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兴】求婚大作战(中)

说在前面:救命……我……又爆字数了……


————————

5.

张艺兴高中的时候,遇到烦心事就会拉着金俊勉去天台上透气。

金俊勉比张艺兴大一点,所以在大部分时候作为“哥哥”的张艺兴在金俊勉这里还能稍微放松一些,他有时会把自己心里的难处跟金俊勉倾诉,而金俊勉也愿意做他的倾诉对象。

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

此时此刻,金俊勉坐在张艺兴身边,给张艺兴递过一张纸巾,“艺兴,我刚还以为你要抢亲……”

张艺兴说:“抢亲?什么抢亲?”

“就是把世勋抢回来啊。”

“哪……哪有的事……”张艺兴的话都说不顺畅,他自认对吴世勋的感情一直被他隐藏的很好,他坚信连金俊勉都不会察觉。

金俊勉挑眉看了张艺兴一眼,说:“原来你不喜欢世勋啊?我还以为你喜欢他呢。”

“怎么可能……我们……我们都是男人……”张艺兴的头垂了下来,不知是在跟金俊勉说,还是在跟自己说,“而且我还是他哥哥,我……没有……”

“真的没有吗?”金俊勉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刚刚致辞的时候,真的好像在表白啊……看来是我多想了……”

张艺兴白皙的脸慢慢变红,原来刚刚在台上他的表现那么明显吗?

当时他的大脑一片混乱,说了什么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其实,没关系哦。”金俊勉又说,“男人也好,哥哥也罢,其实没关系的,主要是你自己的心,你心里真的不会在某个时刻后悔吗?”

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不过现在说这些也于事无补了,你要好好加油啊。我先进去了。”

张艺兴没答话。

后悔?

十五岁的世勋第一次跟他说“喜欢”,却被他当做笑话敷衍过去……

十六岁的世勋为了早早跟他一起念大学,努力跳了两级,却只换来了他的那声“任性”……

十九岁的世勋为了给他生日惊喜整晚等在他的单身公寓门口,而他却出去跟工作室里的朋友嗨了一整晚,清早才回来……

他错过了世勋的一切明示暗示,错过了世勋别出心裁的生日礼物,甚至错过了世勋的二十岁生日。

……

二十三岁的世勋最后一次拦住他说“喜欢”却被他再次敷衍过去……

这些“小事”,几乎全都深深刻在张艺兴的大脑深处,一不小心就会一闪一闪的出现,让张艺兴的心里充满悔意。

如果……

一切都可以重来……

可是,正如金俊勉所说,现在一切都于事无补了。

张艺兴的泪不管不顾的涌出,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思考,他只想就这样旁若无人的大哭一场。

 

“唉,你一直在这里哭有什么用?”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出现在张艺兴耳边。

张艺兴满脸泪痕的抬起头,一个穿着教堂礼服的年轻人站在他面前,一脸的不屑。

“你是……?”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年轻人的嘴角翘了翘,“你真的想回到过去吗?

回到……过去?

“啊?”张艺兴彻底反应不过来了,他一脸懵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年轻人说:“我可以帮你,只要你有决心,”

“我……我很想回去……我过去应该不止一次伤害过世勋……”张艺兴又垂下了头。

“好的。那我们先稍微把时间往前调一点。得看着照片才能把你送回去。”年轻人撇了撇嘴,然后打了个响指。

张艺兴的世界瞬间天旋地转,等他完全清醒过来,他已经站在了刚刚的礼堂里。

司仪正在主持流程,“各位!现在请欣赏SIM工作室的朴灿烈先生为新郎新娘特别制作的幻灯片!”

……幻灯片?

刚刚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张艺兴左右看了看,发现大家都是一脸的祝福和期待,跟刚刚看幻灯片前的表现一模一样。

时间,真的可以倒退,可以重来?

 

容不得他多想,幻灯片又开始播放了。

一切都在按照刚刚的顺序播放着。

照片一张一张的翻过,从baby开始慢慢长大的吴世勋一点点在眼前呈现,渐渐地,每一张照片里都出现了他张艺兴的身影……

几乎每一张里面的世勋都是充满笑意的,直到那张照片出现在眼前。

那是一张他们五个人的合照,吴世勋跟他紧紧的挨在一起,脸上却没有笑意,照片上十几岁的世勋皱着眉看着镜头……而其他人,却全都是带着真挚的笑意的。

世勋为什么那么不开心?

记忆力他一直是带着最阳光的笑的啊……

难道是?

