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阿基米德今天定档了吗

【勋兴】【平行时空】你的名字(下)(完结章)

我真的……两天码完了……

果然洪荒之力是可怕的……

两万两千字完结……感谢看到最后的你们……

要番外的话记得留言,留言多的话考虑给番外【滚粗】

以及……有读后感嘛?好想跟大家交流交流继续释放无处释放的洪荒之力哦(๑•ั็ω•็ั๑)

以下正文

————————

9.

吴世勋再次醒来时那天晚上,朴灿烈金钟仁还有那个陌生女孩都守在他床前。

吴世勋揉着额头坐起来,对他们说了句“谢谢”,接着他就挣扎着想下床。

金钟仁按住他,“你现在的身体状况,需要休息。”

吴世勋摇头,“我得搞清楚怎么回事,我……不相信。”

朴灿烈说:“世勋,你从来都没有离开过韩国,你又怎么可能会见过一个中国人?你有没有想过,也许自始至终这都是你的幻觉而已,你从来都没跟我们说起过你认识并且喜欢着这样的一个人……也许,一切都是巧合……”

“不!这些是真的!我认识他!我爱着他!”吴世勋突然发疯般的吼了出来,他拿出手机,颤抖着打开日记界面摆在朴灿烈金钟仁面前,“这些!都是他给我留下的东西!我们当时是靠着这些互相交流的……你们……你们不相信不代表他不存在……他是真的……是真的……”

吴世勋的声音慢慢弱了下去,还带着哽咽。

他没有注意到朴灿烈和金钟仁有点惊恐的表情。

等他稍微平静了一点之后,金钟仁才说:“世勋,你给我们看的日记界面……是空白的……一条日记都没有……”

“……”吴世勋瞪大了眼睛,他拿过手机点开了所有能点开的文件夹,怎么可能……

那是艺兴留给他的唯一的东西,怎么会没有呢?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他留给我的日记,怎么可能不见了?

那是我们之间的联系和纽带啊!

“我没有骗你们……”吴世勋的泪水怎样都止不住,“我真的……没有骗你们,他给我留下的东西都没有了……我知道他的名字,他叫……他叫……”

新一轮的惊恐席卷了吴世勋的内心和大脑。

他突然发现,他已经不记得那人的名字了,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他叫……他的名字是……

吴世勋的大脑彻彻底底一片空白。

他愣愣的坐在那儿,看着面前的三个人,好像没有了魂魄。

过了几十秒钟,吴世勋再一次陷入了昏迷状态。

 

朴灿烈和金钟仁怎么也不会想到,来中国的第二天就要在医院里度过。

吴世勋现在还穿着病号服躺在床上,朴灿烈看着里面面无血色的吴世勋,叹了口气,“世勋真的是……唉……”

金钟仁破天荒的没有在医院的长椅上睡着,他皱着眉思考着这些事情,突然说:“也许那些真的都不是世勋的幻觉,他经历的一切都是真的,只是这一切都太匪夷所思了。”

朴灿烈揉乱了头发,他又看了一眼里面的吴世勋,“不管怎么说,把他平平安安的带回韩国才是我们最该做的……”

 

由于身体底子好,吴世勋并没有在病床上躺太久,一瓶水挂完,他就可以下床行走了。

“世勋,你身体才好,这次去干什么啊?”朴灿烈拦住了想要出门的吴世勋。

吴世勋说:“我想去上网,查查资料……”

“什么资料?”

