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兴衍生】【言溯x蔡明骏】亲爱的(十七)

大家好,一周不见有点想念

舍不得虐言溯和小蔡,哭泣……

今天份的更新大家先吃好哈~

——————

在言溯的坚持下,蔡明骏还是在医院里待满了一个星期。

出院的那天蔡明骏简直想张开双手在大街上狂奔几圈。

言溯仿佛早就看出了蔡明骏的心思,在他想要跑起来的时候抓住了他的衣服领子,然后一言不发的在蔡明骏的厚毛衣外面又套了一件羽绒棉服。

蔡明骏瞬间被裹成了一个小面包。

“不要围巾!”蔡明骏抬眼看着言溯,为自己的权利做最后一次的争取。

给他系围巾的手微微一顿,就立刻开始接下来的动作。

言溯教授并不会搭理蔡明骏这位大病初愈的病号的任何“不合理请求”。

这边言溯还没结束工程,那边彭佳禾和陆远就过来了。

蔡明骏远远看到彭佳禾从陆远车上下来,就激动的喊起来:“佳禾佳禾你来啦!!!”

彭佳禾噔噔噔跑过来,看他这副模样也笑出来了,“哈哈哈蔡明骏你怎么放任言溯把自己包成了一个粽子!”

言溯有条不紊的把蔡明骏的围巾衣服整理好,就放下了双手,他转头对着彭佳禾点点头,“彭小姐你好。”

彭佳禾说:“你好你好,第二次见面,请多关照!”

陆远这会儿也停好了车走了过来,蔡明骏一见到陆远就条件反射的想鞠躬,“师父好久不见!我可想你了!”

陆远本来板着一张脸,结果看他这样瞬间笑出来,“还知道想师父呢?自从来了美国就没怎么联系师父吧?”

蔡明骏脸有点红,他不好意思的“嘿嘿嘿”了一下,然后赶紧凑上去,把陆远脖子给抱住了,整个人都挂在陆远身上,“哎呦喂,师父我错了还不行嘛~以后常去看你好不好?”

这是蔡明骏和陆远的日常相处模式。他们都还在中国的时候,蔡明骏就会用这种方式讨好陆远,而陆远呢,也偏偏吃这一套,只要蔡明骏一撒娇,他就是有天大的火气也发不出来了。

蔡明骏是真心把陆远当成最亲的长辈,有时候还会把陆远当成“爸爸”,而陆远呢,也会把蔡明骏当成自己亲儿子……尤其是那时候蔡明骏和彭佳禾好像还挺有戏的,所以蔡明骏对于陆远来说,还多了层“女婿”的身份。

这副“父慈子孝”的画面彭佳禾早就见怪不怪,看在言溯眼里,却觉得浑身不舒服。

那边蔡明骏还挂在陆远身上蹭呢,这边彭佳禾突然就感受到身边人身上散发的一股根本就无法忽视的低气压。

她被冻得打了个寒颤,然后清了清嗓,“得了得了,小蔡健康出院,大难不死,我们就出去吃顿好吧行不?陆远你请客你请客!”

“行,我请客,你们想吃什么都可以!”陆远把小蔡从身上扒拉下来,终于注意到旁边的“人形立牌”言溯了。

言溯双手插在风衣外套的兜里,面无表情,让纽约的冬天又冷了几度。

陆远一脸笑意冲言溯走过去,然后伸出了手,“言溯教授,你跟十几年前真的是一点都不一样啦,这段时间多亏你对我们家小蔡的照顾。”

言溯冷冷的伸出手去,与陆远握了握,“陆远先生你好,好久不见。只是,我对蔡明骏并不是照顾,对他好,是我应该做的。”

言溯平时并不是这样无礼而多话的人,这两句语气竟然不由自主的带了敌意。

彭佳禾不太了解言溯,所以表现还算正常,蔡明骏却有点懵逼。

言溯眼里有暗暗压抑的火气,蔡明骏虽然平时反应有点迟钝,但言溯的情绪他却总能轻易的捕捉。

蔡明骏不知道言溯的这点敌意从何而来,但跟自己的师父介绍对象这件事总归是对的。

所以他赶紧跑过去,拉住了言溯的手,“师父,我忘了跟你说了!”