张艺兴突然想起来了,那是吴世勋刚上高中一年级的时候,吴世勋升高中,张艺兴却要步入大学校园,他们马上就要面临真正意义上的长时间分离。

那时才刚满十五岁的吴世勋,在他们的一次篮球比赛后拦住了他。

他现在还记得吴世勋当时的表情。

那张好看的脸上充满期待,眼睛也弯成了月牙,他说:“lay哥哥。有一件事,我藏在心里很久了,现在想跟你说。”

“我喜欢你。lay哥哥,我喜欢你。”吴世勋伸出手,拉住张艺兴的手,紧咬着下唇。

当时的张艺兴是怎样表现的了?

他当时使劲甩开了吴世勋的手,然后说:“喂,你不要随便开玩笑啊!毛都没长齐呢说什么喜欢啊,哈哈哈哈你太好笑了!”

“lay哥哥是……有喜欢的姐姐了吗?lay哥哥念大学以后会谈恋爱吗?”那孩子低着头,声音里带着鼻音,似乎在忍眼泪。

“是啊,好容易要念大学了,当然会交女朋友了,你也要好好努力啊,以后我们没办法罩着你了你自己在高中要好好的!”

当时的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竟然用这种敷衍的态度面对少年的真心……

不,当时他真的没把吴世勋的“告白”当做少年的真心,就这样他跟世勋渐行渐远,直到到达现在的境地。

张艺兴的拳又紧紧的握了起来。

就在这时,周围的时空仿佛突然静止了。

张艺兴吃惊的抬头,发现身边的人全都不动了,他们的动作都停留在刚刚的一瞬间,吴世勋也保持着偏着头带着笑意看幻灯片的姿势……

此时此刻,除了张艺兴本人,全世界都被按下了暂停键。

刚刚在外面见过的年轻人又出现在他身边,“你想回到现在这张照片的时候,对不对?”

张艺兴点点头,“对。”

“好,那我愿意帮你回去,不过,时间也许有限,你要在有限的时间完成你最想完成的事……”年轻人摸着下巴,“你真的下定决心了吗?”

“恩!”张艺兴坚定的点头。

他很久没有像这样全身心都渴望一件事了,他太想回到那个时候,然后好好回应十五岁世勋还不成熟的告白。

年轻人满意的笑笑,“好的,那你念咒语吧,哈利路亚chance!”

“哈?”

年轻人拿起婚礼宴席上的一块炸鸡,心满意足的吃了一口,说:“对,记得喊出来啊。”

张艺兴吸了口气,然后盯着幻灯片上的照片,坚定而认真的喊出了这个听上去有点荒谬甚至好笑的咒语,“哈利路亚!CHANCE!!”

 

又一次天旋地转。

张艺兴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置身于篮球运动场上。

十七八岁的伙伴们正在赛场上进行赛前热身,刚满十五岁还有些瘦弱的吴世勋也在。

……我,真的回到过去了?

张艺兴揉了揉眼睛,他抬起头看着那边表情紧张的吴世勋,眼眶慢慢变红。

原来,再次见到你时,我自己也会鼻头泛酸,原来我这么想念你。

你好啊,十五岁的世勋。

 

 

6.

“艺兴哥!你怎么还不来热身!这可是我们代表中学打的最后一场比赛诶!”朴灿烈冲过来拍了张艺兴一下。

张艺兴这时才回过神来,“哦……我……我马上就好。”

朴灿烈看着张艺兴泛红的眼眶吓得嘴都咧开了,“艺兴哥,我刚拍疼你了?”

“没有没有。”张艺兴吸吸鼻子。

他伸了个懒腰,然后跟在朴灿烈身后上了赛场。

吴世勋看他径直走过来,似乎是有点害羞又有点紧张,小脸都红扑扑的。

“世勋,加油啊!”张艺兴伸手摸了一把吴世勋的短发。

吴世勋“啊”了一声,然后低声说了句,“lay哥哥,我会加油的。”

张艺兴的眼眶又开始泛酸了。

“lay哥哥”是吴世勋对他的专属称呼,他小时候敢想又中二,觉得要给自己起个响亮的“艺名”才好,想来想去,还是觉得“LOOK AT YIXING”(lay)最拉风,他还把自己给自己起的这个艺名写在了橡皮擦上。

不过,他是把这个当做自己的秘密进行珍藏的,没想到被来借橡皮的小世勋发现了,小世勋的眼睛亮晶晶的,他奶声奶气充满崇拜的说:“谢谢lay哥哥借我橡皮。”

就这句话,让小艺兴心里的那点虚荣心突然就得到了满足,他就这样默许了吴世勋的专属称呼……

后来呢,吴世勋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叫他lay哥哥了呢?

