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阿基米德今天定档了吗

【勋兴】你的名字番外篇(圣诞贺文第一弹)

祝各位小伙伴圣诞节快乐!

以及,没错,你没有看错!贺文还有第二弹!

无黄暴内容预警,毕竟我是小清新【喂

微量灿白预警!小学生文笔预警!

不说废话了,以下正文!

————————————————

张艺兴电话打来的时候,边伯贤还在他们的工作室焦急的整理这段时间以来的编曲。

边伯贤赶紧接起来电话,一肚子的委屈,“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说好的给我买年糕呢?我快饿死了……”

“伯贤……给你买了很多你爱吃的……额,你介不介意我带人来工作室?”

“啊,好啊好啊。”边伯贤愣愣的点头。

两年前他们就从中国来到了首尔,在他的印象里,他哥张艺兴一直都是埋头在音乐里的音乐人,从来没有结交过其他什么朋友。

韩国人应该也只认识他一个而已……这次出去买个烤年糕还碰到了熟人?

难道他哥背着他跟别人交朋友了?

边伯贤撇撇嘴,肚子里的小委屈默默扩大了。

还好张艺兴并没有给他太多胡思乱想的时间,他很快就到了。

门打开,张艺兴手里拿着两大包吃的笑呵呵的走在前头,身后还跟了个……看上去有点眼生但又莫名熟悉的男人。

吴世勋再一次看到边伯贤,刚刚平复下来的激动又一次涌上心头,他直接就想给边伯贤一个拥抱……然后被边伯贤躲过去了。

他瞅瞅张艺兴,又看看吴世勋,一脸懵逼。

“哥,你不解释一下吗?”

吴世勋挑眉,他也转头看着张艺兴,似乎是想看看张艺兴会怎样冲着边伯贤介绍他。

张艺兴摸摸边伯贤的头,脸上带着幸福和笑意,“介绍一下,这位是吴世勋,我男朋友。”

“噗——!”边伯贤无比后悔刚刚喝了一口水。

等等……这个世界有点玄幻,他有点没反应过来。

“哥……现在是圣诞节……不是愚人节吧……”边伯贤的鼻头都激动的红红的。

张艺兴说:“我没有跟伯贤开玩笑啊~”

“你你你你……”边伯贤看着他们俩互动的状态,怎么也不相信他们俩是“刚刚”才“认识”的……

“不对不对,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我怎么都不知道!”

吴世勋说:“我们两个已经认识了七八年了,过程太神奇,说了你也不懂,总之你只要接受这个事实就行了。”

边伯贤觉得自己可能要气哭。

张艺兴全程笑呵呵,他把年糕递过去,说:“伯贤,你先稍微吃一些,垫垫肚子,等会儿还有大餐要吃。”

没有什么事情是吃大餐解决不了的,于是刚刚还失落沮丧的边伯贤同学瞬间焕发了活力。

吴世勋笑笑,温柔的在张艺兴额头上一吻,“那我去把车子开来,让灿烈和钟仁先准备一下?”

张艺兴乖巧点头。

边伯贤再一次目瞪口呆,“哥,你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多韩国人……”

“说来话长……”张艺兴叹了口气。

交换身体什么的说起来太复杂也太没有说服力,总之现在一切都很好,2009年的事故也成功的避免,这样就很好了。

看张艺兴不太想说话的样子,边伯贤也就不再执着。

反正他们现在已经开了属于自己的音乐工作室,明年他们的组合也要正式发新歌了,一切都在按照最好的路线往前进行着,这样就很好很好了。

 

张艺兴低头看了一下手机,然后揽住边伯贤的肩膀,“伯贤,走吧,他们准备好了!”

 

聚会定在朴灿烈家新开的酒吧里。

酒吧里正在搞圣诞活动,所以到处都是浓郁的圣诞气息。

酒吧小老板朴灿烈笑嘻嘻的站在门口迎接他们,“世勋,好久没见你这么开心笑过了哈~”

吴世勋眉眼弯弯,手一直搭在张艺兴腰上,似乎一刻都不想分开。

这就显得后面的边伯贤有那么一点点的孤独。

朴灿烈先跟张艺兴打了个招呼,就凑到边伯贤身边,“你好,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我是朴灿烈!”

朴灿烈的笑容太过亲切,让边伯贤有些紧张的情绪稍微和缓,他也笑着说:“我叫边伯贤,是艺兴哥的弟弟,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朴灿烈为他们准备了一个包间,金钟仁早就在里面布置好了。

张艺兴看到他们熟悉的脸,鼻子突然一酸。

他曾绝望的以为,与吴世勋的相识只是一场梦,却没想到,这些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朴灿烈也好,金钟仁也好,也都是真实存在的。

现在吴世勋就在他身边,朴灿烈和金钟仁就在他面前,张艺兴却突然连话都不会说了。

吴世勋拉着他的手坐在沙发上,然后默默的盯着张艺兴看。

张艺兴本就白皙的脸上很快就染了点红晕。

金钟仁也笑嘻嘻的对朴灿烈使了个眼色,朴灿烈瞬间意会,“世勋,酒吧活动期间有点忙,我们先出去工作,等会儿回来哦~”

说完,他还拉起了一直专心吃东西的伯贤,“那伯贤也跟我们一起去吧,我请你!”