“阳光家园大型交通事故的资料。”吴世勋垂着眼睛,没有抬头。

朴灿烈和金钟仁没辙了,只能让他去查。

由于一次性造成了车上三十九个孩子,五个老师,外加一个司机的全部死亡,这次交通事故被称为特大型交通事故载入了交通事故史,吴世勋很容易便查到了相关资料。

三年前的那天,一辆载着欢笑和希望的班车在岔路转弯时,被一辆突然失控的卡车撞翻,由于班车年代久远,车上油箱瞬间爆炸,酿成了让几乎所有知情人都唏嘘的惨剧。

车上除了三十九名孩子外,便是五名年轻的老师,其中更是有两位,刚念大学的年仅十几岁的志愿者……

事故资料很容易找到,遇难者名单却怎么都找不到。

吴世勋像着了魔一样疯狂的找遇难者名单,在他潜意识里……那个人一定没在这辆车上,那两位十几岁的年轻人也一定……一定不会是他。

终于,金钟仁在图书馆里找到了三年前的那场事故的遇难者名单,他把名单放在吴世勋面前,便不说话了。

吴世勋颤抖着打开了名单,然后一眼看到了两个名字:张艺兴,边伯贤。

他终于还是想起了他。

吴世勋慢慢的趴在冰冷的遇难者名单上,艺兴,张艺兴……

 

三年前的这场事故,是没法挽回的吗?

吴世勋的眼里突然闪过一丝希望,看来每次交换身体,都是他在跟三年前的张艺兴交换身体……

那么,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们再换一次?

如果他们再换一次,是不是一切就都可以挽回,都还来得及?!

吴世勋的呼吸急促起来,他将那份遇难者名单好好的叠起来塞进包里,然后决定去张艺兴常去作曲的公园里看看。

如果他没记错,张艺兴和边伯贤在那个公园里,有一个秘密基地。

那个地方没有开放,一般人都不会发现,张艺兴有些什么有意思的灵感都会放在那个秘密基地里,边伯贤也一样。

也许,一切都还有转机。

“你又要去哪儿啊世勋……”朴灿烈这几天也被折腾的有点惨,看到吴世勋又要出去的样子,一张脸都垮下来了。

吴世勋转头笑了,“我自己去就行,灿烈,钟仁,谢谢你们,如果你们手头有事,就先回首尔吧,我还有些事没有弄清楚,有个地方我得再去一次!谢谢你们!”

说完他就跑出了医院。

金钟仁和朴灿烈对视了一眼,认命的为吴世勋办了出院手续。

 

吴世勋准确无误的找到了张艺兴常去的小公园,然后再一次循着记忆往更深处寻找。

走过了几条岔路之后,他终于看到了一个小小的洞口……

没错,那里是曾经的秘密基地,已经过去了三年,秘密基地会不会早就被破坏了……一切都还是未知。

吴世勋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还是毅然决然的走了进去。

由于三年没人来过,这里面透着一股闷闷的潮气,吴世勋打开了随身带着的手电。

再往里走,看到了一个小桌子,桌子旁是一把落了灰的吉他。

吴世勋嘴角微翘,还好,这里没人来破坏,这里还是三年前的样子,他默默的坐在吉他前,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的桌子。

桌子上是整整一本乐谱,他拿过乐谱,从第一张看起……

耳边似乎响起了熟悉的旋律,这些旋律,他曾经听过,却忘记了在哪里……是当时远在中国的艺兴弹奏给他听的吗?

吴世勋揉揉有些酸的鼻子,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吉他拿起。

由于三年没人使用,吉他上早就落了一层厚厚的灰,随便弹奏几个音符,音准也不对了……

吴世勋闭着眼睛,把吉他的音尽量调准……他手上一直带着的银色手链也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晃动着,不小心碰到吉他的弦的时候,会发出动听的响声。

然后,他看着乐谱,开始弹奏。

那是属于他和张艺兴的曲调……在这里,他只是想把属于他们的曲调弹奏出来……

一曲罢,天旋地转。

吴世勋发现自己的灵魂仿佛脱离了肉体,向天空飞去。

他似乎……看到了才五六岁的张艺兴从他面前跑过……

小艺兴像是一只小小的奶团子,嘴巴里大叫着“奶奶!奶奶!”,旁边的老人笑的一脸慈祥,他听见小艺兴在问:“奶奶,爸爸妈妈怎么还不来接我呀……”