是从……他最后一次拒绝吴世勋之后吧。那次以后,吴世勋就只称他为“艺兴哥”了,跟其他普通的朋友,没有任何区别。

想到后来发生的种种,张艺兴的心里又开始难受起来。

眼前的吴世勋自然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动,他凑近了点,说:“lay哥哥,我真的会加油的,我们一定可以拿第一。”

张艺兴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然后重重点头,“嗯,我们一定能拿第一!”

金俊勉吃了一惊,“艺兴,你以前可从来不会这么胸有成竹说大话的,这次怎么这么肯定?”

张艺兴咳了一声,“嗯……我为了鼓舞士气嘛……”

他自然没办法对现在的这些伙伴们说,他是从未来穿越回来的,自然知道比赛结果。

这场比赛,他们五个人全都超常发挥,最后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成绩,足足领先了对手二十几分。

这场比赛,也为张艺兴的高中篮球生涯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一切都跟记忆中一样,比赛结束的哨声吹响,裁判把代表冠军的奖杯递给了小队长金俊勉。

体育馆内的欢呼几乎能把屋顶掀开,朴灿烈和边伯贤也抱在一起欢呼着,金俊勉也有些动容,吴世勋更是抿紧了唇……

张艺兴从未想过自己可以重温这段他十分珍惜的少年岁月,这时也不禁眼眶泛红。

 

比赛结束后,几个人就按照原计划去小饭馆庆功,如果张艺兴没记错的话,小世勋就是这时候把他叫住的。

果然,在进饭馆包间之前,吴世勋小心翼翼的拉住了张艺兴的衣角。

张艺兴强忍着内心的悸动,他像是从没经历过这些一样,一脸疑问的看着吴世勋,“怎么了世勋?”

“lay哥哥……我有事要跟你说,可以,可以请你来一下吗?”

“好啊。”张艺兴乖乖的被吴世勋带着走。

吴世勋还特意找到了一个没什么人经过的角落。

他一直低头,鞋子磨蹭着地板,“lay哥哥,我……想送你一个礼物……”

“礼物?”张艺兴是真的没想到,在他的记忆力,他不记得有送礼物的桥段。

吴世勋一直背在身后的右手伸出来,手心里躺着一个手工制作的篮球钥匙扣,一看就知道这时吴世勋亲手缝的,虽然针脚有些粗糙,却难掩他的用心。

张艺兴双手接过钥匙扣,颊侧的酒窝显现出来,“谢谢世勋,我会一直带在身上的。”

吴世勋的头慢慢抬起来,他的双眼亮晶晶的,脸颊也泛着一点点红,“lay哥哥……恭喜你高中毕业……我……大学和这里有点远,但是……还是希望lay哥哥不要去住校,我……我会想你。”

十五岁的世勋竟然这么可爱,张艺兴的心都被萌的发颤,他差点就答应了吴世勋不去住校的请求,然而……

“世勋,我会尽量抽时间多回家的,你高中也要加油啊。”

“哦……”吴世勋有些失落的点头,过了一会他又开口了,“lay哥哥,有一件事,我藏在心里很久了……这个秘密,我想今天告诉你。”

终于要来了吗?

张艺兴忍着自己似乎随时都会涌出的泪水,他认真的看着吴世勋,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吴世勋的声音有些颤抖,双手也局促的捏着衣角,“我喜欢你。lay哥哥,我喜欢你。”

说完,他伸过手来,拉住了张艺兴的手。

吴世勋的手心里有些潮湿,全都是因为紧张而浮现的冷汗……

张艺兴用力的回握住吴世勋,“我知道了。”

“……你……你……”吴世勋惊讶的睁大眼睛,“你不觉得恶心吗?”

“为什么会恶心呢?”张艺兴温柔的笑着。

“因为……有同学跟我说,男的喜欢男的,很恶心……”吴世勋的鼻头红红的,有点委屈的样子。

“不是这样的。世勋,谢谢你的喜欢。但是我现在恐怕没法回应你,你还太小了。”

“那lay哥哥会不会上了大学以后,就谈恋爱……然后忘了我……”

原来那时的吴世勋心里永远都充斥着这种恐慌,对未来未知的恐慌。

张艺兴的心脏一抽一抽的疼痛,他注视着吴世勋的双眼,然后说:“不会。世勋永远是张艺兴心里除去父母以外最重要的人。这个位置,永远不会被其他人取代。永远都不会。”

吴世勋愣愣的看着他,两行眼泪直直的从眼眶中涌出来。

“那世勋呢?我会不会也是世勋心目中除去父母以外最重要的人呢?”

