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阿基米德今天定档了吗

【勋兴】求婚大作战(上)

说在前面:

前一段时间为了迎接艺兴的求婚大作战补完了原版《求婚大作战》,然后内牛满面的脑补了N万字勋兴版

终于有时间可以开始码字了,于是决定赶紧码完,TUT

写的可能不好,请各位多多担待

目测三发完。

 

Ps:本来想写个严小赖和世勋某角色的跨剧拉郎,但是发现无论哪个角色都不是很合适,所以干脆就用吴世勋和张艺兴的本名啦,就当做是某个架空的平行世界里发生过的故事吧,因为艺兴出演了中版的男主,所以本篇同人文里,也由艺兴担当那个穿越回过去重新挽回感情的主动方吧~

 

以下正文

 

 

1.

张艺兴曾经有意识的忽略了这一天的到来。

而他的反射弧也让他真的成功忘记了这个重要的日子,所以,他——张艺兴,在他最重要的弟弟吴世勋的婚礼的前一天,还在工作室忙到深夜。

这种不分场合化身工作狂的直接后果就是,在吴世勋婚礼当天,本将作为重要嘉宾出场的张艺兴先生成功的睡过了头。

 

好友边伯贤的电话铃声响了足有十几次,张艺兴才睡眼迷蒙的拿过了手机。

“喂……伯贤啊……”

“艺兴哥!!你看看现在几点了!!!”电话那头的边伯贤显然特别着急。

张艺兴抬头看了一眼床头摆着的装饰用闹钟,然后瞬间清醒。

现在已经是首尔时间中午十一点半……如果没记错的话……

“哥!马上就要来不及了!世勋的婚礼下午一点就开始啊喂!”边伯贤匆匆忙忙验证了张艺兴的记忆,然后又匆匆忙忙的挂了电话。

张艺兴烦躁的揉了一下头毛。

他慌慌张张为自己穿了一套早就准备好的黑色西装,然后胡乱洗了把脸、整理了一下发型就冲出了家门。

从家里出发到婚礼现场,如果顺利的话,计程车一个小时保准到,张艺兴先生强行安慰自己。

然而首尔的堵车状况让他彻底绝望。

“奇怪……这又不是北京内环,什么时候首尔也这么堵了……”张艺兴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腕表,万年不变的平静表情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师傅啊,能不能快点儿啊,有没有小路可以抄啊?”张艺兴凑到司机耳边。

司机大叔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说:“没有小路啊……而且我看,一时半会车子动不了……”

“今天怎么这么多人啊?”张艺兴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

司机大叔说:“世界马拉松比赛在举办啊,今天有当地的运动员参赛,估计都是出来围观的吧……所以我说一时半会儿动不了啊。”

张艺兴又低头看了一眼已经指向了十二点半的腕表,终于向命运屈服。

他随手给司机甩了一把钞票,就开门冲了出去。

虽然不是很想面对,但是迟到也是他坚决拒绝的。

 

西装和皮鞋真心不适合跑步啊,奔跑在首尔街上的张艺兴先生如是想。

但是什么办法都没有了……那就,只有,拼命的跑了。

张艺兴向前奔跑着,耳边是呼呼的风声,跑着跑着,他突然就想到了十几年前。

那时候他们都还是少年。

笑的一脸阳光的吴世勋还没有他个子高。

那个小他三岁的男孩弯着月牙眼,站在他的练习室门口,手里拿着给他准备的午餐便当。

在他满头大汗结束训练的时候,对他说一句:“lay哥哥,这个给你吃。很好吃哦。”

 

张艺兴的眼眶突然有点湿。

 

2.

结果不算太坏,张艺兴终于在婚礼正式开始前赶到了现场。

边伯贤朴灿烈和金俊勉作为多年的好友一直焦急的等在教堂门口,见他来了都面露喜色。

边伯贤扶住他一边手臂,有点埋怨:“哥,你吓死我了,刚电话怎么不接!”

张艺兴早就因为刚刚的奔跑没了回答的力气。

他喘了好一会儿才说:“我……我刚跑来的……没来得及……看……看手机……”

“来了就好,先进去再说。”朴灿烈扶住张艺兴另一边胳膊。

一直没说话的金俊勉也点点头:“对啊,先进去再说吧,马上就开始了。刚刚世勋还问我们你怎么还不来呢。”

张艺兴点点头,没说话。

不知道是因为体力的流失还是因为心里不舒服,张艺兴这时候什么话都不想说。

四个人蹭进了礼堂,其他宾客早就三三两两的站在了里面。

婚礼现场被布置的很漂亮,纯洁,浪漫,又因为是在教堂,所以多了一点庄严肃穆。

延续到门外的红色长毯很漂亮,礼堂正中的十字架很漂亮,洒在长毯两旁的花瓣也很漂亮……

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么完美,张艺兴却依稀察察觉到自己的一点心酸。

他曾经竭力的无视这种感觉,却终究没能成功做到。

恍惚间,他面前站了一个人。

张艺兴稍微抬头,然后看到了现在早就比他高了半头的吴世勋。

吴世勋真是一个帅气英俊的新郎,张艺兴心里想。

他还是跟从前一样,笑弯了一双月牙眼,他说:“艺兴哥,你看,我穿西装是不是很帅?”