老人把头转过去,抹了两下眼泪。

九岁的艺兴,失去了唯一的亲人,一直抚养他的奶奶,也终于抵不过病魔离他而去,他终于还是成为了孤单的一个人。

小小人儿身子还弱弱的,脊背却挺的笔直,就算脸蛋都憋红了,也不肯落下一滴眼泪。吴世勋在他旁边看着,突然就想把这个倔强的小孩儿抱住,告诉他,没关系,他会永远陪着他……

但他不能,他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里的人。

他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看着艺兴失去了所有亲人,看着艺兴进了阳光家园,看着艺兴从那里长大,看着艺兴十六岁就离开了孤儿院自己生活。

看着艺兴终于得到了人生中第一个朋友边伯贤……看着艺兴越来越好,直到,看到艺兴,遇到了他。

他看着艺兴躺在床上对伯贤说:“我想去首尔……我怕,如果我再不去,有些东西有些人,就要永远错过了……”

艺兴一个人满怀希望的坐上了飞去首尔的飞机。

他看着艺兴有些迷茫的站在首尔的大街上,似乎搞不清方位。

然后艺兴拿起了手机,手机放到耳边后,本来带着希望和笑意的脸慢慢变得失望。

张艺兴茫然的站了一会儿,然后顺着去吴世勋家的路慢慢走着,他在那里犹豫了一会儿,但最终还是坚定了决心……

然后吴世勋看到,三年前才十五岁的自己也走了过来。

吴世勋的心不受控的跳动起来,他一路跟着十五岁的自己来到了张艺兴身边,然后与张艺兴擦肩而过。

张艺兴的身体僵了僵,他转头看着十五岁的自己的背影,似乎在踟蹰。

“世……世勋?”他终于还是试探着开了口。

三年前的世勋停下了脚步,回过头,一脸茫然的看着张艺兴,“你好,你是在叫我吗?”

作为旁观者的吴世勋几乎想要立刻冲过去大喊,艺兴,我不是忘记了你,是因为三年前的我根本就还不认识你!艺兴,艺兴……你别对我失望,你别失望……

但他终究还是一点声音都没发出。

他看到张艺兴的眼眶慢慢发红,他看着张艺兴低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啊……对不起。”

小吴世勋耸耸肩,转过了身。

张艺兴似乎在那里强忍着自己的情绪。

“世勋!”张艺兴又抬头来叫了吴世勋一次。

吴世勋皱了皱眉,有点不耐烦的样子,张艺兴却笑了,他跑到吴世勋面前,用手虚晃了一下比了比吴世勋的身高,脸颊上的酒窝现了出来。

小吴世勋还带着点婴儿肥的脸有点泛红,但他还是皱着眉,好像很不耐烦似的。

张艺兴没有理会他的不耐,他拉过了小吴世勋的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银质的手链,“这个送给你,戴上它的人,会很有福气……”

小吴世勋愣愣的看了看手心里的手链,下意识的回答:“谢谢你。”

张艺兴擦了擦眼角,“我跟你说,我的名字,是————”

接下来的话,被路边路过的汽车轰鸣声盖过。

小吴世勋似乎完全没有听清,他看到眼前这个长相好看温柔的哥哥说完那句话就放开了自己的手,再也没回过头。

他低头看着那串手链,然后把手链郑重的戴上。

能带给我好运和福气吗?

那,谢谢你了。

虽然我还是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旁观者吴世勋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链,他一直都记不太清这条自己戴了三年的手链是从哪里来的……直到现在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你啊。

原来,从开始到现在,一直,一直是你……

 

他的视线一直追随着张艺兴。

他看到张艺兴买了当天回国的机票,他看到张艺兴一个人坐在候机室里,原来,我们永远都差了三年啊……

张艺兴喃喃着。

带着绝望。

吴世勋只能坐在他身边,他没法发声,也没有办法有任何动作。

当天晚上张艺兴回到了长沙的家里,他坐在卧室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看着自己空空的手腕发了会呆,然后拿出手机,给隔壁的伯贤发了短讯。

吴世勋清楚的看到,张艺兴给伯贤的信息中写道:明天的郊游继续吧~我们还是按着原计划配孩子们出去踏青。

时间是4月12日。

这证明第二天就是2009年4月13日,阳光家园特大交通事故发生的日子!!