“嗯!”小世勋拼命点头,然后伸出双臂紧紧的和张艺兴拥抱着。

“lay哥哥,我会努力,尽快考上你的大学,你……你等我。”

“好啊,等你。”

迟来的答复说出口,张艺兴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过去的那些年,吴世勋无数次明示或暗示他,而他却总碍着自己心里的那道坎一次次的拒绝,直到看到吴世勋要和别人结婚,他才意识到自己对吴世勋的感情已经深刻到了这种地步。

重新来过,他再也不要做出让他后悔终身的任何事。

就这样过去了十几分钟,张艺兴才慢慢开口说:“世勋,进去吃饭吧,你那几个哥哥都等急了。”

“再等一会儿……”吴世勋的声音闷闷的。

几乎一瞬间张艺兴就反应过来,吴世勋是觉得自己这副惨兮兮的哭脸暴露在那几个损友哥哥面前太没面子了。

小少年的尊严问题格外重要,张艺兴也格外有耐心。

等吴世勋彻底整理好情绪,张艺兴才拉住了他的手,“走吧。”

“lay哥哥……你好久都没这么跟我手拉手一起走了……”

“啊?是吗?”

“以后……都可以这样吗?”吴世勋又小声的问了一句。

张艺兴咬了咬下唇,他停住脚步,然后说:“世勋,也许……明天的我就会忘记今天发生过的事情,如果那样,你会原谅我吗?”

吴世勋惊讶的张了张嘴。

张艺兴叹了口气,然后说:“世勋,不管明天的我怎样,你的心里都不要难受或者失落,因为无论何时,我的心里你都是仅次于父母的存在,记住了吗?”

吴世勋似乎懂了,又好像没懂,但他的眸子里却满是开心。

张艺兴的心情也莫名舒畅起来,他拉着吴世勋的手更用力了。

到达包间的时候,菜式都快上齐了,边伯贤和朴灿烈为了庆祝高中生活圆满结束,还喝了几杯酒,现在都有点醉醺醺的。

金俊勉笑呵呵的看着眼前这两位活宝,看到张艺兴拉着吴世勋进来,他举了举杯,“你们终于来了,这两位都快疯了。”

张艺兴说:“最后一次嘛,随他们吧!”

金俊勉看看吴世勋又看看张艺兴,脸上笑意更明显了,“世勋都这么大了,还这么黏你艺兴哥啊。”

吴世勋撇撇嘴,“我只黏lay哥哥的!”

金俊勉笑着摇摇头,他冲那边的灿白两人说:“先别闹,过来拍照纪念一下,拍完再吃!”

“好勒!”朴灿烈和边伯贤立刻冲了过来。

饭馆老板贴心的拿着相机走了进来,几个年轻人在镜头前挤作一团,张艺兴手里还紧紧握着那个篮球钥匙挂。

“孩子们,看这里!”老板盯着相机,“1—2—3!茄子!”

“咔嚓”一声,随着快门按动,张艺兴感受到了一股极大的吸力,紧接着,又是一次让人头晕目眩的穿越。

清醒之后,张艺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婚礼现场。

幻灯片还在播放着,还是刚刚停留的那张饭馆合影。

张艺兴盯着幻灯片,心脏又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

之前照片里吴世勋难过的表情已经不在了,现在照片里的他紧紧的靠在自己身边,一脸的幸福和憧憬,漂亮的月牙眼也笑的弯弯的,唇边甚至露出了一点俏皮的虎牙尖尖,而自己的手里也紧紧握着那个世勋亲手送的篮球钥匙扣。

真的……改变了!

张艺兴往新郎新娘的坐席方向瞄了一眼,吴世勋也在认真的看着幻灯片,他注视着眼前这张照片,一脸认真……甚至还有一点点的深情。

随着过去一起改变的,还有他的记忆吗?

张艺兴静静的看着吴世勋英俊漂亮的侧脸,那就让我努力的,把过去给你的不好记忆全都改变吧,他想。

 

7.

幻灯片继续播放。下一张照片又一次直直的撞入张艺兴的视线。

照片是他们两个合影,他手里拿着世勋妈妈亲手制作的冰沙吃的一脸开心,旁边的世勋脸上却带着一点落寞,他没有看镜头,而是低头看着摆在自己眼前的西瓜汁。

世勋为什么不开心?