吴世勋很少正儿八经的穿正装,除了他大学毕业典礼上穿了正装,张艺兴就几乎没见过了,这时候听他这么问,张艺兴的心里涌起一股无名的酸楚,但他还是笑了:“帅。我们世勋果然是最帅的。”

吴世勋似乎因为听到这个让他满意的答案心情大好,他点点头,然后说:“那,艺兴哥等会儿上台致辞的时候,记得帮我说点好话啊。”

张艺兴笑出一对小酒窝,“放心……不过你从小到大什么德性我都看在眼里,好话一时之间还真的有点找不到,坏话倒是有一车。”

吴世勋说:“反正艺兴哥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都喜欢。”

他说完以后冲着那边新娘站着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说:“呐,我先过去了。”

“嗯,你去吧。”张艺兴的手里紧紧握着酒杯,他保持着得体的微笑,目送吴世勋慢慢走远。

 

“艺兴。你还好吧?”不知什么时候站到张艺兴身边的金俊勉突然轻轻开口。

张艺兴楞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我能有什么不好?”

金俊勉忧心忡忡的看了张艺兴一眼,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3.

仪式进行的非常顺利。

新娘漂亮可爱,跟吴世勋站在一起简直是一对人人称羡的璧人。

戒指交换完后,现场到处都是充满祝福味道的掌声。

边伯贤感慨的拍着手,说:“真心没想到,我们这伙人里就世勋是最小的,没想到到头来他却是最早结婚的,唉,造化弄人啊……”

朴灿烈咧开了嘴也跟着拍手,说:“你要想结婚你也可以结啊,不用羡慕他!”

边伯贤剜了朴灿烈一眼,不说话了。

张艺兴却没有搭话也没有看他们,他只是抬着头看着站在前面的吴世勋……

吴世勋是真的长大了,长大到可以扛起作为丈夫的责任了,长成了真正的男子汉了。

吴世勋的视线突然扫了过来,和张艺兴的目光撞了正着。张艺兴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

从前的一幕幕都从脑海中瞬间闪过,仿佛是一部长长的电影。

这部电影,主角是他和吴世勋,每一帧镜头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们之间,本来应该是最亲密无间的关系……到底是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样?

只能远远的互相看着。

从此以后,渐行渐远,最终默默遗忘。

张艺兴的手慢慢握成了拳。

 

司仪的声音打断了张艺兴的思路,“各位!现在请欣赏SIM工作室的朴灿烈先生为新郎新娘特别制作的幻灯片!”

幻灯片从刚出生的吴世勋开始。

张艺兴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大屏幕,看着屏幕上的吴世勋从一个襁褓里的小baby一点点的长大,一点点的丰富着自己的人生阅历。

张艺兴的鼻子慢慢变酸。

看着幻灯片,他才发现,原来吴世勋过去人生的每一个重要时刻都几乎有他的身影。

第一天上幼儿园的时候,是他们两个手牵手去的,吴世勋比他小三岁,上的是他们小学的附属幼儿园,那天吴世勋的父母因为工作原因没在家里,所以拜托他妈妈在送他上学的时候顺便把吴世勋也送过去,那会儿吴世勋还是个小小的奶娃娃,胆子小小的,小手紧紧的拉着他那时也不大的手。

在幼儿园门口的时候还因为不想跟“哥哥”分开哭了鼻子,小脸蛋哭的一塌糊涂的时候被拍了这张照片,照片里的小世勋还不肯松开他的手呢;

第一次得到运动会的三等奖,是在小学二年级,二年级的小世勋赛前紧张的一塌糊涂,张艺兴作为“高年级”的哥哥,一直尽职尽责的陪在他身边。他对世勋说,你跑好了我就给你买汽水!

小世勋点点头,眼睛里一闪一闪的,仿佛盛满了星星。

那场运动会,吴世勋作为二年级的小朋友拿了奖,所有人都惊呆了,拍下那张照片的时候,吴世勋手里还捧着张艺兴给他买的橙子汽水;

吴世勋仿佛一路都追随着张艺兴的步伐,但因为张艺兴比他大三岁,两个人永远也没法在同年级,但吴世勋却能非常自然的进入张艺兴的生活。

朴灿烈边伯贤都是张艺兴高中音乐社的朋友,金俊勉也是高中时的学生会会长。吴世勋作为初中生整天跟他们混在一起竟然一点都不违和,他们甚至还组成了一个非常厉害的校篮球队。

篮球队第一次拿冠军的时候,吴世勋刚好要告别初中生活,成为一名高中生了。

那天晚上,五个人特意选择出去吃了一顿大餐,吴世勋坐在他们中间,脸上洋溢着特别阳光的笑……张艺兴呢,也坐在他身边——他们永远形影不离,仿佛本来就应该如此……

……

大屏幕上的照片一张一张的翻过,世勋现在新娘的身影也渐渐的出现在了照片之中。

幻灯片的结尾堪称完美,它定格在新郎新娘成功订婚的那一刻……张艺兴本人也出现在照片中,眼里却满是落寞。

 

张艺兴的视线有点模糊。

他心脏里瞬间充斥的东西几乎要将他整个人挤破,他的身体也在微微颤抖着。

那个人,站在前面,作为新郎的那个人……

他,本来也许,是……要跟他……

 

“下面,请新郎的挚友张艺兴先生上台致辞。”

司仪的话再次提醒张艺兴注意场合。

他茫然的抬头看了一眼站在面前的吴世勋,又扭头看了一眼台上为他准备好的话筒。

对。

他的身份是新郎挚友。

所以,他有什么资格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呢?