艺兴,你不能去!

你们都不能去!

这个悲剧,不可以发生……艺兴,艺兴,我求你,你别去,不仅你不能去,你还要阻止那天要在车上的所有人。

一共四十五条人命啊……

艺兴……

吴世勋的疯狂呐喊,张艺兴当然听不到。

他带着永远错过的遗憾,带着脸上未干的泪痕进入了睡眠。

第二天,天气晴朗,是一个适合出去踏青的好天气。

班车早早的等在张艺兴家门口。张艺兴和边伯贤带着洋溢的笑登上了班车,车上已经到了的三名老师和三十九个孩子都在拍着手欢迎他们的到来。

车子启动,车上的人唱着欢乐的歌。

半小时后,一辆突然冲出来的失控的大卡车将一切美好都碾碎。

吴世勋绝望的看着张艺兴在最后关头牢牢的将一个孩子抱在怀里……然后,死去。

 

他们本不应该这样死去。

他们本不应该死去。

 

10.

吴世勋的世界再一次陷入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熟悉的闹铃声把他叫醒。

吴世勋揉着发痛的太阳穴坐起身子,然后惊讶的发现,自己就睡在张艺兴的卧室,他们……再一次交换身体了!

吴世勋捏了捏自己的脸,触感真实而细腻……一切,一切都还来得及。

经历生死后的情感冲击是巨大的,就算吴世勋再不想,他也还是坐在床上呜呜呜的哭了出来,像是一个抢不到糖果的小孩子。

边伯贤呼呼啦啦的从门外冲进来,一脸惊悚,“哥,你怎么了?怎么哭的这么伤心?”

吴世勋本来因为边伯贤和张艺兴关系亲密的原因,对边伯贤的感情里夹杂着各种嫉妒和厌恶,这时看到伯贤竟然感觉像是见到了天使。

他哭着跑到伯贤身边,然后把伯贤紧紧抱在怀里。

“伯贤,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吴世勋充满真情实感。

边伯贤一脸懵逼,但他还是安慰性的拍了拍吴世勋的肩膀,“哥,你一定是做恶梦了,不过你得快点洗漱收拾啊,门外阳光家园的班车在等我们呢~”

“阳光家园的班车?”吴世勋恢复了冷静,他拉开和伯贤的距离,问:“今天是几号?”

“4月13号啊……”

4月13号,就是在这一天,阳光家园班车重大交通事故发生,现在是这天的早晨,一切都还来得及。

吴世勋来不及思考,他拉住伯贤的手,“伯贤,今天不能出去,不仅我们不能,车上的所有人,都不可以出去!”

“啊?哥你在说什么?”

“如果,今天,我们都在那辆车上,那我们……都会死……”说到“死”字的时候,吴世勋的心痛的一缩,他盯着边伯贤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今天,那辆车会出事故,会酿成一场非常重大的交通事故,我们现在就让车上的孩子老师都下车,哪怕是去我们旁边的小公园里玩也好,总之不能上那辆车……!”

边伯贤张大了嘴巴,“哥……你怎么知道……”

“我亲眼看到过!”说完吴世勋不管边伯贤,直接跑了出去,阳光家园的班车就停在门口,车厢里等着他的孩子们看到他出来都开心的拍着小手欢呼起来。

“艺兴哥哥,你终于来啦!!”靠窗的小姑娘一个劲儿的向他挥手。

一想到这车上的这些小天使都有可能在这场事故中丧失生命,吴世勋的心就更痛了。

他捂着胸口,踏上了班车,冲着司机师傅说:“今天,我们的行程有变,真的对不住您了折腾了您一次,今天我们不去了……”

“不去了?可是我只听院长的话啊……”司机笑了,他八成是把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当成了神经病。

吴世勋说:“真的不能去。这辆车会出事故,在车上的人,都会死去!”