张艺兴认真的盯着照片里世勋的脸,突然就想了起来。

他记得那是吴世勋第一次跟他说起跳级计划的时候,当时吴世勋特别认真的把准备好的学习资料都摆在他面前,说:“我要跳级念大学,lay哥哥我要考你的大学!”

“跳级?”当时的张艺兴是这样回答吴世勋的,“你才念高一,就想要考大学了?太天方夜谭了吧,还是别任性了好不好!”

“我……我没有任性……”

“还不任性?十六岁就想念大学,你让我们这群哥哥姐姐怎么办,而且高中生活很美好的,你要是没有充分享受就把高中生活结束,以后会后悔一辈子的!”张艺兴伸手用力的揉了一下吴世勋的脑袋,“果然还是任性的小孩子啊……”

当时的吴世勋深深低下头。

他似乎有小声的说了些什么,张艺兴却没有听真切。

“可是,我的高中生活里,都没有lay哥哥。”

吴世勋好像是这样说的,但张艺兴已经记不清了……

 

“你想回到这个时候?”教堂年轻人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张艺兴回过神来,发现周围一切又都静止了。

他慌忙拉住了年轻人的手,“对,我想回去!”

年轻人从餐桌上拿起一块起司,“好啊,那你念咒语吧,我帮你!”

张艺兴点点头,然后再一次认真的喊出了口号:“哈利路亚!CHANCE!!”

 

眼前闪过一道白光,张艺兴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现在竟然坐在吴世勋的卧室里。

如果他没记错,这应该是大学的第一个暑假,他刚到家就被世勋妈妈邀请过来,说是新做的冰沙想给他品尝。

张艺兴坐在世勋的床上,第一次认真的观察起世勋的房间。

这是一个典型的十五六岁男孩子的卧室,到处摆放着体育器材和世勋喜欢的卡通手办,他站起来站到吴世勋的书桌前……书桌上摆放着码的整整齐齐的各种复习资料,桌上还有摊开的练习册,上面的习题写了一半的样子。

“lay哥哥!给你看!”小少年的声音打断了张艺兴的观察,张艺兴回头,发现吴世勋正笑着走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张成绩单,“lay哥哥,这是我期末考试的成绩哦!”

张艺兴拿过成绩单,脸上的表情也缓和起来,“世勋果然是最棒的。”

“所以……我最近在申请跳级哦。”吴世勋坐在了他的书桌前,随手拿过了一支笔。

“跳级?那会很辛苦啊……”

“没关系啊。我一定会努力,然后尽快的考上你的大学。”十六岁的吴世勋声音还有点稚嫩,语气却特别坚定,“已经跟爸爸妈妈商量过了,他们说看我自己的决定。那……lay哥哥呢?你支持吗?”

张艺兴看着吴世勋抬起来的充满渴望的脸,心中有点难过,“可是,高中生活真的很重要,如果这么快就结束高中生活,也许你以后会后悔。”

“我不会后悔的。”

“高中时代,可能会结识你一生的挚友,像我啊,你灿烈哥伯贤哥,还有俊勉哥都是高中才认识的……”

“可是我的高中生活没有lay哥哥。”吴世勋突然打断了张艺兴的话。

原来,你当时真的是这样说的啊。

张艺兴的眼眶又开始泛酸,他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吴世勋面前,“那么重要吗?和我一起念大学。”

“很重要,非常,非常重要。”吴世勋一直低着头,攥着笔的手力道却慢慢加大,“因为很想跟lay哥哥一起。对不起,我太任性了,是不是lay哥哥不想我这么早就去粘着你……”

小世勋的声音开始颤抖,张艺兴有些慌张的伸手握住了吴世勋的手,“不是的。我也很想念世勋。因为世勋从很小很小开始就一直在我身边的。”

“真的吗?”吴世勋吸着鼻子抬起头,眼睛里又开始泛起了光芒。

“真的,我在大学等你,所以你要快点来。”张艺兴重重点头。

吴世勋破涕为笑。

“孩子们,冰沙来咯~”世勋妈妈敲了敲门。

张艺兴赶紧把门打开,“谢谢阿姨。”

“不用谢~艺兴快来品尝,吃完以后记得告诉我味道好不好啊!”世勋妈妈塞给张艺兴一大碗,“世勋非要说我做的不好吃!”

