

张艺兴,我想你了。

吴世勋拿出手机,张艺兴留给他的日记停留在半个月前。

那是条非常非常贴心的恋爱攻略指南:世勋,我听说女孩子都喜欢去坐摩天轮,明天跟宥拉姐姐的约会,就将主要场地定在摩天轮吧,世勋那么帅,一定会轻松打动宥拉姐……然后,你们在一起会很幸福,祝你幸福。

这是张艺兴留下来的最后一条日记。

这算什么啊!

吴世勋心理涌起一丝烦躁,接下来又感受到了难掩的悲伤。他点开了手机通讯录……第一个名字就是:张艺兴。

备注是: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可以拨打的电话。

吴世勋盯着那串已经烂熟于心的号码,终于还是下定决心拨打出去。

说不忐忑是假的……等会儿接通以后,要怎么打招呼呢?

嘿?艺兴是你吗?我是世勋哦……

这样是不是有点自来熟……那就……

你好,请问您是张艺兴吗?我是吴世勋,韩国首尔的吴世勋。

这样……会不会太做作太庄重了……

十八岁的大学生吴世勋第一次在这方面纠结了,他有点瞧不起自己,不就是打个电话吗为什么要想这么多啊!

他屏住呼吸,近乎虔诚的拨出了这串号码……

然后,等到了程序女声冰冷的回复。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是空号……”

空号?

吴世勋又重新拨了一遍,得到了同样的答复,艺兴……艺兴留下的号码是空号?

他不想见我吗?

吴世勋的心乱成一团,他颓然坐在路边,连朴灿烈和金钟仁找来都没发现。

 

半小时后,前来找寻好友的朴灿烈和金钟仁终于搞清了事情的原委。

“所以,世勋,你是说你跟一个来自中国的人……网恋了?”朴灿烈瞪大眼睛。

“不是网恋,你才网恋!”吴世勋翻了个白眼,“总之……我要去中国一趟。”

“……我们俩陪你去吧。”金钟仁揉揉眼睛。

吴世勋说:“你们要是不愿意去也可以,我自己去就行。”

朴灿烈说:“别这样,我们早就想去中国玩了啊,怎么可能放你一个人去!只是,我还是好奇……你怎么对那个人那么上心……按你的话说,他也是个男的啊……”

“是男的我也喜欢他。”吴世勋轻轻的回了句,就闭着眼睛倒了下去。

朴灿烈和金钟仁对视了一眼,同时无奈的摇摇头。

世勋这孩子一定是最近压力太大所以产生错觉了吧……

交换身体?这怎么可能,又不是玄幻小说……唉,陪他去中国散散心也好。

 

吴世勋是属于说做就做的实干派,第二天他就订好了三张去中国的机票,按照他的印象,张艺兴家应该是在长沙,嗯,没错,他就是住在那里的。
飞机上,吴世勋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戴了眼罩靠在飞机背上,想努力入睡,却怎样都睡不着。

这让他很恼火。

金钟仁倒是无论何时何地都能睡着的样子,朴灿烈也在低头打游戏打的开心,似乎没人注意到他烦躁的心情。

等一会儿,飞机落地,他就要直接去张艺兴的住所了……他们马上就要进行第一次会面……

心脏不受控的砰砰跳动起来,看来,自己是真的很喜欢这个有点呆的张艺兴呢……

那见到他以后要说什么呢?

半个月没见,我想你了。……

艺兴,其实我来就是想跟你坦白一件事,我想我喜欢的是你。

艺兴,我喜欢你,所以我们谈恋爱吧……

以后我来中国也好,你去韩国也好,我们都……在一起好吗?

