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兴衍生】【言溯x蔡明骏】亲爱的(二十三)

大家好,我是终于想起来更文的坑爹po主

前情提要:言溯失去了自己从小到大唯一当做朋友的表哥王寒,冷静进行尸检后推测出王寒的死因,小蔡终于不再害怕言溯所属的世界,他也开始在言溯的引导下慢慢开始进行案件的推理。言溯和蔡明骏之间的感情也开始慢慢由爱情开始升华(额,这形容的好装逼)

总之,废话不说啦,以下正文。

———————————————— 

街上的警笛声由远及近。

警察终于到了。

言溯拉着蔡明骏稍微退了一步。

言家和布朗家在JZ都算是大家族,这起婚礼上的凶杀案直接惊动了JZ警署的重案组,这次带人过来查案的是重案组的警长雷斯特。

雷斯特警长面无表情,不苟言笑,他从警车上下来,并没有第一时间去看尸体,而是冲着言溯走来。

蔡明骏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就看到这位警长叔叔站在了言溯面前。

言溯虽然身高较高,但此时跟警长对比,却显得瘦弱了很多。雷斯特牵动了一下嘴角,似乎在展示自己友好的态度,他说:“言溯先生,作为本案的第一报案人以及……尸体的第一发现者……”

“我的确可以算作嫌疑人,我不会离开,会在这里等你们现场检查完毕。”言溯接着说完了警长想要说的下半句话。

雷斯特警长点点头,又恢复了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

那边的法医也早就做好了初步检测,来报告的是一名资历颇深的老法医,他把现场能找到的物证和刚刚做好的表格都递了过来,“具体的情况,还是要等对尸体进行解剖以后才能断定,初步看来死者是失血过多而死,刚检查过死者口鼻后,发现死者体内还有可致昏迷的药物。”

雷斯特点点头,他接着又把视线投向了在旁边一言不发的言溯。

“言教授,相信在我们检查之前,你已经提前对尸体和周边环境进行了检查,你又有什么见解呢?”

刚刚雷斯特说言溯是嫌疑人的时候蔡明骏就憋了一肚子气,现在又看雷斯特竟然没事人一样过来“请教”言溯的见解,他就更恼火了,所以在言溯开口前,蔡明骏就先站了出来,他笑着对雷斯特说:“听说‘嫌疑人’是不能参与案件的分析讨论的,如果我没记错,您刚刚还说言溯是嫌疑人呢。”

雷斯特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松动,他这才注意到言溯身边这个看上去很年轻的东方男孩儿,“你就是言溯的新助手?”

“他是我的助手,也是我的恋人。”言溯用力握了一下蔡明骏的手,他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永远都没有丝毫隐瞒,似乎跟全世界宣告他们的关系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

蔡明骏从他的语言和动作上感受到了力量,他不由自主的吸了吸鼻子,不知道是感动的还是单纯的因为寒冷。

雷斯特警长眯了眯眼,“原来是这样。那好吧,言教授,刚刚的确对你无礼了,现在开始,我收回把您看做嫌疑人的话。现在可以跟我们谈谈您的见解了吗?”

言溯没有看向躺在那里的王寒,他的目光似乎开始放空。

过了差不多三分钟,他才开口说:“犯罪嫌疑人,是个极端的基督徒,王寒之前做过的事也许有什么地方大大的冒犯了这个人……或者说是此人的信仰,所以才会被这样以‘宗教惩罚’的形式杀害。同时,他又是一个可以随时给死者递酒杯而不会被死者怀疑的人,刚刚你们检测出来的可以致眠的药物可以证明。杀人手法很简单,先让死者喝下混有药物的东西,再以找死者商量重要的事为借口将死者约到这里,在死者的力量慢慢流逝之时,将死者放倒,然后让死者亲眼看着自己的四肢,被摆放成耶稣受难的样子,再把铁钉钉入死者的血管。让死者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血液慢慢流干,却无能为力。”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手机屏幕上的显示还停留在短讯界面。

来自王寒的那条短信静静的躺在屏幕上。

“再拿出死者手机,给我发了这条短信。”言溯的手指无意识的摩挲手机屏幕,“他做的干净利落,这样干,也许是想模糊死者的死亡时间……本来天气这么冷,都已经可以影响我们队死亡时间的判断了,这样,可以制造不在场的证明吧。”

在场的所有人都在静静的听言溯说话,他每说一句,刚刚参与检查的警官们就下意识的点点头,因为言溯的表述与他们之前推断的结果完全一致,甚至比他们推断的还要详尽。

“能让王寒降低戒心的,也许除了我们言家人,就只有新娘了。”言溯补充。

“那现在,要请新娘布朗小姐去警署坐坐么?”雷斯特皱了皱眉。

言溯说:“这件事与新娘的确有关,但真正的凶手不会是她。”

他的视线慢慢开始移动,然后落在了一直在旁边认真听的蔡明骏脸上,“我今天太累了,可以申请带着我的恋人回家休息么?”

“可是……今天需要带走几个嫌疑人……”
“言家除了我和佳思敏,剩下的九个人,还有新娘,也许都和这个案件有关系,暂时把他们都带走吧。”言溯揽住了蔡明骏的肩膀,“有什么事我们明天说。”

雷斯特警长的表情又开始变得阴沉。

不过就算言溯开始消极面对,他也无计可施。毕竟在合众国,警方没有任何权利去强迫一个合法公民做任何事情。

更何况,这个合法公民,是二十岁不到就名满美国的天才专家,言溯。

 

谋杀案发生在言家后院,说是“回家休息”也只不过是回到了言家言溯的卧室里。

刚刚他们往回走的时候,刚好看到警察把言家其他人请到警车中去,不知道是有意还是巧合,经过他们的时候,言励突然恶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

言溯挺胸抬头,仿佛感受不到这道视线,蔡明骏却没忍住打了一个寒颤。

刚刚言励猩红的眼睛射过来的目光的确有点恐怖,蔡明骏不由自主拉住了言溯的衣角,他承认他怕了。

“别怕。”言溯突然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蔡明骏吸吸鼻子,“哦……”

“有我在呢。”

言溯用力的握住了蔡明骏的手。

是啊,还有他在呢。

蔡明骏的心跳又恢复了正常频率,“我是冻得。”

“恩。”

“我……我才不害怕。”

“知道,你一点都不害怕。”言溯低头看了蔡明骏一眼,眼里终于开始出现一点笑意,“你刚刚的哆嗦只是身体面对寒冷气流而产生的条件反射罢了。”

总觉得又被言溯取笑了。

蔡明骏不好意思的在言溯肩膀上蹭蹭脸,不过……真的很冷啊。

家大业大真的没什么好的,就是想从后花园回到卧室而已,怎么走了这么久还不到呢!

哎,烦躁。

 

TBC


有空会专心把这篇连载写完

然后……希望同志们监督

我再也不写长篇了

长篇太难了TAAAAAT

评论 ( 15 )
热度 ( 113 )
  1. 海与迟落梦自割大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