车里突然陷入了一种寂静,所有人都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吴世勋,另外三个已经在车上的老师也愣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一个女老师笑着说:“艺兴身体不舒服吧,那艺兴就不用去了,伯贤也可以留下来照顾艺兴……孩子们盼望这次旅行已经很久了,而且答应孩子的事情一定要做到,不能给他们留下坏影响呀……”

“我看,张艺兴啊就是自己偷懒不想去了,所以才来这里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疯话吧……”说话的这位是院长的亲儿子。

吴世勋清楚记得,艺兴小时候被这位欺负过,就因为院长平时会偏爱张艺兴一点点。

这时他出来阴阳怪气,让吴世勋的怒气顿时从心口冲到头顶。

他猛地一踏步,扯住了院长儿子的领子,“你在说什么?”

“我说,张艺兴,你就是个废物,一辈子没爹没妈的野人!”

吴世勋的眼睛眯了眯,然后猛地一拳打了过去。

这一拳用上了十成力,院长儿子的脸上立刻挂了彩,旁边有些小朋友已经哭喊起来。

另一个一直没说话的老师站了起来,“张老师,您本来就是业余的,希望您能看清楚状况。而且在孩子面前实施暴力,会让孩子的心灵受到伤害……”

“我觉得,跟所谓的暴力相比,他一口一个‘没爹没妈的野孩子’,对小孩的心灵打击更大。”吴世勋冷着脸回答,他说话完全不像张艺兴,张艺兴一直温柔有礼,而他的语气却冷冽非常。

他说完这句话就下了车,“既然这样,祝你们旅途愉快吧。”

反正张艺兴没事,边伯贤也不会有事……他握住了自己的拳头。

救世主谁爱做谁做,他吴世勋只是个普通人,只是一个想拯救自己爱人的普通人……

拳头捏的更紧了。

他似乎听到了张艺兴的呼唤,世勋!世勋!你在哪儿!

这声音似乎就在他身边,他猛地抬起头,四处看着,然后大喊:艺兴,是你吗?

他开始往小公园里跑,还边跑边给边伯贤打了电话。

“伯贤,你一定要拦下那辆车,拜托你相信我!我现在需要去一个重要的地方!伯贤,你务必要拦下来!”

边伯贤在一头雾水的情况下接了电话,又一头雾水的接收了好多指令……来不及思考太多,他跨上自己的自行车就追了出去。

无论如何,先把车拦下来吧,艺兴哥说的总归是对的……

 

吴世勋终于跑到了小公园里的秘密基地,张艺兴呼唤他的声音也越来越近。

他更加确信张艺兴就在这里。

“艺兴?艺兴!”他大喊着。

他听到了张艺兴的回应,“世勋,我在这里,我们又交换身体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可是我……看不见你……”吴世勋四下里摸索着。

与此同时,张艺兴也在那里寻找。

他能察觉到吴世勋的气息,他明白,吴世勋就在他身边,他们之间的距离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他们就是无法相见。

是因为时间吗?

因为无论如何,他们都隔开了三年的时间……

那股熟悉的绝望感又一次席卷张艺兴的全身。

他绝望的看着面前看不见的空气墙,想象着能与墙那边的吴世勋十指相扣的样子……

“世勋啊,你怎么来这里了?”