张艺兴“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世勋一定是在开玩笑……”

“我才没有开玩笑,真的很难吃的lay哥哥!”吴世勋做了个鬼脸。

世勋妈妈说:“给你准备了西瓜汁啦!别天天埋头在学习里了,你说你怎么都不像别人家的小男孩一样,自从艺兴念大学,你连篮球都不打了。”

“哎呀,反正我明年也念大学了嘛,到时候我答应妈妈,肯定每天出去多多运动!”

世勋妈妈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那就好,艺兴,如果他真的考上你的大学了,记得帮阿姨照顾他,他毕竟还小……”

“嗯。阿姨放心!”张艺兴说着就尝了一口手里的芒果冰沙。

他含着冰沙看了吴世勋一眼,原来……世勋刚刚说的是真的,……真的好难吃啊……

“诶对了,孩子们,你们坐好,我给你们拍张照吧!”世勋妈妈突然转头从世勋书桌上拿起一个相机。

“快来快来,难得的机会!”

吴世勋和张艺兴乖乖的一起挤在沙发上,看向了镜头。

“一二三!拍啦!”

“咔嚓”一声。张艺兴又一次被突然闪出的白光挡住了视线。

等他终于能看清,他又站在礼堂里了。

幻灯片上的照片还是刚刚那张,却有了些许变化。

照片上的世勋手里捧着西瓜汁,看着镜头笑的一脸灿烂,而张艺兴却露出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一定是因为芒果沙冰太难吃了。

张艺兴的嘴角微翘,接着,他的视线不由自主的移到了吴世勋那里。

吴世勋正在低头跟新娘解释这张照片的由来,他笑的体贴又温柔……他体贴和温柔的对象是他的新娘。

 

所以呢,就算一点点的全都改变又会怎样呢?

最后的最后,世勋还是会和这个女孩儿在一起,他们又是那么幸福……

“艺兴,你和世勋的感情真的很好啊。”金俊勉突然开口。

张艺兴“啊”了一声。

“对啊,世勋是真的很喜欢你啊艺兴哥,他十七岁没到就跳级念大学了,就为了继续跟在你身边。”边伯贤也跟着感慨。

朴灿烈说:“是啊,当时看着他来新生报到,真的把我们吓了一跳呢!”

张艺兴抬头,幻灯片已经播放到了下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是他们五个人的合影,合影地点是大学门口的学生酒吧,但是……合影中的他却没和世勋坐在一起。

吴世勋似乎也并不开心……完全没有成功跳级考上大学的喜悦。

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呢?

 

8.

张艺兴记得,那是吴世勋来念大学的第一天。

本来约好要去接世勋的,可是自己却没能如约前往……是什么事情耽搁了呢?

是……

是……

张艺兴皱着眉努力回想,突然就想起来了,是因为一个女孩。

女孩的名字和长相张艺兴都已经记不清了,可是他还记得那个女孩曾经追求过他。

吴世勋来上学的那天,是张艺兴和那个女孩的第一次约会。

为了和女孩约会,所以错过了世勋……他最后赶到酒吧给世勋接风的时候,那边的小型聚会几乎已经到了尾声。

当时吴世勋知道前因后果后,就再也没能开怀的笑出来了。

最后合影的时候,还跟他保持了一段相当远的距离……

当年的自己是怎样表现的来着?好像是因为“迟到”跟世勋道歉了……还顺便埋怨了一下“哎呦喂都念大学了就别那么矫情啦,以后你也会找女朋友的!”

自己当时都是办的什么事儿说的什么话啊!!

张艺兴懊恼的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

 

“回去吗?”

“嗯。”张艺兴已经习惯了年轻人的神出鬼没,他眼眶红红的盯着那张照片,又看了看定格在那边同样也看着照片的吴世勋的脸,“哈利路亚!Chance!”

 

 

“答应吧!答应吧!答应吧!”

耳边喧哗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张艺兴晃晃脑袋睁开眼睛,然后发现自己正站在人群之中,眼前站着一个长相漂亮的红着脸的女孩,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朴灿烈和边伯贤也在他身边,“喂,校花都在跟你表白诶,不答应也太矫情了吧!”

朴灿烈说:“放心,世勋有俊勉哥去接,等会儿我们也会去陪他,你就答应了校花的表白,然后去进行初约会吧!”

追……追求?

张艺兴这才反应过来,他现在正在被眼前这位校花追求着。

如果一切按照原来的轨道进行,那他应该是乐呵呵的答应了校花的表白,然后带着校花出去吃饭了……恩……

不行,不可以。

“我……”

“张艺兴,我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拜托你不要拒绝我好么?”站在对面的女生梨花带雨。

围观群众起哄的更热烈了,“答应吧!答应吧!”