他只是他的竹马哥哥,他的挚友而已。

 

 

4.

张艺兴站在话筒前的时候,表情还是有点茫然的。

他的眼睛里似乎没有焦距。

站在台下的金俊勉直起了背部,有些紧张又有些担忧的看着张艺兴,但接下来,张艺兴的表现就让他松了口气。

张艺兴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他先给了所有人一个最真诚的微笑,整个人都闪闪发光起来,颊侧的小酒窝也一深一浅的露出来。

 

吴世勋坐在台上,他这个角度能看到张艺兴的侧脸,也能清晰的看到张艺兴脸上的小酒窝,吴世勋一动不动的盯着那个离他不远却又很远的人,似乎一点关于那人的细节也不想放过。坐在他身边的新娘稍微拉了拉他的手,他转头然后看到了新娘充满爱意的表情,这时他才意识到,他已经跟身边这个女人结婚了。

从此以后,他不再是那个无牵无挂的吴世勋,他是丈夫,以后也会升级成父亲,他需要负责一辈子的,是身边的这个已经成为他妻子的女人……而不是那个,准备为他致辞的挚友,张艺兴。

那么,就让他最后放肆的看着那人一次吧。

从此以后,从前那些该有的、不该有的感情,全都深藏心底,永远不再提起。

张艺兴,他在心里默念着,张艺兴……

 

“大家好,我是吴世勋的邻居竹马哥哥,张艺兴。”张艺兴开始真诚开口,他的双眼里似乎盈满了水分,“我们认识真的很久很久了,我是中国人,但是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带我来到首尔定居,世勋是我的邻居。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六岁,他才三岁,还穿着开裆裤叼着奶嘴,话都说不明白呢。”

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张艺兴接着说:“开始的时候,我很不喜欢他。因为我觉得我妈妈更喜欢他,有好吃的记得给他都不记得给我,他长得又好看,别看他现在很好看,他小时候更好看,所有长辈都喜欢他,我那会儿也不大,就非要我照顾他了。但是……他实在是太会讨好人了。那会儿他比我矮多了,整天跟在我身后,做我的小尾巴,奶声奶气的叫我‘哥哥’,然后我也就顺便带着他一起玩儿……”

“就这么一起,然后我们就长大了。他很想超过我,但是没办法,我们永永远远差三年,我毕竟是他哥哥。”张艺兴的语气带了点得意,他转头看了一眼吴世勋,然后就注意到了吴世勋身边满脸幸福的新娘。

心脏不受控制的刺痛了一下。

张艺兴努力的让自己语气保持平稳:“哈哈,说了太多不相干的话了,我们说回正题。我们世勋呢,虽然有时候很孩子气,还可能会任性发一些小脾气,有时候还会偷偷躲起来哭……但是,他是一个非常负责任也非常温柔,贴心的男子汉。”他真诚的看着新娘的眼睛,说:“他身上真的有太多太多优点了,如果你有不开心,他会第一时间发现,然后想尽办法逗你开心;他会记住所有关于你,关于你们的重要日子,并且会为你营造一个非常浪漫且让你难忘的美好回忆……他,他会花心思为你准备一些小礼物,让你觉得你们之间永远新鲜……他会弹吉他,会跳舞……他热爱生活,热爱小动物,他家的小狗vivi就被他照顾的很好。他以后……还会是一个很称职的丈夫,一个很合格的父亲……他……他很喜欢小孩……”

张艺兴听到自己的声音断断续续,有些颤抖。

他似乎能感受到自己眼眶里翻涌而上的泪水,这些泪水被他努力的压抑着,他的鼻音越来越重,似乎马上就会哭出声来。

不行,不能在世勋的婚礼上作出无礼的举动。

张艺兴的头昏昏沉沉,他的视线有些模糊,“所以……你们一定会幸福。祝你们幸福。”

张艺兴草草结束了自己的致辞,他冲着新郎新娘重重的鞠了一躬,然后就匆匆走下台。

 

婚礼的流程还在继续。似乎没人注意到张艺兴情绪的失控。

“艺兴,要不要去外面透透气?”金俊勉拍了拍张艺兴的肩膀。

张艺兴抬眼看了金俊勉一眼,眼角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好。”

 

TBC

一更四千九百字,晚安!

ps:求爱心求评论~爱你们!

评论 ( 40 )
热度 ( 367 )
  1. 海与迟落梦自割大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