“因为想念你……”吴世勋强忍着哽咽,他努力伸出自己的手,“因为想见你,我很想念你……很想念,很想念……”

“我也是。”张艺兴打断了他的话。

早上九点的太阳照在秘密基地的上空,吴世勋看着阳光,突然眼前一阵眩晕,接着他发现,他回到了自己体内。

那一瞬间,时空的墙猛然坍塌,张艺兴竟然也出现在他的面前。

吴世勋的呼吸变得急促,他愣愣的盯着眼前因为自己突然出现也呆愣住的张艺兴。

张艺兴还穿着他早上起床时随手套上的简单短袖,瞳孔也张大了。

十八岁的吴世勋和十八岁的张艺兴对视着,就这样一言不发的对视着。

不知过了多久,吴世勋先笑了出来,“艺兴啊……我终于,我终于见到你了……”

笑着笑着,就变成了哭泣。

吴世勋的心里有无数的话想要跟张艺兴说,这时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张艺兴这时也终于反应过来,他小心翼翼的往前垮了一步。

吴世勋抬起手触碰了张艺兴的脸颊,触感很真实,这一切都证明这不是吴世勋的妄想,再也来不及多思,吴世勋张开手臂把张艺兴紧紧的抱在怀里。

张艺兴闭着眼睛,任由他抱着。

这个拥抱,张艺兴仿佛已经等了很久很久,直到现在才由梦想转成现实。

过了几分钟,吴世勋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张艺兴,“艺兴,既然我们交换回来了……等会儿你也去帮忙拦车,应该比我去更有说服力……”

“拦车?”这时的张艺兴显然还没有搞清状况。

吴世勋知道仔细说的话肯定来不及,他只能挑重点,“今天的那辆班车,是不能开走的,否则,在这个路段,会出事故,车上的人都会死……”

张艺兴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后坚定点头,他无条件相信吴世勋的话,除了因为他喜欢吴世勋,也因为他知道,吴世勋来自三年以后。

“那我现在就去帮忙!”张艺兴点点头就要往回跑。

“等等!”吴世勋伸手拉住了他。

“世勋,怎么了?”

“艺兴,我过去……有一段时间,忘记了你的名字,那真的是很绝望很绝望的事情,我怎么想都想不起来……所以,我们这次,把名字写在对方的手心里,这样无论如何都不会忘了,好不好?”

张艺兴拼命点头,他隐隐约约记得,曾经有一段时间,他也忘记了吴世勋的名字。

吴世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马克笔,然后拉住了张艺兴的手,郑重的写字,写完以后由把笔递给了张艺兴。

张艺兴拉着他的手,微笑着写自己的名字……

然而只写了一划,马克笔就“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吴世勋的大脑再一次一片空白,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左手,上面只有细细的一横,剩下的字还没有来得及写……

时空错乱条件下的见面的确不会长久,但为什么刚给人一点希望,却又让人绝望呢?

吴世勋强忍着眼泪,他冲着空旷的地方大喊:“张艺兴!我记得你的名字!你的名字是张艺兴!我再也不会忘记!张艺兴!张艺兴!张艺兴!”

他喊着张艺兴的名字,一遍又一遍,拼尽全力,直到自己也精疲力竭。

吴世勋慢慢的跪在秘密基地的草地上,他抓着自己的头发,然后发现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刚刚他呼喊无数遍的名字,他又记不住了。

无论如何都没法想起。

那个人,很重要,他对我很重要。我喜欢他,我爱他,我要让他成为我的恋人。

他的名字,不可以忘记,我要想起他的名字……

我不可以忘记!

不可以……

可是……

我还是忘记了。

“你是……你的名字……我明明努力的记着了……”吴世勋颓然倒下,“我真是没用啊……”

 

“世勋,吴世勋……吴世勋……”张艺兴边跑在去拦车的路上边喃喃着,“吴世勋,你的名字,不可以忘记,不能忘记。我喜欢的人……我在乎的人……”

他一路奔跑着,没有注意脚下。

这边崎岖的路让他狠狠的摔了一跤。张艺兴挣扎着爬起来,大脑一片空白。

那个人……

他……的名字是……?