边伯贤“啊”了一声就被带走了。

于是刚刚还热热闹闹的包间里就剩下了吴世勋和张艺兴两人。

“你一直盯着我干什么?”张艺兴也抬头看着吴世勋。

吴世勋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青涩大学生的模样,四年过去,他早就变得成熟而迷人,已经是一个称职的公司领导者了。

张艺兴的手不受控制的抚上吴世勋的脸。

吴世勋没回答,他还是那样执着的深情地盯着张艺兴的眼睛,似乎永远看不够似的。

不知过了多久,吴世勋才开口:“艺兴,如果你真的一直都不出现……那我,可能要孤独终老了。”

张艺兴的鼻子一酸。

吴世勋说:“那时,我怎么都想不起你的名字,除了知道‘我爱你’之外,关于你的一切……我都想不起……”他说着慢慢把张艺兴抱在怀里,“我真的很怕,万一这一切都只是我的妄想,万一你真的不存在,那我该怎么办……”

他说到这里,顿了几秒,又接着说:“我这辈子,关于爱情的所有感情都给你了,就算你真的不出现,那我也一点办法都没有,就算一个人过一辈子,也没什么。”

“我也是这么想的啊。”张艺兴坐起来,眼眶红红的。

两个人又开始这样互相看着,一句话也不说。

似乎是想把错过的这些年都好好的补回来。

“艺兴,我爱你。”

“我也是。”

“跟我在一起吧。”

“好啊。”

“戒指你戴一下。”

“哎呦喂这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吴世勋笑着把张艺兴的手轻轻拉过来,然后把一直带在身上的指环套在他无名指上,“一直准备好的,都放了四年了,如果你还不出现,我都不知道还要放多久。”

张艺兴吸吸鼻子,“可是我没什么给你准备的。”

“没关系啊,那……我可以吻你吗?”

“……”张艺兴说:“好……好啊。”

 

吴世勋闭着眼睛吻上了张艺兴的唇,这个吻不知道迟到了多少年。

两人都秉着呼吸,小心翼翼,仿佛是十几岁的初中生。

只是轻轻的触碰而已,就让人无法平静了。

吴世勋恋恋不舍的离开,有些事情他要在一个更正式的场合完成,朴家酒吧的包间,不合适。

张艺兴唇角微翘,吴世勋也笑出了小虎牙。

又过了一会儿,吴世勋拉住了张艺兴的手:“那艺兴,今天晚上去我那里?”

“啊……”张艺兴的脸又开始泛红。

“以后,也跟我一起住吧,我得考虑一下以后去哪里结婚,恩……还有,把房子买在哪里,中国那里也……”

“我不同意!!!!”吴世勋的话被突然从门外闯入的边伯贤打断。

边伯贤小脸红扑扑的站在他们面前,“我哥走了我怎么办!哥你不会真的丢下伯贤跟他走吧!”

张艺兴还没来得及回答,吴世勋就站起来,冲着站在边伯贤身后的朴灿烈和金钟仁翻了个白眼,“说吧,从什么时候开始偷听的?”

朴灿烈咳了一声,“就从……‘我可以吻你吗’那里吧……”

边伯贤说:“其实是从我爱你开始……”

金钟仁打了个哈欠,“还以为能听到什么限制级的东西,结果你们实在太纯情了,没意思,我先走了,今晚约了人的……”

朴灿烈也说:“哈哈哈哈哈,是的,我今晚也约了人的……”

“你约了人?”吴世勋的白眼翻的更大了,“我怎么不知道你约了人?”

“我……”朴灿烈大眼睛转了一圈,然后看到了在他身边还沉浸在自己哥哥要被抢走的失落情绪中的边伯贤,“我约了伯贤,我们先走了!”

“我没有啊……我跟你不熟啊!哥!”

边伯贤就这么被带走了。

张艺兴眨了眨眼,“哎呦喂,伯贤跟他不熟吧……”

吴世勋说:“不用管他们了,他们很投缘的,等会儿就熟了。”

“哦……”张艺兴低头看了看自己无名指上的指环,又偷偷往吴世勋手上瞥了一眼。

吴世勋似乎明白他看什么似的,他笑着把自己的手举起来说:“情侣戒,一直等你来着。”

 

那,一起回家吧?

好啊,圣诞快乐啦。

 

 

End

 

文力不满,图个喜气,大家看着乐呵乐呵就行了哈~


评论 ( 3 )
热度 ( 173 )
  1. 海与迟落梦自割大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