陆远瞅着小蔡和言溯相握的手眯了眯眼,“什么事儿啊?”

“我跟言溯,我们俩在谈恋爱!”蔡明骏略带着点羞涩的大大方方跟陆远开口了。

陆远一双小眼睛猛地瞪大,他不敢相信的看了看蔡明骏认真的脸,又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彭佳禾。

彭佳禾做目瞪口呆状。

其实她以前就想跟陆远提起这个事儿的,但一直都没找到机会怎样把这件事委婉的跟陆远挑明……结果这次蔡明骏竟然踢过来一个直球。

完了完了完了。

彭佳禾挪开眼神,一脸无辜。

她已经开始思考等会儿陆远发飙的时候从哪个角度逃跑才不会被溅一身血了。

蔡明骏丝毫没察觉到陆远和彭佳禾之间的视线交流,他只知道,在他大大方方把言溯介绍给陆远之后,言溯刚刚紧绷的身体就放松下来,身上笼罩的低气压也一点一点的散去。

陆远看了他们俩一眼,就立刻什么都明白了。

他从兜里掏出一个墨镜架在鼻梁上,“走吧,先去吃饭,别在这里站着了。”

说完他就上了车。

彭佳禾终于呼出一口气,“我的小蔡啊你也太牛了吧!陆远等会儿要是打死你我可不救你!”

言溯偏头看了一眼彭佳禾,“如果有人想要对蔡明骏进行人身伤害的话,无论那人是谁,我都饶不了他。”

哦草这么中二的话说的这么理所应当真的好吗?

彭佳禾咽了咽口水,决定赶紧闭嘴。

陆远已经够恐怖了,言溯可能比陆远还吓人,她又看了一眼傻了吧唧啥都没当回事儿的蔡明骏,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

 

陆远带他们去了一家中餐馆。

理由是自己就是西餐厨师,吃别人做的西餐总觉得能挑出刺来,可是这当口又没时间和精力去做一套完整的法式料理。

蔡明骏倒是去哪里都无所谓。

反正现在他觉得特别满足特别幸福,他觉得目前为止最重要的三个人都在他身边坐着了。

言溯坐在蔡明骏身边,陆远就坐在言溯对面,彭佳禾恨不得把自己缩在角落里当透明人。

女孩的直觉告诉她,这顿饭绝对不简单。

就这么僵持了几分钟,陆远先笑呵呵的开口了,“言溯先生今年二十五都没到吧?”

言溯说:“快到了。”

陆远点点头,“有点太年轻了。”

言溯说:“陆先生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陆远说:“我这徒弟,什么都好,就是人有点傻,一条道走到黑不撞南墙不死心的那种傻,他从小到大没什么长辈关怀,既然拜了我当师父,我就把他当亲生孩子来看待,以前在国内的时候,这孩子还挺听我的话,结果来美国没几天,就被你拐走了,我不放心。”

蔡明骏刚吃完一大口锅包肉,听陆远这么说,差点没呛着,“哎呦喂师父!”

陆远说:“你闭嘴,我现在跟言溯说话呢。”

蔡明骏委委屈屈的闭嘴了。

言溯温柔的摸了一把蔡明骏的头毛,又递给蔡明骏一杯水,才转过来正式与陆远对话。

“陆远先生,我深知您的不放心从何而来。也许在你眼里,我跟蔡明骏,从各个方面来说,都不是同一类人,但是,这一切都不妨碍我对他的真心。他并不是真的傻,只是他对这个世界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着属于他自己的独特认知。他的所有都是我在过去的时间里未曾经历未曾体验过的,而这一切都深深的吸引着我。我跟蔡明骏之间,是平等的相互吸引的恋人关系,而在不久的将来,我将会把‘恋人关系’转变成‘爱人关系’……只要蔡明骏同意……”

言溯的语气温柔而坚定,蔡明骏不知不觉的呆住了,在他说完最后一句话后,蔡明骏白皙的脸蛋再一次泛红。

恋人关系转变为爱人关系?