“我不……”

“lay哥哥。”熟悉的声音突然传入了张艺兴的耳膜,他抬头向旁边看去,然后看到了站在那边背着书包的吴世勋。

吴世勋的身高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长起来的,现在的他已经比站在他旁边的金俊勉高一点点了。

“原来lay哥哥这么受欢迎啊。”吴世勋面无表情的又走近了一点点,“这个姐姐很可爱,lay哥哥跟她约会去吧,不用管我。”

“??”张艺兴心里有无数的话语闪过,可是这时却好像被人堵住了一样,他只知道直直的盯着面前的吴世勋,一动不动。

朴灿烈和边伯贤笑嘻嘻的拍了一把张艺兴的肩膀,然后走到吴世勋身边,“你看,世勋都发话了,你那边结束了再过来找我们也来得及哦!”

吴世勋没再说话了,他转身就往外走去。

张艺兴的脑中一片空白,世勋他……他生气了。

“张艺兴,艺兴?”面前的女孩试探性的凑近了点,“我们走吧……”

“对不起。”张艺兴打断了女孩的话,“真的很抱歉,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这个拒绝坚定有力,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女孩眼里瞬间涌出泪水,张艺兴对她鞠了一躬,“对不起。”

说完他就转身冲着他们约好聚餐的地方奔去。

张艺兴记得自己回到过去的目的,他怎么可能继续让他们这样错过?

 

“恭喜世勋成功考上大学!”酒吧里的接风进行的很顺利。

三个哥哥都在由衷的祝福吴世勋,可吴世勋却怎么都提不起劲头。

“谢谢。”吴世勋低头回了一句,然后拿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lay哥哥……他平时在学校也这样受欢迎吗?”

“对啊,他是学校舞蹈部的部长,一大堆迷妹迷弟,今天跟他表白的那个还是我们校花呢!”朴灿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金俊勉“咳”了一声打断了朴灿烈的话,“世勋跳级考试很辛苦吧?”

吴世勋扯了扯嘴角,“还好,不是很辛苦……因为心里很想跟……跟你们一个大学,就没那么辛苦了。”

“诶对了,世勋要不要也来舞蹈社,让艺兴哥给你开后门!”边伯贤的眼睛一闪一闪的。

吴世勋却答非所问,“lay哥哥是答应了那个姐姐的追求了吗?他们以后就是情侣了吗?”

边伯贤说:“我也不知道啊,不过应该是吧……他们还真的挺配的呢……”

“伯贤,你去前面拿一点儿零食过来,不够吃。”金俊勉再一次打断了对话。

他总觉得吴世勋的情绪不对,可具体哪里不对一时半会还察觉不出。

吴世勋整个人都仿佛是被寂寞和失落包裹着,他怔怔的盯着眼前的酒杯,一动不动,一点刚念大学的喜悦都没有。

“对了,世勋最近长了不少啊,我记得之前还只到我下巴呢!”朴灿烈开口打破沉默。

吴世勋笑了笑:“是啊,这半年突然就长个子了。”

“不愧是当年跟我们一起混的学弟!”朴灿烈说:“对了,今天主角是你,你有什么愿望吗?说出来,都满足你啊!”

“愿望……”吴世勋喃喃了一句,他的愿望,是张艺兴拒绝女生的追求,不跟女生约会,甚至是想让张艺兴立刻出现在这里啊……

可是,又怎么可能呢?

“我来了!”张艺兴气喘吁吁的声音突然响起,吴世勋睁大了眼睛。

另外三人也有点懵。

“你不是跟女朋友约会去了吗?”

“不是女朋友……”张艺兴挤进去坐在了吴世勋身边,“我又没答应……刚跑过来累死我了……”

他接着就拿起了摆在吴世勋面前的杯子,然后猛地喝了一大口,“我……我跟你们说,以后别给我瞎起哄啊。”

吴世勋刚刚还冷漠的表情现在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

他努力控制着自己颤抖的声音,“lay哥哥,我还以为你会放我鸽子。”

“怎么可能啊……”张艺兴转头看着吴世勋,“我以前跟你说过的话,你忘了吗?我怎么可能为了其他人放你的鸽子……”

“我……”吴世勋的声音带着些鼻音。

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声音了。

张艺兴的鼻子也是酸酸的,他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吴世勋的这些情绪呢?

“世勋,这个送给你,升学快乐。”他从身后掏出了一个篮球钥匙扣,这是他刚刚特意跑去饰品店买的,跟当时吴世勋送给他的那个有点相似,“对不起,手工不好,就没自己做……你喜欢吗?”