吴世勋做了个梦,他跟张艺兴面对面的站着,张艺兴露着羞涩的笑,颊上的酒窝若隐若现,他抬头看着吴世勋,一双眼睛闪闪发光,他说:世勋啊……我也是……

 

喜欢你。

 

飞机落地,美梦惊醒。吴世勋带着两个朋友,踏上了他梦寐以求的,中国的土地。

他拿出手机地图导航看了看……阳光家园就在这附近。

吴世勋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先去阳光家园看看吧,也许今天张艺兴会和边伯贤一起去义务支教,这样的话,他也可以顺便去看看那些他教过韩国儿歌的孩子们,说实话,他也有点想念那些小天使了。

朴灿烈和金钟仁完全理解不了吴世勋下了飞机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一家孤儿院。

果然吴世勋还是那个善良的小孩啊……冷酷什么的完全都是表面伪装嘛。

吴世勋循着印象一步一步的向前行走着,终于还是屈服了。

虽然印象里很近,但阳光家园的确离机场很远(如果步行的话),所以打车才是硬道理。

与张艺兴交换身体的时候,吴世勋的汉语能力突飞猛进,跟中国的出租车司机交流完全不成问题。

司机师傅带着热情的笑,“几位要去哪儿啊!放心告诉我,我在长沙开了十几年的车啦,哪里都能找得到!”

吴世勋心情不错的说:“那麻烦您了,带我们去阳光家园吧~”

“阳光家园?”司机师傅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不见,“你是指那个孤儿院嘛?”

“对对对!”吴世勋急切点头。

可是司机师傅却叹了口气,“你们看上去是外国人……那你们肯定不知道,阳光家园,早就没啦……”

“没……没了?”

“对啊,三年前就没有了,三年前,阳光家园的校车出了事故,车上连大人带孩子死了四十多个……真是惨啊……损失太惨重了,所以干脆这个孤儿院都不能开了,院长也被罚了,现在还在监狱里呢……”

吴世勋的脑袋里“轰”的一声,接着一片空白。

他似乎听不到任何声音了……过了很久,他才找回自己的音调。

他转头对司机说:“那,您带我们去这里吧……”他说着把地址给司机看了一眼。

那是他牢牢记在手机里的张艺兴家的地址。

司机师傅叹了口气,发动了车子。

 

出租车停在了吴世勋熟悉的路口。

他清楚的记得,每次他跟张艺兴交换身体的时候,他就会从家里出来,来到这个路口,再去决定今天的行程。

这个方向是练习室,那个方向是公园,还有这里……是通向阳光家园的班车。

周围的人依旧热热闹闹的生活着,吴世勋的胸口却好像一直压了什么东西。

朴灿烈拍拍他的肩膀,“世勋,你还好吧?”

“还好……他就住在前面,我们过去吧。”吴世勋轻轻直起身子,然后顺着记忆往里面走。

一切都跟脑海中的一样,那个他无比熟悉的房子,就这样慢慢出现在眼前。

吴世勋的心头一阵澎湃,他站在房门面前,然后敲了敲门。

他不确定这个时间里面会不会有人,但他还是试探着敲了……

五分钟后,有人打开了房门。

吴世勋面带喜色的抬起头,然后看到了一张完全陌生的脸。

来开门的是个年轻女孩儿,看到门外站着的三人,还稍微红了下脸。

“请问您找谁?”女孩儿的声音温柔而有礼,却又陌生无比。

吴世勋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我找,张艺兴……还有边伯贤……”

“啊……?你找他们?”女孩儿的眼眶有些红。

她低着头,似乎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过了几分钟,她才抬头看着吴世勋说:“三年前,阳光家园的班车事故,车上四十多个人,无一幸免……艺兴哥和伯贤哥当时也在车上……他们已经去世三年了。”

去世了?

吴世勋突然无法理解这女孩嘴里吐出来的简单词汇。

去世了?

死了吗?

张艺兴……他……

他………………

“世勋,世勋你冷静一点……”朴灿烈和金钟仁扶着吴世勋,让他得以站稳。

吴世勋的脸色惨白,眼泪不停的从眼眶里滑落。

“张艺兴他不会死的……”他说,“你们不知道,他还没见过我,他不会死的……”

……

接下来的世界一片漆黑。

艺兴,我终究还是错过你了吗?

 

TBC


啊……

努力码下篇……

今天争取完结

这个故事的中心就是:永永远远差三年【望天

评论 ( 29 )
热度 ( 203 )
  1. 海与迟落梦自割大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