这两个词难道不是一个意思吗?

而吃瓜群众彭佳禾小姐的眼眶都快湿润了。

陆远一直紧紧盯着言溯的脸,他十分想在这个号称为天才的年轻人脸上找到“花言巧语”的蛛丝马迹,但他失败了。

言溯接着说:“我和蔡明骏,是相互吸引和相互依赖。我不会说什么其他的漂亮话,只能对您坦诚这么多。”

陆远拿过面前的酒杯喝了口酒,然后他抬起杯子,“行了,咱俩走一个?”

言溯端起面前的酒杯,和陆远的轻轻一撞。

陆远说:“我这傻徒弟,如果以后被你伤了,那我陆远绝对饶不了你。”

言溯说:“如果以后,我伤害了蔡明骏,那第一个饶不了我的……是我自己。”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然后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蔡明骏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那咱们再干一杯!”

言溯说:“你不行,你跟彭小姐喝果汁。”

“啊?为什么啊,我又不是小姑娘……”

彭佳禾说:“你是不是傻啊,你伤还没好利索呢!”

蔡明骏心不甘情不愿的接过彭佳禾递过来的果汁,不说话了。

言溯看着蔡明骏的委屈脸,眼睛里满是温柔和爱意。

陆远笑着说:“言溯,那你以后也跟着小蔡叫我师父吧。虽然你小时候救过我,但现在这辈分还是不能乱的。”

蔡明骏说:“哎呀师父您别为难言溯了,他从来没……”

“好的,师父。”言溯干净利落的打断了蔡明骏的话,然后在蔡明骏目瞪口呆的状态下又跟陆远碰了杯。

……

这世界真的太玄幻了。

简直吓人。

 

由于两位司机都醉了,所以回家的路上,彭佳禾肩负起了开车重任。

她先把蔡明骏和言溯送了回去,然后任劳任怨的带着陆远回家了。

言溯紧紧的跟在蔡明骏身后,要不是眼神还有点迷蒙,连蔡明骏都看不出他已经喝醉了。

言溯喝醉的状态其实挺可爱的,就是一言不发的黏在蔡明骏身边,像是变成了一大型的人形跟宠。

已经一周多没回家了。

这时候打开大门,蔡明骏还有点恍惚

言溯应该是把家里仔细清理过,一切都跟他走之前一样,干净整齐……就是……少了那个每次都迎出来的仆人姐姐而已。

一想到这里曾经死过一个熟人,蔡明骏的心里就被悲伤笼罩,刚刚见过师父和佳禾的好心情也不见了。

可惜他还没感叹完,身后的言溯就靠了上来。

“小厨师……我还在呢……”

“恩……”蔡明骏吸吸鼻子,然后转过身,跟言溯面对面的站着。

言溯低头看着他有点泛红的眸子,然后说:“但是,我还是不喜欢陆远。”

诶?这话题怎么扯到这里了?

“他跟你……太亲密了……你还那么抱他,你都没有那样抱过我……”

这委屈的声音和语调着实把蔡明骏给惊到了。

天啊天啊天啊,言溯教授百年不遇的状态没录下来绝对是很大的损失好么!

而且……

“你又吃醋了?”蔡明骏换上一副有点贱兮兮的样子,拿肩膀撞了撞言溯,“言溯弟弟,你是吃醋了吗?吃醋的那个,是你吗?”

言溯一把把蔡明骏紧紧抱住,然后凑上去吻上了蔡明骏的唇。

对啊,吃醋了,而且还很委屈呢。

言溯迷迷糊糊的想着,然后亲的更狠了……

 

TBC

见完家长咯……

下一章去见见言溯家人吧,嘻嘻

ps:恶毒女二要上线了【望天】

再ps:感谢各位的爱心和评论,给你们一个么么哒,这次不是小蔡的,是我自己的【在言溯教授的注视下瑟瑟发抖的说】

评论 ( 26 )
热度 ( 168 )
  1. 海与迟落梦自割大腿肉 转载了此文字

© 自割大腿肉 | Powered by LOFTER