张艺兴悲哀的发现,自己再一次忘记了。不过没关系,当时那人有在他手心里写过他的名字。

张艺兴满怀希望的张开手。却发现上面只有三个字:我爱你。

我爱你……

张艺兴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他从来不喜欢在这种公众场合哭泣,这时被绝望吞噬的感觉却让他无法控制情绪。

泪眼朦胧中,他看到了在前面奋力骑车追赶的边伯贤。

对,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他还要阻止悲剧的发生。

……你等我。

你在未来,等我。

 

11.

吴世勋是被朴灿烈和金钟仁发现的。

据后来朴灿烈说,当时他和金钟仁几乎找遍了整个长沙,终于在某个不具名的角落发现好像死人似的吴世勋。

费劲巴拉把吴世勋背回医院等吴世勋醒过来,却连一句“谢谢”都没得到,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不古……

不过还好,结局圆满。

他们到底还是把吴世勋平安带回首尔,而吴世勋竟然奇迹般的不反对他们把他送回吴家了。

一切都开始步入正轨,要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的话……那就是吴家小少爷自从那次中国旅行回来之后,就再也没谈过恋爱没交过女朋友……额,也包括男朋友。

照他损友朴灿烈的话来说,那简直就是一个带发修行的出家人啊。

吴世勋从首尔大学顺利毕业,并且成功进入家族企业帮父亲打理公司的时候,已经距离那场风波过去了四年。

吴世勋也变得更加成熟,更加迷人。

工作狂吴世勋忙完了自己手头的工作,终于想起来今天貌似母亲给安排了一个跟某家千金相亲的饭局,赶紧拿起手机,果然一连串的未接来电。

吴世勋皱着眉拨了回去,“妈,对不起,我这里太忙了,恩,是我们怠慢了,对不起,回头我拎着礼物上门请罪……但是,我没办法谈恋爱的,对不起妈妈,恩,你们别操心了。”

讲完电话,吴世勋将自己整个丢在办公室里的沙发床上。

心里,属于爱情的那一块很柔软,但这个角落早就在很多年前就被人塞满了,虽然,他连那人的名字都记不住。

他只知道他很爱他,他只要他,这世上,除了那人,谁都不行。

可是全世界找一个人,实在是太难了。

吴世勋揉揉太阳穴,决定随便找家小餐馆解决晚饭。

他喜欢在首尔的这些街道上转悠,这让他觉得有那么一瞬他还是轻松的,转着转着,就到了有名的小吃街,他身材高挑,长相英俊,混在市井百姓中实在有些违和,但他丝毫不在意周围打量他的好奇目光。

他依稀记得那人曾经跟他表达过喜欢吃正宗韩国辣炒年糕的愿望,所以他默默的停在了一家炒年糕的摊位前。

“一份辣炒年糕,谢谢。”他说,然后他便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去。

“老板,我来一份辣炒年糕!”

熟悉的汽水音入耳,吴世勋的背猛然挺直。

那声音出现的太突然,突然到吴世勋怕这只是他的幻觉,他久久不敢回头,直到那人又说了句“谢谢老板”之后才猛地回头。

他匆匆的追上了拎着年糕离去的人的背影,然后按住了他的肩膀。

被按着的人也慢慢回过了头。

他们一言不发的对视着。

是你啊……原来是你啊……

过了许久,那人才突然笑着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吴世勋也笑了出来,“好巧,我也是。”

那人似乎在强忍着自己的眼泪,他把手里的年糕往吴世勋手里一塞,然后吸了吸鼻子,“我的名字是,张艺兴。”

“我的名字是吴世勋。”

“这次……再也不会忘记了……”张艺兴伸手环住了吴世勋的脖子。

“张艺兴,我爱你。”吴世勋紧紧的拥抱着怀里的人。

 

就算有三年的阻隔,那又怎样呢?

我们,本来就是命定的恋人啊。

 

THE END

 

(正文完!手已残!) 

评论 ( 45 )
热度 ( 277 )
  1. 海与迟落梦自割大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