“喜欢。谢谢lay哥哥。”吴世勋接过钥匙扣,终于还是没忍住眼泪。

“世勋以后是大学生了,就不能再这么随便哭啦!”边伯贤打趣了一下。

吴世勋抹了一把眼泪,抬起头笑了出来,“嗯,不会随便哭了。”

“等等!不随便在外人面前哭我同意,但是在我面前想哭就哭啊记住了!”张艺兴伸手揽住了吴世勋的肩膀,这时他才发现吴世勋的肩膀已经这么宽了。

“好了好了!终于能好好吃东西了哈哈哈!”朴灿烈看着多云转晴的吴世勋,心里也是一阵高兴。

金俊勉笑着说:“世勋升学,值得庆祝,我去找老板来帮我们拍张照片吧!”

“好啊!快去快去!”

“lay哥哥,等会儿拍照的时候,我能抱着你吗?”吴世勋突然在张艺兴耳边低声说。

他说话的声音温柔好听,让张艺兴的耳朵有些痒。

以前只是把他当弟弟,自从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之后……这种距离的接触就足够让张艺兴的心脏怦怦乱跳了。

“好……好啊。”

得到允许的吴世勋又笑弯了一双眼睛。

一切准备就绪,五个人摆好了pose,张艺兴被吴世勋紧紧圈在怀里,脸色泛红。

老板拿着相机,笑眯眯的开口,“那我拍咯!”

 

“咔嚓”———

 

张艺兴重新回到了婚礼现场。

幻灯片刚好播放到刚刚那一张。照片里的五张脸全都绽着最真挚的笑容,吴世勋把他紧紧的抱在怀里,手里还攥着那个他送给他的篮球钥匙扣,而在他怀里的张艺兴却脸色泛红,虽然笑着,眼睛却好像不敢看镜头似的。

 

坐在新郎席位的吴世勋紧紧盯着大屏幕上的照片,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连身边新娘的话都听不见了。

 

“你们俩,真像是一对啊。”金俊勉叹了口气。

“啊?你们俩?谁?”张艺兴有些懵。

“我说,你和世勋啊。”金俊勉笑了。

“对啊,那会儿啊……我们都以为你会和世勋在一起呢……”

“可我们……都是……”张艺兴想用他一直以来“都是男人”的借口反驳,却怎么都开不了口。

在一起,我们真的可以在一起吗?

这词汇,未免太美好了。

 

幻灯片还在继续播放着。

下一张照片还是他们五个人的合影,他们两人虽然站在一起,却都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吴世勋的眼里充满了失落和难过,而张艺兴自己的表情也是别扭而气恼的。

这是什么情况?

那时,世勋快十八岁了吧。

这张照片是为了庆祝舞社第一次在全国大赛中夺冠拍摄的……当时……

当时……

 

张艺兴突然想起来了。

就在那天,吴世勋吻了他。带着忐忑和期待……突然吻了他。

当时的自己是怎样的反应呢?

面对世勋的这个吻,自己的反应坚决而激烈。

他记得那时他用力的推开了世勋,照着他的脸打了一拳,还说了句“恶心”。

天啊……

张艺兴垂下了头。

他当时,是怎么了?

那时候的他,明明心里对吴世勋已经很在乎很在乎了吧。

 

“人类总是不断的后悔,却又无法避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年轻人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张艺兴红着眼眶抬头,“对不起。”

“跟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啊?你要说对不起的是吴世勋。”年轻人转头看了一眼坐在新郎席位的吴世勋。

 

吴世勋的动作又被定格,张艺兴不受控制的走到了他身边。

吴世勋仰着头看着那张照片,眼角似乎泛起了泪光……世勋,对不起。

 

“所以,你要回到那时候吗?”年轻人问。

“嗯,我要回去。谢谢你。”

“现在说谢谢还太早啊,也许到最后,你都改变不了吴世勋跟别人结婚的这个事实呢~”年轻人笑着说了一句风凉话。

“无论如何,都谢谢你。就算最后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只要让世勋记忆里受到伤害的部分全都改变也值得了。”张艺兴的声音微微颤抖着。

“嗯,好的,我愿意帮助你。”

 

“哈利路亚!CHANCE!”

 

 

TBC


————

第二发一万两千字……果然不能让话唠来写文,哭泣。

下一发就完结了,恩恩

谢谢各位的小爱心和评论~


评论 ( 56 )
热度 ( 378 )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